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行业数据调研报告

站内及定制化广告投放

直播大数据咨询

商务活动通告

主播招募推广

公会管理工具定制

寻求报道及投稿

如果您想寻求以上服务或其他服务,请发邮件至 alan@hey.show
邮件中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
我知道了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周鸿祎的直播理想,走向刘岩的秀场
资讯 |  2018-06-29   | 来源:蓝媒汇   | 阅读:2904

作者|魏晓 来源|蓝媒汇

周鸿祎的花椒直播,最终还是彻底走向秀场。

随着宋城演艺一纸公告,六间房与花椒直播正式合并。一个是创立至今已12年的老牌视频直播网站,另一个则是追赶移动直播风口上线刚满三年的直播平台,两者的合并,用区块链界的说法,就是古典互联网与新世界的融合。

本应互在鄙视链两端上的彼此,之所以选择同上一条船,无外乎,移动直播风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凉下去。

花椒的理想

周鸿祎对于花椒直播,是有过野心的。

PC时代360有跟QQ一战的底气是在于用户桌面上360安全卫士的覆盖率。但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眼看着腾讯有微信,新浪有微博,阿里有支付宝等等,而360却没能拿到一个理想的船票。

移动直播,是周鸿祎押宝的一大方向。

2015年6月花椒直播上线,老周开始玩起了他最擅长的微博营销,频繁为花椒直播造势站台。

同年8月25日,360奇酷手机发布前夜,周鸿祎的宝马730突然自燃了,谁也没有想到,第一时间周鸿祎不去灭火处理,竟然用花椒现场直播了起来,嘴里还念叨着,破宝马。

显然在老周心中,一辆宝马的价值,是抵不上花椒直播的流量的。有人或许会问,对周鸿祎这种大佬级别,有钱任性也没什么。但实际上那时的周鸿祎,也就表面光鲜。360已经开启了退市进程,周鸿祎则背上了“国内最大负翁”的名头。

这只是一例。

2017年3月,周鸿祎发现他微信上一位朋友直播时,不用花椒直播而用的是其他平台,立马就询问,然后毫不留情地将其拉黑。

这很周鸿祎。

再到后来自认“大撒币”,为花椒直播在线答题造势,周鸿祎都是亲身冲在第一线的。但很可惜,花椒直播还是没能做成,一直不温不火。

做移动直播,周鸿祎是有过理想的。

花椒直播一开始对标的是国外的流媒体直播使用Periscope,最初定位为“一个集齐超高颜值美人帅哥、 抢手网红、校花校草,有花边新闻、明星发布会、日子趣闻等内容的手机直播交际渠道”,回绝低俗和色情。彼时花椒背后的运营团队,也多为新闻有关布景。

周鸿祎理想愿景中的花椒直播,是用视频方式来进行人和人沟通的社交平台,他想要一款具有社交属性的产品,而不是做秀场,更直白点,周鸿祎不想做在线夜总会。

但这终归是理想,最终不还是从了现实。

六间房的秀场

刘岩最开始做六间房的时候,也是一片热血情怀。

2006年与王志东分手之后,刘岩做了六间房,跟优酷、土豆类似,也是想成中国版的Youtube。

一开始六间房表现并不突出,直到当时的网络第一红人胡戈的进驻。胡戈因为恶搞陈凯歌的电影《无极》拍出短片《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成名。

那年网上有传言说视频作者胡戈遇到了经济困难,远在异国的六间房投资人冯波特地打来电话让刘岩代为表示支持。几经周折,刘岩终于在上海一个很偏僻的小别墅区里见到了胡戈。没有例外,胡戈拒绝了一个陌生人毫无理由的现金资助。但胡戈提出了一个建议:“如果你真想帮我,就赞助我拍摄一个片子。”

结果拍出来的是《鸟龙山剿匪记》,讲述着“乔不士”针对“傻大木”存有“大杀器”而发起的恶搞战争故事(现实剧情为伊拉克战争),也正是这个片子让六间房一夜之间进入了中国网民的视野。此后胡戈还拍出了《007大战黑衣人》,都是在六间房上首发。

赚来了流量,涌入的用户,刘岩突然发现六间房服务器以及带宽简直就是杯水车薪。面对服务器和带宽全面吃紧,当时刘岩已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开始频繁借钱。

创业初始的艰辛让刘岩清醒地认识到世界没那么理想化,金钱在衡量着各种东西。再到2008年金融危机的到来,公司欠着服务商数百万美金的费用,讨债的人就像过江之鲫穿梭不息。

刘岩终于妥协。

也正是这一年,六间房转型成为秀场直播。刘岩说,这是一场灵魂深处的革命。

收效很快显现。

在六间房转型做秀场模式后不久的一天,有个土豪一次性刷了700架飞机,价值七万元人民币的礼物,当时整个屏幕都被糊死了。一个月后,已经创业四年的六间房终于可以用盈利的钱发工资了,那天很多人都哭了。

正因为转做秀场,在大多数视频网站、直播疯狂烧钱、亏损的时候,刘岩做到了每月数亿的收入,并且在2010年便实现盈利。

刘岩推动六间房转型秀场模式时,也被古永锵等视频网站老大鄙视——刘岩做的那个东西太低俗了! 你还记得你的初心吗?

但后来的古永锵也经不住利益诱惑,做了秀场。一次,刘岩碰到古永锵问他,老古你还会说我低俗吗,你不也做了嘛。那一瞬间刘岩快感十足。

是啊,谈什么阳春白雪,最重要还是要抓住钱。

抱团取暖

花椒直播跟六间房合并之后,周鸿祎将花椒直播的运营交给了刘岩,虽说交易完成后,是六间房“从”了花椒直播,但刘岩才是最适合运营秀场的人,像什么粉丝经济这个概念,就是刘岩提出来的。

两方抱团取暖也好,互取所需也罢,资本市场上再降温,还有来自于短视频抖音、快手等的冲击,直播的故事已经没那么好讲了。

不论是熊猫直播的王思聪,还是映客的奉佑生,应该都深有同感。

可以预见,直播这个迅速膨胀的行业,已经进入收割洗牌期。就看谁收割了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