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行业数据调研报告

站内及定制化广告投放

直播大数据咨询

商务活动通告

主播招募推广

公会管理工具定制

寻求报道及投稿

如果您想寻求以上服务或其他服务,请发邮件至 alan@hey.show
邮件中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
我知道了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短视频包围下的网红经纪公司:直播依然重要,但涉水短视频成为方向
主播 / 资讯 |  2018-06-19   | 来源:36氪   | 阅读:13552

一个月前,网红经济公司无忧传媒的两大主播王思亿、“Sunny是个小太阳”分别从天津、成都转移到了北京办公。

“我们公司想更全面地去包装我,让我往更高的方向走,所以才搬到北京来,这样更方便。一直播和微博的总部都在北京,这样的话我去参加一些活动或者沟通起来更方便一些。”王思亿告诉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短视频包围下的网红经济公司:直播依然重要,但涉水短视频成为方向

王思亿和Sunny是一直播上的大主播,分别拥有超过200万的粉丝。如果保持直播,不开拓新的业务,也能稳定获得不菲的收入。

但公司的规划不止于此,踩中直播的风口不够,还要发现新的机会,比如短视频、电商。无忧传媒CEO雷彬艺原来是一家直播公司的员工,在工作过程中才慢慢感受到直播的吸引力,公司成立才两年,“没赶上微博电商、图文电商那一波”,现在他想为公司寻找新的增长点。

从个人的角度来看,王思亿也对自己有更高的期待。“直播这边我可能不会放,说到底我还是一个主播,所以可能会以冯提莫为参考、发展。她唱歌很好听,先天条件很好,嗓音条件非常不错。所以我们也会提升自己在唱歌、跳舞这些方面的才艺。”

在手机直播兴起以前,雷彬艺还没想过要做公会,直到直播成为“全民事业”,他才动了要自己做公会的念头。

“当然直播也不至于人人都需要,它还达不到那种级别,实际上还是跟现在媒体传播方式的改变,以及人性上的一些东西是相关。”雷彬艺观察了一阵直播,才发现了它的特殊魅力,“现在年轻人越来越宅了,实际上是手机和4G互联网发展必然的产物,手机越来越强大,网速越来越快了,外面动不动就雾霾、堵车,除非做出创新,要不然线下娱乐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雷彬艺记得直播刚出来的时候,职业主播还不多。有女孩子长得好看,开了镜头就直播吃饭。三四个月的时间,拿到了80万的打赏。但因为没有系统化运营账号,也不能够进行专业的直播,那个女孩子这些年都没什么长进。

短视频包围下的网红经济公司:直播依然重要,但涉水短视频成为方向

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帮助主播们做得更职业。“她没有学会真正留住粉丝和沉淀粉丝,做好内容。真正成熟的头部主播,第一肯定有稳定性,因为直播这个东西要长期的生存下来和成长,稳定性很重要,你不能说播几天去玩个一周,那粉丝会掉的。”

无忧不止在内容上对主播进行培训,同时也会有一些“价值观”上的强引导。那个轻松拿到80万打赏的年轻少女,在钱到手以后,就开始挥霍,他觉得这种生活方式会极大的影响主播的稳定性,“反正我们这边,我觉得有时候价值观也需要引导,包括我们会鼓励主播你挣了钱不要乱花,去挥霍消费,鼓励他们买房买车。”

在无忧传媒,腰部主播一个月可以拿到几万到几十万的收入。如果能为公司带来5万以上的营收流水,就可以签下全约。

经历过市场多年的培育,消费者对于在线打赏的接受度越来越高。雷彬艺强调主播要“稳定”,其实也是公司的需要,只有主播沉淀了粉丝,稳定直播,才能给公司带来稳定的流水。

王思亿也希望稳定,即便自己已经成为了一直播的头部主播,她还是无法获得足够的安全感。

“我目前的主要收入来源还是直播打赏,它毕竟是根据直播间粉丝的心情来定的,这样的话直播收入就非常不稳定了,不像打比赛我一天能挣十几二十万,再过一段时间这个财团他可能不支持你了,你直播间瞬间就凉了,一天可能就几十块钱、几百块钱都是有可能的,我以前其实也遇到过这种情况。”

雷彬艺和王思亿出发点不同,但目的是一样的,都在寻找新的商业机会。2016年还是直播元年,2017年就变成了直播寒冬。资本总是不长情,爱的时候高调到轰轰烈烈。

据王思亿介绍,公司已经开始牵头为她拍摄短视频。“现在短视频很火,流量很大,而且微博官方也会对视频的内容去做一些推广,我打算在视频节目这一块,去做一个长期的更新,公司有一个针对于我个人去做的视频节目,现在已经录出来了前两期了,最近就会播出。”

短视频包围下的网红经济公司:直播依然重要,但涉水短视频成为方向

除了让主播们涉足短视频领域,去年下半年开始,雷彬艺也在更多签约短视频红人,300个全约艺人中,也有上百位专注于短视频领域。

“很多类型,一种是情感段子类的,还有一些是音乐类的,还有一些舞蹈类的这种。”对于短视频,雷彬艺选择了全平台分发的模式,老牌的小咖秀、美拍,新兴的抖音和微视,都被列入了分发名单。”

无忧的短视频以PGC内容为主,雷彬艺举了一个例子, “ 我们做了一个《等你懂我》的短视频账号,类似于拍情感剧,反应也还可以,后来我们把这个东西剪成一分钟的版本,放到抖音里面,很受欢迎,21天到100万粉丝。”

同样的内容,在经过全平台分发以后爆发了更大的能量。雷彬艺想把短视频的分发方式也用到直播上。“ 去年年中就想扩其他平台,但是当时发现我们管理人手跟不上,去年下半年公司除了继续做好一直播之外,也在孵化我们的管理运营团队,建立标准化的孵化体系,今年开始就对外去拓,斗鱼、还有接下来的抖音直播,是我们今年直播平台里面的几个重点。”

即便短视频的风头在这两年明显盖过了直播,但雷彬艺依然想守住直播的阵地。在他看来,直播依然是一个挣钱的业务。外界提到的直播降温,不过是小平台被淘汰的过程。

短视频变现则需要保持一些耐心,“短视频变现的方式相对于直播不是那么快,比如你现在好好直播马上就会有一些营收,无非就是营收多少,但是短视频达人在你成长到一定级别之前,前期基本上都是一个时间投入和等待爆发的时期,你可能到50万、100万量级才会有相对可观的广告营收,在很小的时候很难有稳定的营收。”

但雷彬艺并不着急,他不期待段视频迅速完成商业化,“短视频真正爆发成超级IP之后,想象空间也是很大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