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行业数据调研报告

站内及定制化广告投放

直播大数据咨询

商务活动通告

主播招募推广

公会管理工具定制

寻求报道及投稿

如果您想寻求以上服务或其他服务,请发邮件至 alan@hey.show
邮件中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
我知道了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摩登兄弟成功打入娱乐圈,背后经纪公司为何却不接抖音广告?
主播 |  2018-08-01   | 来源:地心引力工场   | 阅读:1960

摩登兄弟主唱,刘宇宁,小宁,宁哥哥……他的名字叫法很多。

你要是一个都没听过也不必觉得奇怪,毕竟他还是“新新人类”。

不过就是这几个月,他越来越火,有一段时间场妹刷抖音,10个视频有8个都是这个小哥哥。

他的粉丝从几万增长到2700万,超过费启鸣、黑脸V等抖音原住民和上了《明日之子2》的斯外戈,晋升“抖音第一小哥哥”。

这首《讲真的》点赞数超过800万,一手促成了摩登兄弟的走红,近期翻唱的《你要的全拿走》还得到了原唱胡彦斌的赞赏,“外形很清秀,嗓音很浑厚,还有点小摇滚,有反差、有魅力”。

据了解,《讲真的》是由其经纪公司娱加娱乐选歌、设定录制模式,随后摩登兄弟按要求花了两天时间学会并录制成短视频。

娱加娱乐COO邓茜,在下文中讲述了部分网红成功的秘诀,以及直播和短视频行业接下来的打法。

1

摩登兄弟的抖音淘金记

因为去到了一个合适的地方,就会被大家所接触和认可,之前只是没有好的地方来曝光,没有好的内容来承载。”

在邓茜眼中,摩登兄弟不仅仅是活跃在抖音和直播间的网红形象,更希望成为全面优质的大众偶像,通过更关注颜值和才艺的短视频聚合了足够的流量,较高的粉丝触达率证明他已具备“出圈”的资格。

早在4年前签约起,娱加娱乐便开始思考如何释放摩登兄弟的吸粉潜力,主唱刘宇宁先后参加了湖南卫视的《我想和你唱》,娱加娱乐拍的三部网大,后来把直播间搬到户外,随着曝光度的不断提升,积累了一部分原始粉。

邓茜表示,互联网网红跟传统艺人是不一样的,传统艺人有一个全面的包装,他们个人的素质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全面性是很高的。而互联网网红呢,是利用技术的解放,他们往往身上有极其“特长‘的地方,但全面度不够,这就使他们很难进入传统的演艺圈。

“我们现在直播加短视频共同的给艺人构成了一种艺术呈现的平台,那么他们先有了粉丝,然后正统的演艺圈才反向地接纳了他们。”

在抖音爆红的2018春节,摩登兄弟也乘着这趟东风开了账号发些创意视频和表演片段,不同于别的高颜值小哥哥备受追捧,摩登兄弟拍了5、6个月也只有20万粉丝,不过,娱加娱乐却看到了“红”的苗头,便提供了整套的专业拍摄设备,还接手了抖音账号的运营。

从教拍摄方法,到调整视频表现力,再到选歌,通过娱加的专业策划,摩登兄弟的粉丝在10天内涨到了1000万,现在还在以每日几十万的速度增长,成为了真正的“翻唱收割机”。

摩登兄弟的“红”从线上延伸到线下,来看主唱刘宇宁的粉丝挤满了丹东老街,粉丝应援不亚于当红明星,以至于竟有人开始效仿摩登兄弟也在这条街上直播唱歌、拍短视频。

而现实中的刘宇宁亲和有礼,让慕名而来的粉丝更加肯定了这位抖音红人的魅力。

除了粉丝,摩登兄弟的《你要的全拿走》和《我的秘密》均得到了原唱胡彦斌和邓紫棋的点赞,翻唱张杰的《我不懂》还被何炅夸赞“气氛也太好了呀!”。

如果说翻唱的实力已经得到认可,那么梦想成为歌手的刘宇宁必然需要更大的平台和原创的代表作。

“他现在还需要时间去成长,他需要上电视节目的通告,他需要出歌。我们要把他往偶像的方向去推,让他成为一个真正的歌手。”邓茜说,这就是刘宇宁的大众偶像之路,现在正在实现。

 

7月9日,吴克群在微博上喊话摩登兄弟刘宇宁,邀请其演唱电影主题曲,让大家第一次意识到,他已经成功打入娱乐圈。时隔几天,电影《淘气大侦探》和网剧《沙海》分别官宣刘宇宁为其献唱,刘宇宁的人气和商业价值与日俱增。

娱加娱乐在给艺人更大曝光量的同时,探索出成功的商业路径,找到了艺人特性与粉丝需求的内在契合点,将音乐、场景、受众、热点等多元素整合,不仅有利于形成记忆点、拉动线上与线下融合,更能营造热点,为艺人赋能。

2

网红经济的边界在哪里?

短视频是当下最热门的社交入口,却是相对封闭的平台。

同行的虎视眈眈和监管的火眼金睛让短视频越来越克制,不少内容生产者选择利用颜值和创意吸引眼球,也有生活分享和才艺展示,意图长时间培养粉丝的忠诚度。但归根结底,内容生产者在此争夺到的用户注意力、制造出的声量,除了广告外,没有其余变现渠道。

“目前我们还都不太接,下面的达人可能会接一些。但是像小宁这种‘头部’,都是不接的。” 邓茜谈到娱加娱乐对于短视频广告的态度是克制的,连在抖音有2700万粉丝的刘宇宁都不考虑靠短视频盈利。

不过,邓茜也强调,短视频有很强的流量聚合能力,只有当艺人获得一定门槛的流量后,再根据他的特点寻找变现发力点,而变现能力最好的仍是直播打赏。据了解,在娱加娱乐的营收结构中,直播业务占比高达80%。

从2016年的千播大战、2017年的行业洗牌一路走来,2018年的直播行业进入理性生长期。在虎牙上市时公布的营收结构中,视频直播业务营收占比94.7%,即用户打赏主播所购买的道具消费。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主播拥有大量的粉丝与人气,是一个直播平台主要的内容来源,拿下了主播就等于拿下了市场份额。

“整个市场最大的一个资源,就是艺人、优质的人。” 邓茜指出,优质艺人既是留住粉丝的关键,更是网红经济的缔造者。

娱加娱乐旗下的艺人包括虎牙主播骚男,YY主播毕加索、文儿、鳕熊,一直播主播苏小白等头部网红,  在网络上流传的一份《YY工会收入周榜》中,娱加公会上榜12名主播吸金1279万元。

虽然营利客观,但收入模式单一的问题屡受诟病,娱加娱乐也在探索网红经济的边界,挖掘可以延展的边界。网红经济的每个品类都在尝试,包括孵化电商红人,通过美妆博主来做零售等。

“我们持续在艺人的包装和推广方面上,不停的尝试,公司运作期间会通过多种方式为艺人赋能。

邓茜提到了文儿的例子:像“YY一姐”文儿这样的头部主播,即使已经直播唱歌5年了,也不太有可能有人为她做一场演唱会。但去年8月娱加娱乐就真的在山东为她举办了一场2000多人的演唱会, 演出效果和粉丝应援都与歌手无异。

传统经纪公司的业务逐渐被娱加娱乐纳入自身运营的范畴,网综、网剧、网大等作为艺人的赋能,从2016年起就成为娱加娱乐提高艺人曝光度的渠道,以及今年重点布局的短视频,“做艺人的,用最流行的内容去赋能,就是抓这个机会。”邓茜说。

3

真正的互联网造星模式

而对于各品类内容的消费者——粉丝而言,网红到底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网红与明星、乃至选秀节目出身的艺人完全不同,他应该作为实现粉丝想象中的偶像而存在。

网红极力争取的20代年轻人生存环境优越,内容大爆发使得他们对权威、专家的信赖感进一步降低,自我认知萌芽较早,接受自己跟理想中自己的差异,更习惯表达深刻见解,甚至是创造出理想中的完美形象,养成类偶像由此备受追捧,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造星,即便它们都是由粉丝来推动偶像成长。

差别体现在两点:

第一,每天定时见面,粉丝通过直播可以明天定时与偶像互动,一起参加平台所有的赛事、共享荣誉,不错过每一个成长瞬间;

第二,真实,互联网造星不存在养成偶像会毕业的结果,一个人的真实性格在经年累月的互动直播中会展现得淋漓尽致。

邓茜强调,互联网造星的特点就是直接和快速。粉丝增量和留存率会直接告诉艺人当前风格和内容与个人是否匹配,如果遇到的平台合适,则会快速成为网红。大部分的艺人跟根据营收状况自动分级,经纪公司以此安排资源配比。

娱加娱乐将月薪达到5000以上的艺人称为独立主播,即以满足基本生活需求为标准,而一名新人主播成长为独立主播平均在两个月左右,这个速度超过了任何一行业,而且没有实习期。

当然,快速和直接的背后是较低的成功率,优异的外形和才艺,好心态和高情商,能吃苦和有耐心,缺一不可。因此,如何在热度之上既贴合粉丝的理想状态又能塑造独特的气质,不只是成垂直细分领域的网红,更希望走向大众,是娱加娱乐的独门秘籍。

直播能捧红素人,也能扼杀红人,当下,主播群体参差不齐的问题虽有改善,但某些污名已形成刻板印象。

针对这一问题,娱加娱乐为艺人开设公开课,进行情商的教导、教授危机事件的操作方法,如面对隔壁主播的挑战、公会间的冲突、黑粉的污蔑时,如何调整心态,并化解尴尬,将原本对自己有意见的用户变成粉丝。对于才艺类主播,则会每周邀请老师进行专门辅导。

在线下,娱加娱乐也进行了基地建设,比如,在合肥的基地已有几百名主播每天在此开设直播。

作为从公会转型而来的经纪公司,娱加娱乐对各平台机制的研究颇有心得。“有一些平台是人工推荐为主,有一些是算法机制为主,不同算法机制的平台侧重点可能又不同。”由此,娱加娱乐可以根据不同平台流量获取的方式匹配到不同品类的主播,主播再提供定制化的直播内容,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娱加娱乐不断创新互联网造星的模式,从艺人筛选、人才培训、输送渠道、红人孵化等多维度渗透每一个环节,其网红经纪的布局已足够完备。

那么,当一名艺人的粉丝量超过了入驻平台的明星、才艺受到大家的广泛好评时,公司会如何规划他今后的发展?邓茜直言,他需要去更大的平台验证。

4

“直播+短视频”只是起点

下半场,网红经济如何破冰而行?

数据显示,2018年,粉丝规模在10万人以上的网络红人数量持续增长,较去年增长51%。截至今年4月,我国的网红粉丝数量达到5.88亿人,同比增长25%。

由5.88亿粉丝支撑起的网红经济规模可观,但“大网红”数量的猛增则证明了直播、短视频平台为让流量更加聚焦,纷纷向头部网红倾斜,从而造成两极分化。

简单来说,尽管网红本身和经纪公司都在尝试和改变引流的方式,但网红自身的天花板已然显现,与平台共生的经纪公司则在内容和营销上创造了更大的生长空间。

对于经纪公司来说,无论是近年来衷情依旧的直播,还是带他们引爆流量炸弹的短视频,都不是一早定下的目标,也不是网红经济的终点,他们瞄准的永远都是产生商业价值的蓝海。

如同邓茜的观点,整个网红市场容量很大,但市场最大的资源永远是优质的艺人,在网红的“下半场”,一切附加值都将拿来赋能艺人。

摩登兄弟刘宇宁此次成功“出圈”,不仅强烈表现出网红们不再满足于“圈地自萌”,他们在竞争中不断寻求新的出路,而且已经开始将自身品牌化,以谋求长远发展。网红经济下半场的开启,让我们开到了网红这一特殊职业更多的可能性。

在资本下场厮杀、监管风暴强劲的当下,网生领域的洗牌一直都在进行中,没有一劳永逸的绝对模式。经过大浪淘沙后留下的网红,只要有流量就不缺变现手段,而泛娱乐内容的赋能则有可能使其获得在大众面前脱颖而出的机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