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行业数据调研报告

站内及定制化广告投放

直播大数据咨询

商务活动通告

主播招募推广

公会管理工具定制

寻求报道及投稿

如果您想寻求以上服务或其他服务,请发邮件至 276357474@qq.com
邮件中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
我知道了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上市前网红主播“离家出走”,映客的 IPO 之路从来都不平坦
平台 / 快讯 |  2018-05-21   | 来源:蓝鲸财经   | 阅读:2848

作为游戏直播第一股,虎牙上市后在资本市场的表现让人开始重新审视直播这一行业:真的低估了吗?

timg (1)

虽然虎牙并非第一家上市的直播公司,前面已有 YY、陌陌和天鸽互动为投资者提供股票,但它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却给还在冲刺上市的其他直播公司如映客、花椒、斗鱼提供了很好的参照物。“这说明投资人对国内市场和创新能力越来越认。”昨日,纳斯达克中国区代表郝毓盛在一场活动上表示。

如今,市场把目光投向了几乎与虎牙同一时期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的映客。尽管映客与虎牙定位不同,前者更偏向秀场的泛娱乐直播,而虎牙则定位为游戏直播,两者选择的资本市场也不一样,但映客的坎坷上市路一直让它成为舆论的焦点。

头部主播“出走”,映客无奈封号

尴尬的是,上市前尽管映客低调了许多,但依然没有风平浪静。

因为外形长得像男演员李晨,映客主播“大大大黑牛”也被粉丝称作草根版大黑牛,他风趣幽默,特别擅长脱口秀,像潘长江、巫启贤等明星来映客开直播的时候,“大大大黑牛”经常被选作连麦嘉宾。明星脸+幽默帮助他收获了不少粉丝,成为了传说中的映客一哥,曾经在直播鼎盛时期创造了,一周进账一千万的傲人战绩。

然而今年粉丝发现“大大大黑牛”有点不一样,作为映客一哥的他许久没有在映客亮相,相反倒是跟YY直播的一姐崔阿扎打得火热,各种猜测开始在各个社区与直播间的评论区流传——难道映客一哥要走了?

渐渐地猜测变得越来越接近真相,“大大大黑牛”偶尔在YY直播露脸,这一事件也很快被解读为“将常驻YY直播”。这一行为恰恰踩到了直播平台的雷区,映客上演了一出“留不住你就毁掉你”的戏码,直接将他的映客账号封禁。

就主播出走一事,小鲸联系映客PR,对方表示上市缄默期不便回复。而小鲸也同时联系“大大大黑牛”,对方告诉小鲸,映客的问题是对头部主播基本采取“散养”的态度,没有持续的资源投入。

据蓝鲸记者了解,有别于其他平台,映客没有采取公会模式,鼓吹的是全民直播。“到其实是有公会介入的,公会更偏向于线下,互联网端展示不多。”据直播平台的内部人士介绍。

一石激起千层浪。曾经的映客一哥账号被封,暴走的粉丝纷纷在有关微博下留言,“我们牛哥到哪里都是粉丝千千万”;“不解封拉到,牛哥去哪儿我们就跟到哪儿”……

已经图穷匕见的映客,最终还是要接受主播转会-粉丝大迁徙的标准结局,对于直播平台来说,在这种博弈中他们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2017年7月,有着映客一姐之称的主播“二姐Alice”与另一位大主播“林言”就曾因内讧分别转会花椒和快手,拥有超百万粉丝的两位主播转会无疑给映客带来了不小的打击。

虽然从表面上看,主播和直播平台是相互依存的关系,但实际上在双方的关系中单打独斗的主播反而占据着主动权。

上市前“风波”不断

与传统企业相比,互联网企业往往更具有话题性,除了主播出走,活跃人数下滑也是放在映客前面的一大难题。

根据易观千帆的数据,从2017年1月到2018年4月,映客的活跃人数从超过2500万下降至不足700万。

比竞争对手更可怕的是整个行业的下滑。小鲸选取了 YY、虎牙、花椒和映客的活跃人数对比来看,更个直播行业的活跃人数增长都趋于放缓。

对映客而言,上市路一直都不是康庄大道。

2017年12月15日,宣亚国际晚间公告称,终止收购映客所属的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这表明映客借壳宣亚国际失败,也才有了如今的赴港 IPO 申请。

与宣亚国际的失败重组,可能是映客至今仍“过不去”的一道坎,而映客选择在重组失败的短短三个月后便第二次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也被认为过于心急。“一天不上市一天都在缩水,因为其实行业都在走下坡路。”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蓝鲸记者。

在直播还位于风口期时,资本一拥而入,将映客推上了直播第一梯队的位置。然而,在上市盛宴尚未打开前已有资本提前离场。

招股书显示,2017年12月30日,映客的B轮投资房芒果文创同意将所持有的北京蜜莱坞的全部股权(0.91%)转让给一名新投资者长兴盛钜,代价约为6020万元。2018年1月16日,映客B轮投资方嘉兴光联将持有的股权(1.09%)转让给新投资者驰誉投资,代价约为7180万元。上述两笔股权交易在2018年2月9日完成。

一直在探索,却一直“找不到北”

对映客来说,想要在这样一个红利期渐退、市场竞争的行业继续生存,似乎只有不断创新,抢占用户时间。上述业内人士告诉蓝鲸记者,如果直播是一个娱乐方式的话,那么所有的娱乐方式对直播平台来说都是一个竞争对手,比如小游戏、短视频、趣头条等。

因此,上市前映客进行了一系列的尝试。短视频是映客在过去一年的重点探索,这一产品线在映客内部被称为“小视频”。据界面新闻的报道,映客最开始的计划是做短视频的工具,核心是把录制做流畅以及添加各种炫酷的特效,后来公司发现,做了工具之后用户也并不爱用,于是小视频便转向了做短视频社区,但最终短视频社区也仅仅沦为了一个辅助。

此前,映客还上线了游戏频道,曾表示“游戏直播商业模式最不完备”的奉佑生此时在朋友圈透露,将投入1亿发力手游直播。在去年的4、5月,映客也做过直播+探店和一些政府合作,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方向。“原本映客和地方合作的业务已经覆盖了三四十个城市,后来都取消了。”据界面新闻介绍。

映客最成功的一次尝试可以说是今年年初上线的芝士超人APP,率先获得趣店1亿元的广告投放。然而,由于监管和市场等一系列原因,如今答题app在蓝鲸记者身边几乎无人再提及。

业务上,映客尽管进行了一系列探索,但依然没有找到合适自己的新业务,作为直播平台映客营收模式仍然单一,仍旧来源于三条业务线:直播、网络广告及其他业务。

被主播绑架成秀场直播困境

大量优质的主播资源是映客引以为傲的资本,在招股书的概览里第一条就是关于活跃主播人数。

从数据来看,映客最大的成本支出和最大的收益都来源于主播,尽管优质的主播资源是直播平台的根本所在,但这也被视为这是映客过度依赖主播的表现。

直播的商业模式已经从最初的打赏、电商,到现在渗透到各行业的跨界营销,而映客最大的收益还来自主播打赏;其他收入来源只有小部分网络广告,2017年收入达到2240万,但仅仅占总收入0.8%。

在剖析映客招股书时小鲸就曾介绍过,映客发挥了平台的优势,用主播来带动广告营销,广告业务得以有所上升,但占比仍然十分微小,不足以撼动直播为主的经营业务。因此在外界看来赴港IPO或成了映客的唯一选择。

据不完全统计现在大大小小的直播平台有270多家,虽然每家直播平台都号称独具特色,但他们之间最本质的特色莫过于主播的不同。

主播是平台竞争间的绝对筹码,也是平台生存的基础与根基。作为一个流量消耗型的产品,直播产品本身并没有生产流量的能力,且用户留存状况极差。没有一家平台是依靠出色的用户体验与界面设计生存下来的,相反,平台的品牌形象来自主播所营造的氛围与调性、平台的流量取决于主播的粉丝数、平台的收益由主播所获打赏与所吸引的广告决定……

为了给自己赢得一点主动权与安全感,直播平台往往商务手段捆住主播,签订各种竞业协议 违约协议,不少内容极为苛刻。

“签合约就是为了让你一直待在这儿,把后果说得尽量严重,一方面是防止你跳槽,另一方面也是在闹崩的时候为平台尽量挽回损失,”该业内人士说。据悉,绝大多数主播在违约转会都需要赔偿之前的礼物钱工资,还要配违约金,金额从数十万到数千万不等。

即便在这样高额的赔偿压力下,挖角转会依然屡见不鲜,这背后正式膨胀的粉丝经济在作祟。背后庞大的粉丝群体并不仅仅是用爱供养着这些大主播,而是真金白银的砸出了一个又一个千万富翁,甚至亿万富翁。违约金对于分分钟刷游艇献跑车的粉丝来说并不成问题,一旦粉丝粘性达成,主播就站上了食物链的顶端……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蓝鲸记者:“如今直播平台很尴尬,感觉已经被主播绑架。很简单,自己推付费应用效果不好,头部主播推效果立竿见影,这样下去就导致头部效应越来越明显,同时也是在给直播平台埋雷。可这又能怎么办?还是抓紧上市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