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行业数据调研报告

站内及定制化广告投放

直播大数据咨询

商务活动通告

主播招募推广

公会管理工具定制

寻求报道及投稿

如果您想寻求以上服务或其他服务,请发邮件至 alan@hey.show
邮件中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
我知道了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陌陌试水短视频 “红海”突围不易
平台 |  2018-07-23   | 来源:中国经营报   | 阅读:1896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在AppStore(苹果应用商城)发现,陌陌所属公司新上线了“谁说”和“超有梗”两款短视频APP。外界有声音认为,在一个月之内陆续推出两款独立APP,表明了陌陌在发展直播后的下一个目标指向短视频行业。

无论是社交,还是直播,陌陌均是一个“晚到”的参与者。当快手、抖音崛起,BAT亦抢占布局时,陌陌再次“晚到”。

“这是我们的一次尝试,”陌陌的一位内部人士说,“这两款产品由公司员工提出创意,意在建立年轻人的视频社区。”

“下注”短视频

7月15日,记者发现“超有梗”APP暂时无法下载,对此一位短视频公会内部人员向本报记者透露,“超有梗”暂时下线,预计将在月底再次推出。本报记者就此事原因向陌陌方面询问,对方表示,暂不便接受采访。

但在7月17日,本报记者从陌陌内部人士独家了解到,陌陌内部正对这两款独立APP进行打磨,预计将在月底重新上线。

事实上,早在2016年,陌陌7.0版本便加入了短视频功能,与微信朋友圈的小视频相似,但观看的用户可以对视频进行打赏,增强社交上的互动性。其直到近日才推出独立的短视频APP。

对于陌陌短时间内推出的两款短视频APP,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告诉记者:“陌陌的体量,允许‘赛马’。它需要更多的尝试,或许陌陌更希望出现新的社交视频类型,适应原本的陌生人交友生态,形成内容壁垒。”

陌陌内部人员则向记者坦言:“短视频的技术与算法是非常普通的,‘谁说’与‘超有梗’都是刚开始在短视频领域探索。还无法预料两个软件之间是否会存在内部竞争。”

据大数据服务商QuestMobile最新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半年大报告显示,2017年6月到2018年6月,用户平均每人每天通过手机上网的时长高达5个小时,短视频的使用时长占比从2%增长到8.8% ,同时,即时通讯、在线视频的使用时长占比呈下降趋势。

短视频行业用户会安装多个APP尝鲜,相较于2017年6月7.3%的用户选择安装三个短视频APP,2018年6月有19.3%的用户选择安装三个,42.6%的用户选择安装一个。用户忠诚度在下降,而用户争夺愈加激烈。

在微视上拥有4.2万粉丝的内容创作者于雷表示:“之后会尝试使用‘谁说’与‘超有梗’并发布内容。因为对创作者而言,即便一个平台的流量小,如果创作者使用的平台数量多,也能汇聚成可观的浏览量。创作者真正赚的钱不是平台的扶持补贴金,而是接到的广告推广报酬。”

防守与进攻

陌陌平台本身的短视频功能和现在拥有的两个短视频APP有所不同,前者是为了巩固与丰富平台本身用户的社交关系,后者是为了借助新兴内容和产品形态继续在泛社交领域探索。易观分析师马世聪表示,现在短视频行业还有做大蛋糕的空间,陌陌的两款短视频独立APP玩法都不是单纯模仿市场上已有的产品,有一定差异化特征。

据陌陌2018年Q1财报显示,直播服务营收占总营收比例高达85%,在2018年第一季度产生营收23.6亿元人民币(3.715亿美元),去年同期为13.5亿元人民币(2.126亿美元),同比增长74.8%。直播带来的营收是陌陌的主要收益来源。

事实上,根据QuestMobile提供的数据显示,短视频行业用户规模翻倍,增长势头远超移动直播。短视频用户使用时长增长4.7倍,与在线视频用户使用时长旗鼓相当。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陌陌此次加码短视频,可能是感受到了短视频对直播行业带来的压力。短视频更直接的是对直播平台带来流量切割,毕竟直播、短视频、在线视频综艺、网络大电影等的用户群体是高度同质化的,投入到互联网娱乐的总时长是一个存量市场,做出不同的切割,直播平台相比社交软件、新闻资讯软件受到的短视频挤压更大。但直播相比短视频获得的现金流更稳定。

陌陌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陌陌无论做直播还是做短视频都是基于社交,突出地理位置的属性。和抖音的短视频不同,陌陌中的短视频功能是为了让用户彼此认识,聊天的属性比较强。

这一说法得到了多位业内人士的认同,陌陌短视频落脚点还是社交。无论做直播还是短视频,本质上都是为了打通陌生人社交的工具。但目前来看,无论是直播还是短视频,陌陌虽然生存得不错,但与行业头部公司仍然存在差距。

事实上,直播和短视频的融合是现在的主流趋势。快手方面告诉本报记者,快手是个短视频社交平台,但一部分用户有直播功能,短视频与直播功能并不冲突。抖音方面表示:“直播是抖音的功能之一,但目前不是抖音的业务重点。”

游戏直播平台斗鱼方面也向本报记者表示,短视频和直播会有一些潜在用户使用时间上的竞争,但本质上还是两个维度的内容。长远来看,更像是视频娱乐行业的不同部分,能够形成有效补充。

张书乐认为,直播的展现形式受到技术、人力和场景的一定制约,因此基于个人或MCN的直播处在技术层面的瓶颈阶段。但直播和短视频本身就是一体两面的在线视频存在形式,所以直播和短视频共同发展,等待下一波技术迭代,是最好的选择。

“互联网人口红利消失,互联网下半场应该围绕用户拓展新业务的背景下,陌陌这样的平台型公司应该围绕用户进行产品、服务的多元化。这样做的结果是,在用户数量不变的情况下,用户时长增加,平台的商业价值也增加,对股价是有帮助的。”风云资本创始合伙人侯继勇坦言。

与用户时间赛跑

历史上,陌陌曾两度晚入局但又追赶上市场,获得了一些不错的市场影响力和收入。一次在社交领域,一次在直播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与社交、直播不同,短视频自带陌生人社交属性,但是它的社交功能不充分,更多的只是评价体系。人与人之间,人与社群之间很难建立一个联系纽带。这也给陌陌发展短视频带来了一定难度。

虽然陌陌做直播和短视频的思路更多的是基于社交的一种直播内容探索,不是主打网红、明星式的直播内容,但想要兼顾直播与短视频还是存在困难的。马世聪表示,陌陌的直播与短视频目标用户重合度比较大,用户时间和注意力又是有限的。

在内容创作补贴上,陌陌所属公司推出的“超有梗”也并没有优势。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超有梗”官方对创作者一条作品最高补贴200元。于雷向记者坦言:“陌陌的补贴不高,微视的优秀作品按流量计算最高补贴标准甚至达到4500元。”

事实上,即便腾讯大力“复活”旗下短视频平台微视,通过丰厚的补贴,用户量获得了较快速的增长,但目前的短视频市场上,抖音、快手依旧处在头部地位。据易观提供的数据显示,2018年5月,抖音与快手的活跃人数分别为1.82亿与2.34亿,微视仅为0.07亿。同时期,陌陌主体APP的活跃用户数为0.52亿,与抖音、快手还存在较大差距。

“对于陌陌来说,其实晚入局总比不做要好,从时间点上来说的确是比较晚了。”业内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陌陌此时推出短视频产品,困难肯定是存在的。但如果不试错,后面发展会更加困难。所以,它其实正在用不同的“工具”来增加陌生人社交的趣味。

独立科技分析师丁道师认为,目前市面上的短视频平台太多了,陌陌想把短视频做得脱颖而出非常困难,特别是短视频内容的不断规范,也给行业生存带来影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