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行业数据调研报告

站内及定制化广告投放

直播大数据咨询

商务活动通告

主播招募推广

公会管理工具定制

寻求报道及投稿

如果您想寻求以上服务或其他服务,请发邮件至 alan@hey.show
邮件中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
我知道了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首席内容官辞职,快手正在迎来多事之秋,短视频行业要变天了?
深度 |  2018-07-20   | 来源:科技新知   | 阅读:13992

本文经科技新知授权转载,作者:小新,感谢原作者!

自从短视频兴起以来,围绕着这个行业的战争已经打了几年了,硝烟一直就没有退散过。从最开始的快手一家独大到后来的头条系抖音们的崛起,再到今年腾讯“围剿”抖音以及巨头们的纷纷入局,你方唱罢我登台,一直没能分出个胜负。

而快手作为短视频领域的龙头,最近却是怪事缠身,一方面内部的事儿搞不定,另一方面外部面对“抖音”们的冲击,如何打好这场战争的下半场,成了快手最大的问题。

辞职的合伙人

7月16号,快手合伙人,也是其首席内容官的曾光明在自己朋友圈声明已于七月初从快手离职。

快手方面表示,曾光明在快手的发展历程中做出了重要贡献,祝福他的未来更加美好。

当然对于这份美好,大部分网友的调侃却是,不去抖音就成。

曾光明是一名资深媒体人,并曾担任网易传媒常务副总编辑,在2016年曾与快手的宿华在一个视频技术论坛有过一次简单碰面。

还在网易的曾光明

说起来,网易的总编辑们辞职创业早就已经成为了传统。

比如前网易门户总编辑、现陌陌科技的创始人唐岩;前网易门户副总编辑、现雪球财经的创始人方三文;当然还有前网易门户副总编辑,现在已经离世的春雨医生的创始人张锐等等。

而此次曾光明离职加入快手或许也是受到了各位前辈的影响,一直以来网易高管离职率就居高不下,加上离职创业的网易帮一个个都混得风生水起,不免让人有点心猿意马。

在2016年与宿华有过短暂见面之后,曾光明后续应该又和他有过深入交流。而从曾光明入职时的合伙人身份来看,宿华为了挖到这个媒体界的“老炮儿”也付出了不少。

宿华

不过具体情况咱们不得而知,总之结果就是2017年1月,曾光明辞去网易这边副总编辑的职务,并火速入职快手成为合伙人并担任首席内容官一职。

在曾光明入职快手之后,其工作的一个重点就是快手的品牌建立,当时曾光明和宿华的目标之一就是,通过媒体和公关的方式,将快手身上“低俗”的标签洗去。

快手流行的社会摇

对于这个目标的达成,去年的曾光明应该是很有信心的,当时才入职的他曾经公开发表言论表示,自己虽然不是快手典型的用户,但是毕竟记者出身,做快手这样的工作时间可是很久了。

然而现在一年多过去了,快手虽然迎来了用户数量的大爆发,日活跃用户也早已经过亿,但是在标签上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改善,依旧是不少人眼中的“低俗”应用。

此次曾光明的离职可能也意味着曾经的“洗白”计划开展得并不顺利,至少在大众眼中,快手还是曾经那个快手,并没有因为这么首席内容官的加入而变得高大上。

快手

其实曾光明的离职早有预兆,早在去年12月的时候,原北京青年报社总编辑于海波辞去职务,并入职快手担任副总裁。而从今年开始,于海波频频代表快手参加各类活动,这或许就已经是其即将取代曾光明的象征。

如果是一名普通高管离职的话,其实对一家公司影响不大,但是曾光明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快手合伙人。

我们都知道,一家企业的合伙人出局一般就意味着内部人事经历了比较大的变动。

而曾光明这个合伙人的离职,可能反映了快手内部近期存在人事方面的洗牌,而这极有可能给快手后续的发展及上市计划带来一定影响。

当然,这种影响具体是正面还是负面,咱们也就只能以观后效,倒也不敢断言,说不定也是快手重新崛起的一个契机。

快手被传上市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虽然官方一直在否认,但其实这一直是个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并且随着现在香港同股不同权架构的落实,一大批互联网企业赴港上市,快手上市其实也差不多该提上日程了。

但是上市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不管是用户增长地放缓还是与抖音的战争,甚至是内部合伙人之间的关系,都可能会影响快手的上市节奏。

一个合伙人的离开我们看不出什么,这可能是内部加速调整上市的信号,也可能是快手目前遇见的难题的一个连锁反应,但是不管怎么说,随着短视频战争的加剧,快手的路确实是越来越难走了。

和抖音的战争

快手正在处于多事之秋,然而老对手抖音现在却混得风生水起。

就在7月16日昨天,抖音官方正式宣布,抖音全球月活跃用户数超过5亿。

而在不到一个月前,抖音首次公布,其国内日活跃用户已经达到1.5亿,月活跃用户则有3亿,快手在短视频领域终于交出了自己的头把交椅。

其实作为曾经国内短视频界的老大和老二,快手和抖音一直都是对方最大的竞争对手。

而彼时的快手一直雄踞榜首,身后的抖音们只能奋力追赶。不过背靠头条的抖音不管是运营还是资本都更加强大,随着抖音的不断崛起,其来势汹汹的架势让快手日子一点也不好过。

现在抖音国内日活跃用户达到1.5亿,还在1.2亿左右徘徊的快手大概可以松一口气了,毕竟被赶超之后,起码身后短时间内是没人了。

而随着抖音来到第一梯队与快手真正同台较量,这也这意味着两家之间的战争已经打完了前半场,开始朝着后半场前进。

当然,对于已经过去的前半场的防守反击,毫无疑问是快手输了。

但是快手其实一直有赢的资本。

在短视频的风口刚开始来临的时候,快手是领先全行业的。2015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网速的进一步提升,以及提速降费政策的推行,快手用户迎来大面积增长。

在2017年的时候,快手的用户数已经达到了七亿,其中光2017这一年就增长了三个亿,可以说是傲视全行业。

快手赞助高铁

同时快手还是短视频领域日活用户最早超过一亿的,而彼时的抖音不过千万的体量,即使时至今日,短视频应用里真正日活过亿的也只有快手和抖音两家。

快手输给抖音,其实就是半年的事儿。

今年春节前后,抖音凭借出色的运营和体验,仅仅1月到3月期间就增长了4000万日活跃用户,而同期快手只增长了1000多万。到了四月,快手因为监管原因,日活用户一度从此前的1.2亿峰值下降到了7900万,这给了抖音又一个追赶的机会,此时两家的日活水平基本已经持平,均处于1.2亿级别。

最终决出胜负的,是五一。

五一小长假又是抖音的一个营销神话,西安永兴坊,重庆洪崖洞,厦门鼓浪屿等网红景点刷爆了抖音,而快手则没有闹出什么大的动静。

在抖音爆红的西安永兴坊摔碗酒

原本在长假前两家还能势均力敌,然而等到长假结束再经历一波余温效应,六月来临时迎接快手的已经是一个日活跃用户1.5亿的抖音。

抖音再次完成了短期日活跃用户增长3000万的神话,真正实现对快手的弯道超车。

其实到了今天,基本玩短视频的人都知道快手和抖音,尽管两家都在否认用户增长达到天花板,但毫无疑问其竞争正在朝着纵深发展。而随着短视频的出海,快手和抖音在全球化战略方面的竞争也在加剧。

在这个过程中,曾经居于防守位置的快手,必须要开展新一轮的进攻才有可能夺回属于自己的位置。

巨头的入场

一个抖音已经很难打了,更难的是还有千千万万个抖音。

随着今年短视频战场的厮杀进一步升级,各大互联网巨头也纷纷开始来搅这趟浑水。腾讯、阿里巴巴、百度、网易、360、微博纷纷推出自己的短视频产品,并且基本上都是对标抖音。

腾讯微视

一个抖音已经让快手吃不消了,现在一下出那么多抖音,快手还能扛吗?

能不能扛这当然得事到跟前才能见分晓,咱们现在说了也没用,不过咱们倒是能从产品定位中看出一些小的端倪。

通过对比巨头推出的这些产品,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不管是腾讯的微视,还是百度的Nani,微博的爱动小视频,甚至是阿里巴巴即将推出的短视频APP,大部分都是模仿抖音。

其中像腾讯的微视,除了主界面之外,正面点进去几乎就是一个像素级模仿的抖音。

微视首页

这意味着什么呢?

这意味着,尽管抖音现在超越了快手,但和快手相比,抖音的模式其实是更容易被复制的,更容易复制也就意味着更容易被打败。

相比于快手,抖音更加依靠个性化推荐和运营,其中抖音运营尤其喜欢的就是打造爆款。

这很明显对于文化输出来说会更有力一些,不管是抖音捧红的景点,还是各个抖音之城都是明证,相反我们可没看见过什么快手之城。

而重运营和去中心化的抖音这个特征就决定了,为了流量,抖音必须要不断地烧钱。

据报道,抖音每天为了流量烧掉的钱至少是两千万,一天扔进去北京三套房,不可谓不舍得。

抖音创意广告

然而在巨头眼中,凡是能靠烧钱解决的事,就都不是事儿。

巨头进场,之所以都选择了对标抖音,就是因为抖音这种去中心化,靠运营和爆款视频维持热度的模式是更容易复制的。

相反,和“抖音”们,快手的优势则在于它的用户黏性。

同样是做短视频,抖音就像一个内容平台,而快手更像是一个社区。

比如说,快手一直以来都是一款中心化的产品,用户进入快手首页先看到的是关注而非推荐,这其实从侧面就反映了,快手用户之间有着更强的社交关系链。

快手首页

社区类产品的壁垒往往是要高于纯内容产品的,社区关注的首先是人,其次才是内容,而关系链越深,用户黏性也就越大。

之前有人做过测试,同等条件下快手粉丝活跃度和快手视频的评论活跃度都是要高于抖音的。

随着抖音模式的竞争不断加剧,抖音不可能只专注一家快手,大量同质化产品进入市场之后,抖音可能不得不面对一定的用户量流失,而这正好就是快手的一个机会。

在上半场的战争中,快手已经输给了抖音,但是下半场抖音要面对的可不只是一个快手。

而这下半场究竟怎么打,快手能不能借此机会在上市前打出一个翻身仗,咱们就只能拭目以待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