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行业数据调研报告

站内及定制化广告投放

直播大数据咨询

商务活动通告

主播招募推广

公会管理工具定制

寻求报道及投稿

如果您想寻求以上服务或其他服务,请发邮件至 276357474@qq.com
邮件中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
我知道了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映客求生:资本热情退潮 上市成为直播玩家们最后一搏
资讯 |  2018-06-29   | 来源:新京报   | 阅读:2632

在资本热情退潮后,上市似乎成为直播玩家们的最后一搏。

在卖身宣亚国际试图借壳上市未果后,映客再次选择赴港上市。6月27日,映客在香港路演,宣布上市计划。

今年以来,中国新娱乐公司掀起了一股上市热潮,B站、爱奇艺、虎牙相继登陆美股,芒果TV也拟通过以注入快乐购的方式间接上市。秀场直播的另一玩家,花椒也在6月27日晚间宣布,将与六间房重组。

对于映客来说,上市可能只是下一场鏖战的起点。未来,如何持续地吸引用户将成为这家主打秀场直播的平台的最大烦恼。

有分析认为,后半场战局将更加多维,首先是战场可能不止于直播,还要和风头正劲的短视频争夺流量;其次,战线将拉得更长,如何在流量见顶后沉淀出独特的价值才是平台的立命之本。

直播、短视频战场强敌环伺,映客将如何求生?CEO奉佑生称,映客未来短、中、长期的成长空间在于广告业务拓展、娱乐产业链化和多元化行业渗透。

曾经的“行业领头羊”

在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看来,映客刚好赶上了移动直播发展的浪潮,一度估值高企。

映客创立于2015年3月,当年7月获得多米音乐1000万元天使投资,4个月后再获赛富亚洲、金沙江创投和紫辉创投的数千万元A轮投资,2016年1月获昆仑万维6800万元A+轮融资。

三轮融资后,映客的估值已经到了70亿元。此后再无融资消息。2016年9月,昆仑万维发布公告称,其转让映客3%的股份套现2.1亿元。

映客的投资方之一,金沙江创投投资人罗斌认为,“快”是映客成为“领头羊”的诀窍。

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曾在他的投资笔记中写道,为了迅速起量,映客曾在2016年初,花了一个亿拍广告片、请明星代言。映客的广告主要集中在分众楼宇、电影院线,也和湖南卫视、四川卫视等综艺节目进行了合作,比如《我是歌手》、《极限挑战》。

招股书显示,2016年宣传及广告开支为7.05亿元。

确实效果很明显,映客投资人周亚辉称,映客在半年内就将100万DAU提升到500万。

最开始,映客尝试用请明星的办法带动用户增长,但是奉佑生很快发现,明星走了以后,用户也随之流失掉了,所以后来主打“全民直播”的模式。

互联网分析师葛甲告诉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映客的商业化做的还是挺不错,招股书显示,2017年,映客经调整后纯利润为7.92亿元,2016年这个数字为5.68亿元。此前,一位映客的投资人曾告诉寻找中国创客记者,映客的用户非常值钱,都是“土豪”,“王思聪都在上面花了好几百万。”

映客CEO奉佑生

月付费用户、月活主播数同比下降超5成

以秀场为主导的娱乐直播平台的天花板是明显的。表现之一是近两年过去,映客的估值并未涨多少。

不计超额配股,映客此次IPO募资额为13亿港元至18亿港元。据媒体报道,按照募资额来看,映客的最高估值为105亿港元,约合88亿元人民币,业内人士分析,与虎牙(450亿人民币市值)相比,此次映客的定价并不算太高。

为什么已经赚钱了的映客,估值会与虎牙相差如此之多?最关键的原因还是数据不太好看。

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7年,映客收入为2870万、43.3亿及39.4亿元,经调整纯利分别为人民币150万元、5.68亿元及7.92亿元,3年复合年增长率为2229.1%。

尽管赚钱了,但其实映客的天花板也显而易见,招股书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的平均月活用户数为2525.4万人,环比微增0.30%,同比增长14.15%。对比同期的虎牙,月活数为9290万,接近其4倍。

值得注意的是,映客的一些关键数据也在下降。招股书显示,在今年第一季度,映客的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量为72.9万人,环比增长11.8%,同比下降59.89%;平均每月活跃主播数量为92.5万人,环比下降38.6%,同比下降74.93%。

有分析称,秀场直播普遍增长乏力。就数据来看,游戏直播才是直播行业的大赢家。极光大数据显示,2018年2月直播APP市场渗透率最高的三款为:斗鱼直播、虎牙直播和YY,分别占4.25%、3.61%和3.33%。

同时,2017年9月至2018年2月,斗鱼直播、YY、虎牙直播的DAU日活均值分别为670.8万、580.6万和474.6万,名列前三。相较之下,映客的DAU均值仅为201万。

“依靠秀场、颜值内容的直播平台流量增长已经初现疲态。”在花椒直播联合创始人于丹看来,移动直播经过两年多的发展,直播产品技术和内容形态趋向高度同质化,探索新的、用户买单的直播内容是发展的一个趋势。

风口变了,即使是独角兽日子也不太好过,“移动直播现在的风口出现了转变,综合性的直播平台估值都会降低,未来,游戏、体育直播会是直播的两个大方向。”丁道师表示。

上市后如何?

过去一年,你可以明显地感觉到映客的声量小了,最为明显的是,几乎都见不到什么市场活动和宣传推广。

事实也的确如此,据界面报道,2017年,已经很少能在各种渠道见到映客的广告了,最大的投入就是耗资2亿筹备“樱花女神”、“映客先生”两个活动。2017年,其广告及宣传开支为3.23亿元,不及2016年的一半。

“除了两个大型活动外,基本上没有做大规模推广,这两个活动的成本还基本上都通过打赏收了回来。”一位映客员工称。

同时,2017年一整年,映客都没有融资消息传来。甚至还有股东急忙撤离,招股书显示,2018年2月底,芒果文创将手中持有的所有映客股权转给长兴盛矩,嘉兴光联也在今年1月将手中股权悉数转给驰誉投资。

为了扭转这种不利局面,映客一方面曲线上市,“卖身”给A股上市公司宣亚国际;另一方面在各种产品中做尝试。

但是这些努力的结果并不理想,收购最终“告吹”,12月15日晚间,宣亚国际发公告称,终止收购映客。

过去一年,映客的几款产品都不太理想,比如区块链技术做的德州扑克,涉及到女性派单接单的软件月猫和付费交友软件克拉等。

就连在去年底上线的直播答题APP——芝士超人都死于监管。那是映客好不容易孵化出的一款有声响的产品。在一位移动直播业内认为看来,“争相做答题反映了直播平台对流量的集体性焦虑。”

蓝湖资本合伙人殷明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也许映客能够成为一个不错的赚钱的公司,甚至在A股上市短期内拿到100倍的市盈率,但它同时也是一个没想明白长期竞争壁垒的公司。

招股书提示,映客的风险在于无法保证日后能够维持或达到2015年至2016年的增长水平,也无法保证2017年的下降不会发生,包括留住平台的现有用户及吸纳新用户;开发及推出能吸引用户的多元化且类别不同的虚拟物品、功能、特色及服务;与主播及主播机构维持稳定关系;制定及执行成功的变现方法。此外,竞争市场的激烈程度也有可能对其经营活动产生不利影响。

奉佑生称,此次上市所募资金将用于丰富产品内容、开展营销活动、开发技术以及战略投资等方面。

支撑映客上市的价值在哪?丁道师认为,映客较早地踏入了移动直播这个行业,并成为头部的企业,它的品牌价值、用户价值、投资人关系、研发技术团队都是它的优势。至于上市以后的前景几何,则要看映客能否抓住下一波浪潮。

“目前来看,以斗鱼、虎牙为代表的游戏直播,以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都是风口,最重要的是,映客能否探索出新的被市场接受的创意与玩法,”这些决定了映客能否求生成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