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行业数据调研报告

站内及定制化广告投放

直播大数据咨询

商务活动通告

主播招募推广

公会管理工具定制

寻求报道及投稿

如果您想寻求以上服务或其他服务,请发邮件至 276357474@qq.com
邮件中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
我知道了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中国视频网站简史 枪响在公元2011年!
深度 |  2018-02-10   | 来源:AI财经社   | 阅读:29752

其实本文还可以取一个名字就叫“中国视频网站简史”,从2005年土豆网开始到现在,细数这些视频网站风流,有的被强制性死亡如快播,有的被收购了如优酷土豆、六间房、酷6,有的奄奄一息如搜狐视频,有的后来居上如爱奇艺、腾讯视频,有的老板跑路了如乐视网……总之,在这个烧钱到无底洞行当,有着各种血泪史。

01

中国视频第一股的历史,被一个叫杨蕾的女人改写了。她是土豆网创始人王微的前妻,东方卫视的主持人。

在2005年中国视频网站元年上线的土豆网,样样都走在前面,即便到纳斯达克提交IPO申请的那一天,也比老冤家优酷网提前了6天。别看短短几天,这就是一个可以拿去说道的资本故事。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一路顺风顺水的土豆网公布招股书,杨蕾就站出来,指责王微隐瞒财产,要求法院重新分割。

俩人当年是闪婚,顽主王微还是个文艺青年,专门给杨蕾写了一本小说《等待夏天》。

书中自序的第一段话“ThisbookisforLei forrecoveringapieceofmemory(此书献给蕾,来唤起那些记忆碎片)。”

只是这位多情的诗人在闪婚一年后,又选择离婚。第一次被法院驳回,第二次他如愿了。但只能怪王微太抠门了,双方离婚时,杨蕾只分到了10万块钱,几乎净身出户。

为了土豆上市,王微据说花了700万美元赎身。钱倒是小事,关键是耽误了土豆网上市的黄金期,不仅把“中国视频第一股”拱手让给了优酷。更尴尬的是,土豆网后来上市的时候又恰好碰上了中概股造假危机,资本市场风云骤变,一挂牌就跌破了发行价,市值还不到优酷的四分之一。1

从王微开始,投资圈形成了一个“土豆条款”——在做尽调时,家庭生活也成为考量因素

即便如此,王微还算是幸运儿,打着YouTube视频分享的模式,先进场拿到了投资。而PPTV、六间房、优酷、酷6、56网等一大堆视频网站紧随其后,集中在2006年前后出现。

资本从始至终都在影响着这个行业的走向。当年刘岩、古永锵和李善友聊天。古永锵说:“咱们三个谁将来拿到1000万美金,就是这个行业的老大”。看到土豆拿到了几千万美金的投资,古永锵又改口说,1亿美金才能当行业老大。现在看来,古永锵还是低估了视频行业的烧钱程度。1亿美金连中关村第一都做不到。

谁也没想到,带宽、服务器、流量贵得像个无底洞,贵到用户增长都成了负担。这种事情估计马化腾感受最深。要不是他坚持要价100万元,QQ早就以60万的价格卖给了广东电信局。当年QQ没有变现路径,用户井喷,带宽和服务器的成本陡增,马化腾一听到“咚咚咚”的提示音就心惊胆战,说那是饿死鬼投胎的小精灵。最后扛不住了,只好四处找买家。

最先扛不住的是六间房的刘岩,这个25岁就过着纸醉金迷的中青年,突然发现,钱不够用了,最多1个月,六间房光买带宽就要400万美元,相当于投了一个A轮互联网公司。然后是大规模裁员,留下来的发70%工资,连医疗保险都不交,这可比今天“我给员工缴五险我自豪”的刘强东差远了。

视频网站开始做的时候,大家都奔着颠覆四大门户的目标去的。结果真做起来才发现,四大门户的文字和美女照占用的带宽很小,视频就大了去了。最早在视频网站火起来的短片《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恶搞当年的大片《无极》,作者胡戈还差点因为这事被耿耿于怀的陈凯歌告了。

这部片子只有20分钟,有几十兆。这已经是视频网站传播的极限了。那时候,六间房都是5分钟的短片,一般不超过10兆,哪里还能讲究高清还是蓝光,能流畅播放就谢天谢地了。

视频网站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大家对视频清晰度和流畅度越来越挑剔,而带宽和服务器却跟不上。这也是为什么美国的视频网站也是从2006年之后才兴盛起来,因为光纤电缆是从那个时候才接入千家万户。

刘岩算是没能扛住,带宽烧没了,广告费却没挣上来。卖带宽的债主上门,刘岩也没跑。要钱?没有,要起诉?请便。海淀法院经常传唤刘岩,他也随叫随到。法官的态度很明确,要债可以,但不能要了人的命。度过这一劫之后,刘岩专门写了几个大字——“何事慌张”,至今还挂在他的办公室里。

同样的一幕在9年后的东三环乐视大厦上演,但贾跃亭却跑了,留下夫人舌战一大批惊慌失措的债主。

连敢下大注投滴滴、ofo的朱啸虎当时都窃喜,还好没投资视频。六七年后,他把自己投资的领域都给炒成了大风口,人称风口制造机,视频行业竟然让这位刚猛的独角兽捕手都有点儿害怕,可见其黑洞之深。

没钱根本扛不住。激动网在视频元年上的线,但它走得最保守,成立四五年后才拿到第一笔风险投资。等到要卖身了,创始人吕文生才猛然发现,视频江湖是一个饿狼捕食的竞技场,没点江湖气注定是被人猎食的绵羊。

最无奈的是猴山的猴子们,整天嚷嚷着A站药丸。没想到,经过几次资方倒手后,A站真的完了,再活五百年已成奢望,唯有AC娘表情包留下了些许念想。

猴子们说猴爷生前是个体面人,宁可倒闭也没收过用户一分钱。问题就在这里,不懂变现、没钱买新番的A站算是油尽灯枯了。做了中国最早的弹幕,做了中国最早的直播,也不能逢凶化吉。

用A站的第一任站长xilin的话说,A站是盗用其他网站的资源,一直偷偷摸摸、苟延残喘才活到今天。这是A站的致命弱点,整个行业都在野蛮生长时,没人注意到A站的存在。世道变了,连快播都从良后,留给A站的路就更窄了。

后来,A站被400万卖给了陈少杰,陈少杰孵化出了斗鱼直播,随后又将A站转手给了奥飞动漫。A站像只散养的马戏猴子,资本每一次转手,都是溜了圈给他带来了长时间的疼痛。

从A站裂变出来的B站却过上了有企鹅爸爸的生活,冠名CBA球队,众筹买新番,搬家请道士搞法会,甚至叫嚣着准备接收A站难民。一成一败,令人唏嘘。

烧钱烧资源的视频网站,终于在2008年迎来第一个饥荒潮。这是个新闻大年,南方冰雪、汶川地震、北京奥运、金融危机,太多大事在这一年发生。PPTV砸下两千多万买了北京奥运的网络转播权,原本想着奥运结束后,拿着漂亮的数据融资,未曾想碰上了金融危机。谈好的2000万美金没拿回来,倒是拿回来了二十万违约金。视频行业的大饥荒在这一年上演。

这是没有爱奇艺和腾讯视频的日子,但战事同样激烈,200多家网站上线。拿到大钱的继续烧钱,拿不到的就像六间房转型做了直播秀场,和YY、9158一起赚着宅男的钱。宅男们给心爱女神的每一次打赏,都有四成落入了六间房的腰包。剩下一大批小网站终究没有熬过行业大饥荒,饿死在了2008年的冬天。

当六间房的直播间一秒飞出700架飞机时,刘岩终于意识到,视频网站还是做秀场更靠谱。这种简单粗暴的变现方式影响至今。一架飞机在直播间的售价是100元,而图是从网上找的飞机图,飞机图就不会像A站一样,有人打上门来要删除盗版。零成本零风险,就这么几秒钟数万元进账。这种抢钱的速度,和当年烧钱一样,棒棒哒。

02

龚宇、古永锵、李善友和王建军都曾是搜狐的人,张朝阳的徒弟。然而,龚宇带着爱奇艺,古永锵带着优酷都挤入过视频前三甲,师父张朝阳却被自己的门徒挤出了局。

一心想把搜狐视频做起来的张朝阳是真不容易。2005年,搜狐总裁古永锵跑了,后来做了优酷;2006年,搜狐高级副总裁李善友跑了,去做了酷6;2007年,搜狐高级副总裁王建军也跑了,去了56网;2008年,还是高级副总裁,龚宇跑了,后来做了爱奇艺。

别人家的高级副总裁都很自觉,多少给师父留口饭吃。轮到搜狐,除了给张朝阳戴上一顶视频黄埔军校的高帽以外,该抢食还照样抢,该掐架还照样掐。

怪不得查尔斯会生气。不跟着搜狐就算了,偏偏要站在对立面。但张朝阳第一次真生气,却是因为版权问题。

张朝阳说古永锵是小偷,而古永锵说:

张朝阳还是这么幼稚。

古永锵从小生活在拥挤的香港,中学时去了人口稀疏的澳洲。中文不好的他,却是难得的好脾气,开个会95%的时间都在笑,而且投行出身,擅长资本运作。1998年,在美国西海岸待了10年的古永锵,与在东海岸待了10年的张朝阳相遇在北京。爱喝茶的古永锵与爱喝咖啡的查尔斯一拍即合,西海岸爱上东海岸,古就成了搜狐第一位高管。2龚宇曾评价,张朝阳过于感性,而古永锵过于理性。

但11年后,两人却在版权问题上闹得不可开交。2009年,搜狐拉着互联网电视服务商优朋普乐发起了一个反盗版联盟,指责优酷和迅雷盗版,索赔1个亿。当时古永锵对前老板的阵仗回了两个字:幼稚。

说张朝阳幼稚,是有原因的,因为那时候的互联网还是盗版的天下,不像今天,那时候做盗版反而更有正义性,跑出来谈版权的都会被视为是站在网友对立面的居心不良资本家。因为受限于带宽,中国网民早就习惯了看视频先下载。电驴、迅雷等下载工具是电脑必备,社交软件里充斥着交换种子的“好人一生平安”,用户的E盘和P2P技术成了视频正版化最大的敌人。

不过4年后,搜狐又跟优酷站在一起对抗百度,顺手还给了快播一记耳光,索赔3个亿。搜狐扛的大旗依然是反盗版,为了说明盗版对行业的危害性,张朝阳当时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如果再不打盗版,章子怡会像汪峰一样穷。

张朝阳说这句话时,汪峰离婚不久,从此陷入了屡上头条而不得的尴尬境地,而章子怡也刚刚和撒贝宁分手。不得不让人怀疑,张朝阳对于章子怡和汪峰的恋情,是不是早就知道了点什么。

张朝阳其实不是幼稚,而是在美国东海岸习惯了走正道,不够草根。那两年在中国,盗版就是流量春药,而嗑药是一种原罪。靠原罪完成资本积累很爽,这不是查尔斯张能看得上的路。所以,可以说张朝阳幼稚不识时务,也可以说,张朝阳确实是个好人。

很多网站不是没有意识到原罪的存在。他们一开始的做法是UGC,也就是用户上传到网站,听起来没什么毛病。但实际情况是,很多网站雇佣了专门的盗版组织,以用户的名义向网站上传盗版内容,靠盗版引流。从2007年至2009年,大部分视频网站,超过70%的页面访问依靠的是盗版内容。

盗版内容泛滥又让广告主胆战心惊,没有哪个品牌愿意和盗版绑在一起。想当年,搜狐联起手来对抗优酷时,其中最狠的一招就是把优酷的广告主可口可乐一起送上了被告席。

要真论版权大旗,后来做PPT四处我心越荡的贾跃亭,还是张朝阳的晚辈。

03

2009年,酷6刚被盛大以4400万美元收购后,还煞有介事地开了三场发布会,宣布要删除没有版权的欧美影视内容,推行网站内容“全面正版化”。李善友一度要豪掷3个亿,掀起视频业反盗版联盟和正版内容采购高峰。土豆网也计划着投入1个亿,去购买正版版权内容,而优酷刚拿到4000万美金就说要拿出一大部分用于正版化。3盛大收购酷6,李善友和陈天桥度过了短暂的蜜月期后,在酷6的经营模式上又发生了纷争

之所以要打出正版大旗,是因为大家都突然意识到,原罪的惩罚要来了。2006年,谷歌以16.5亿美元收购YouTube,随后,Google一直没能让YouTube盈利,反而倒贴了数十亿美元的网络版权费用。

而在盛大收购之前,酷6也遭遇到了版权纠纷。“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盟”等组织对酷6进行了多次版权诉讼,酷6面临高额赔偿金。

原罪终于让全行业都清醒了。这事儿不难理解,一个江湖大佬要有把柄落在了无名小辈手里,迟早会被这些晚辈给整死的。

大家开始一窝蜂地买版权,白菜价涨成了白粉价。

在视频发展史上,腾讯视频出现的时间很晚。微信有张小龙,王者荣耀有姚晓光,但腾讯视频一直没有这样的灵魂人物。一开始是刘春宁在做,后来孙怀忠接手。两年后因为审计出现问题,已经跳槽阿里的刘春宁被腾讯送进了监狱。

但作为地主家的儿子,腾讯视频买起版权来确实有地主家的风范。2011年上线之初正好碰上了版权大战,刘春宁带领的视频团队,一上来就以每集120万元的价格购买了《宫锁珠帘》的网络独播权,一口气砸了4320万元,刷新了搜狐3000万签约《新还珠格格》的行业记录。

后来,腾讯又敢砸5亿美金硬生生从新浪手中抢过了NBA的独家版权,新浪愣是眼巴巴看着不敢多说一句话,心里苦却也无能为力。

曹会计那些年的日子不好过。本来土豆是要卖给新浪的。别看古永锵老是说和王微惺惺相惜。其实王微内心是抗拒的,理由很简单,卖给自己的竞争对手不仅没有面子,关键是他必须离开,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一个32岁的青年,谁不想再干他五百年。而卖给新浪是最好的选择,有流量有后台,还能继续和优酷杠一杠。

这与六间房卖给宋城演艺,酷6卖给盛大,56网卖给人人网,PPTV卖给苏宁,都是同一个套路。视频网站烧钱太多、老做盗版又遇到了盈利问题,只能早早找个好人家嫁了。

只是没想到,新浪不争气,遇到股价大跌,曹会计自顾不暇,并购土豆的计划也就不了了之。四大门户里,就剩下因祸得福的曹会计和精明的丁三石没有在视频深度布局了。

视频网站高调打击盗版的行动,倒是让版权方赚得盆满钵满。2009年年初,一集热门影视剧的价格3000元左右,半年后涨到了3万元。哄抬物价的不是别人,全是竞争对手。

等到版权不够抢了,就开始自制。2011年9月,爱奇艺首部自制剧《在线爱》开播,专门邀请了已经从良的苍老师。而当时搜狐视频的《屌丝男士》已大获成功。大鹏打死也不会想到,他一个搜狐音乐频道的实习编辑也能进入娱乐圈这个名利场。可见,张朝阳确实是个好校长。

自制剧早期是有红利的。《屌丝男士》第一季整体成本60万,第二季150万,光靠节目前的贴片广告足以收回成本。忧郁了好几年的查尔斯激动得不行,快马加鞭制定了各种奖励措施。甚至连大鹏不喜欢的广告,张朝阳都可以不植入。4

图为《屌丝男士》剧照

搜狐自制剧《屌丝男士》的拍摄构想起源于当时中国互联网上刮起的“屌丝风”。当其他视频网站都被版权、带宽和流量三座大山压得喘不过气来时,一家神奇的网站却过上了快活日子。它叫乐视网,2010年大摇大摆上了A股创业板。一帮排名前十的视频网站都傻眼了,乐视这样一家毫不起眼的网站,变戏法一般,在2009年获得了7000多万的收入。怪不得包凡吐槽,一个排名第十七的视频网站,凭什么有业内第一的财务指标?

当时创业板刚刚开市,对于乐视网能成功过会,一大批业内人士都站出来提示风险。7年后,乐视崩塌之际,才被爆出当年上市造假。可贾跃亭早已闻风而去,留下18万乐视股民迎接十几个跌停板的暴击。

抛开上市造假一事,乐视在版权上还是有先见之明的。乐视的商业模式之一是版权分销,先把整部剧买断,然后分销给优酷、爱奇艺这些视频网站,从中赚取差价。乐视的做法就好比先把房子整租,然后打几个隔断,出租给别人。买家多花钱,卖家没多挣,差价全让乐视这个中间商挣走了。

乐视买版权的时候,其他视频网站还在盗版路上难以自拔。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花钱买版权的,制片方都热泪盈眶,全部白菜价,一集电视剧几百几千元。2009年首播的谍战剧《潜伏》,每集网络版权价格才1000多元。几年后,其他视频网站从乐视手上购买版权时,贵了好几倍。

到了2011年底,乐视号称手握4000部电影、7万集电视剧的版权。乐视在版权上的狂热可见一斑。这跟PPT造车不是一回事,这需要实打实掏腰包。

乐视崩盘后很多人反思,认为贾跃亭安心做好乐视网,不要跑去“生态化反”,或许也不至于落入现在的境地。乐视网早年大量屯版权,后来拍自制剧,卖电视,卖会员,闭环是能形成的。只是,谁让贾会计野心这么大呢?

除了乐视,还有一家活得很滋润的网站是快播。在其他视频网站都被带宽和版权折磨得要死要活时,快播的编解码技术,让它对带宽的需求只有别人的百分之一。而快播的点对点技术,也在打着盗版的擦边球,用户通过快播搜索之后,跳转的全是小网站,然后通过快播播放或者下载。虽然也偶尔被罚款,但都是小数目,国家版权局作出的行政处罚,上限才25万元,还不够一天的带宽费。到了2011年底,快播的活跃用户数已经是老大了。5

快播CEO王欣受审

只是没等几年,眼红的乐视把快播举报了,快播的铁粉们至今还没能原谅贾跃亭,甚至连卖薯片的乐事都无辜躺枪。

“快播‘自宫’涅槃。最后一位盗版战士的倒下,标志着互联网视频草寇时代落幕。”

但快播的事还远没结束。再也不会有视频网站像快播那样收获万千拥趸,快播被罚被封,王欣被跨国追捕,最终出现在了公开审判席上。除了贡献几个金句,只留下了一群欠快播一个会员的网友,以及他们塞得满满当当的E盘。

这是一个盗版时代的结束,也是BAT掌管的新时代的开始。

04

互联网圈有种说法,创业不过是copy to China,也就是把美国的模式照搬到中国,社交、电商、搜索、团购莫不如此。这样做的好处显而易见,不仅商业逻辑上说得通,即使跑去美国上市,也有对标。当你说你是中国版eBay、中国版亚马逊、中国版谷歌时,歪果仁一听就懂,无需赘言。

这一招在视频行业却行不通。美国的视频网站大体上也就两款,一个是以YouTube为代表的社交短视频,靠广告挣钱;另一个是以Hulu和Netflix为代表的正版长视频网站,靠从会员那收租,羊毛出在羊身上,简单清晰。尤其是YouTube,这个创办20个月,就被Google以16.5亿美元天价收购,到现在都还是一个奇迹。

将Hulu与Netflix的模式结合,做到YouTube的规模,这是优酷向华尔街讲述的中国故事。中国的创业者就是这样,只要被证明了是好东西,都要挤破头都要攀亲戚,但把美国模式直接复制到中国的做法,基本上都是自己给自己挖坑。

美国的家庭DV文化沉淀了几十年了,幽默,放得开,电视台也经常采用他们拍摄的素材。但对于内敛的中国人民而言,除了没条件,也没那个心思,玩不了这么嗨的东西。

要做中国版Hulu的企业也不在少数,这家视频网站走的是正版路线和付费模式。但美国的版权大部分掌握在6家影视公司手里,节省了大量的谈判成本。而在中国,影视剧版权分散在数千家企业。

互联网普及之前,美国人看影视剧的习惯是租碟,Netflix就提供DVD的租赁。之后,Netflix走出了一条标准的西方道路,提供在线点播,用户订阅,然后投入内容生产,吸引更多付费订阅。如此正向循环。而在中国,用户付费这一关直到两三年前都走不下去,吃惯了免费午餐的人,一份盒饭钱也不愿意掏。

那一届网民不行,都是让那一届的创业者惯坏了。资讯免费、音乐免费、小说书籍通通免费,周鸿祎一来,杀毒也免费了,视频凭什么敢收费?那个年代,赚钱是件可耻的事情,羊毛出在猪身上才是正义。

2011年,优酷开始尝试点播模式。古永锵的算盘打得比他的普通话还溜,“我们有2亿用户,只要有1%的用户接受收费模式,就很不错了。”他显然高估了那届中国网民的付费决心。爱奇艺也是从这一年开始卖的会员,当年的KPI定的是几十万人,最后只完成了不到20%。

那时,靠付费会员的Netflix,只是中国视频网站的幻想。很久前,美国有一家叫Blockbuster的公司,称霸租碟业多年。乡亲们多有不满,大有彼可取而代之的想法。Netflix的创始人哈斯廷斯就是其一,这是一个卖公司赚了6亿美元的土豪,但他平时的爱好是看碟,因为忘记还,一次被罚了40美元的逾期费。这个钱别说租碟,买张新的都够了。

哥们很生气,有钱也不能这样任人宰割,痛点变成了创意点。他干脆自己做租碟生意,搞会员制,每个月20美金,每次最多租4张碟,前一天晚上下单,第二天邮寄上门。关键是没有逾期费,只要用户高兴可以一直捂着,但要看其他碟片的前提是拿以前的碟去换。

在Netflix新模式的降维打击下,Blockbuster很快土崩瓦解。事实上,Blockbuster很大一部分收入就是来自逾期费。这种逻辑跟前几年的提货卡一样,卖卡人挣的不是商品差价,而是有多少人会忘记提货。

宽带开始普及之后,Netflix创始人自我革命了,租碟之外,做了付费订阅,每个月8美元。哥们赚了钱也没有去花天酒地,而是拿出来去买版权,制作品质优良的影视剧,吸引更多用户付费订阅。这是一个正向循环。

不过,买版权这种事跟赌博一样,谁也不会想到《战狼2》这么火爆,说不定《战狼3》就票房扑街了。这种事在影视圈是常态,Netflix当年投资拍摄了《纸牌屋》,受到全球政要追捧,信心爆棚,坚信只要钱到位,爆款统统不是问题。然后,投资2亿美元拍摄古装史诗剧《马可波罗》,大导演、大制作、大明星,直接对标HBO《权利的游戏》。播完之后,效果差到哈斯廷斯怀疑人生了。6

据称Netflix投资《纸牌屋》时,从演员的选用到剧情的发展都利用了观众的数据分析。

2亿美金换作是创业公司,早就把底裤烧穿了,也就巨头扛得住。到了2017年,Netflix 在内容上的投入超过 60 亿美元。2018 年,这个数字将达到 80 亿美元,相当于老刘和奶茶妹妹的全部财富。

资本似乎很看好这种玩法,Netflix收获了200多倍的市盈率。很难想象,美股股民居然给出了A股的市盈率。

尽管中国没有出现Netflix,却有爱奇艺、腾讯视频和优酷,分别委身于百度、腾讯和阿里。即使10年亏损,三家视频网站依然是巨头的香饽饽。形不成商业闭环又如何?成为巨头生意的流量入口,照样性感迷人。这也成了今年互联网创业的中国新模式:to BAT。

前几年,爱奇艺亏损了70亿。这亏损的额度,让爱奇艺董事、小米电视掌门人王川每次开完董事会都会心惊肉跳:哎呀,可千万不能碰视频!而腾讯视频的亏损还在加大,二号首长刘炽平不得不承认,“实现盈亏平衡还要相当长一段时间”。优酷则成了阿里大文娱富养的女儿,去年半年就赔了30多个亿。

不过,巨亏之下,视频企业的中国特色道路倒是有些自信了。因为盗版几乎销声匿迹,网民终于不得不付费了。

除了网民的自觉性,这还要感谢移动支付的普及。现在一部手机走遍天下的人,很难体会到前几年游戏迷的痛苦。游戏充值需要先购买点卡,或者通过运营商的短信扣费,极其不方便。换句话说,有付费的心也没有付费的渠道。

到了2017年,已经有了1亿网民掏钱购买了爱奇艺、腾讯视频和优土的会员服务,这与Netflix的会员数旗鼓相当。烧了10年钱的视频网站总算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而传统的视频网站之外,在2011年埋下种子的快手,连同抖音和西瓜视频这类完全脱胎于中国市场的短视频应用,成了收割用户时间的强大利器。7

爱奇艺自制的爆红网综《中国有嘻哈》

古永锵说:“超越美国模式就是中国模式。”从这点来看,中国视频行业已找到了道路自信。正版视频、直播、付费会员、短视频、撒币,已让Nexflix分不清东南西北。虽然背景不深的A站倒下了,但企鹅爸爸撑腰的B站却风光地站了起来。

或许,在零下10度的北京赤膊奔跑的张朝阳,真该给搜狐视频找一个实力更雄厚的干爹了,我看,能给员工缴五险一金提供宿舍的京东就很合适。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