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行业数据调研报告

站内及定制化广告投放

直播大数据咨询

商务活动通告

主播招募推广

公会管理工具定制

寻求报道及投稿

如果您想寻求以上服务或其他服务,请发邮件至 276357474@qq.com
邮件中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
我知道了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郑州一小学生误将“礼物”当表情包 1个月打赏主播3万多元
资讯 |  2018-08-02   | 来源:大河网   | 阅读:1568

刘女士儿子打赏主播充值记录,最多一天刷了3个“1688元” 河南商报记者 王访贤/摄

在知道儿子打赏网络主播、游戏充值将要“刷净”银行卡里的钱后,中牟县茶庵村村民刘女士期盼直播平台会打来电话,把儿子打赏的钱退回。

不久前,11岁的儿子因为想游戏升级,便给快手主播打赏“拜师学艺”,游戏充值兼打赏,共计花费8万多元。

河南商报记者陪办后,当天下午快手致电河南商报记者,称核实打赏主播3万多元,将会退还。

事件 小学生为提升游戏等级 一个月花3万多打赏主播

“做生意买东西的钱都被孩子拿去打赏了。”说起儿子小明(化名),刘女士又气又急。刚刚为做生意攒的钱,被儿子游戏充值、打赏快手主播了。

刘女士说,7月29日中午,购买的物品到了,当她通过微信转账支付时才发现,银行卡里的钱快被支付完了。她有些纳闷儿,明明前些天往卡里存了几万块钱,怎么连价值3800元都支付不起了?

刘女士经过查询得知,银行卡已余额不足,仅剩下3700余元。她在附近银行打印了一份流水账单,从账单上得知,银行卡里的钱在一个月内被消费了,前后共计花去8.3万余元,其中3万多元用在直播平台打赏主播。

“我的手机除了孩子没人玩。”刘女士一再追问下,小明说出了用母亲手机下载了快手直播平台,为提升游戏等级,就跟着两名快手主播学习,给主播买礼物打赏。

由于手机绑定了一张银行卡,近一个月来,卡里的几万块钱“不翼而飞”。玩游戏充值、打赏等,算下来总共花去8万多元。

探究 一天最多刷6次礼物 7月2日刷出3个“1688元”

刘女士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孩子已读六年级,平时都是住校,刚好放暑假在家,“银行卡密码是我的生日,孩子也知道。”

“一天最多刷6次(礼物)。”通过查询账单,刘女士看到儿子几乎每天都在刷礼物,仅仅7月2日当天,小明就支付了3个“1688元”。

事发后,小明的父亲赵先生联系该直播平台,“想着是孩子做的,我们也都不知道,看对方能不能把钱退回来。”

刘女士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前天,快手客服告知其将所具有的材料通过邮箱发送过去,然后再根据材料情况做出处理。

看着母亲手上一张张消费账单,小明至今还觉得这些打赏只是类似于表情包的物品,并不知道这些礼物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这些是用钱购买的。

为了保留证据,赵先生将其打赏的记录和聊天记录打印成册,河南商报记者注意到,仅仅打赏记录就有十余页之多。

通过聊天记录可以看到,7月28日,小明与其中一名自称“猫大人”的主播互加了QQ,聊天中双方以师徒相称。

“我跟你说,我是快手所有主播里号最多的一个,你之前都不给我刷礼物,你给他们刷都浪费了。”“你刷礼物,我是个良心主播,我想把这个号给你让你改密码。”……与其中一名主播的聊天对话中,该主播直接让小明通过快手账号给其刷礼物。

除了打赏主播,还有部分资金花费在游戏充值和其他消费上。

快手 核实到打赏3万多元 将会退还

对于小明打赏主播一事,7月31日上午,河南商报记者联系到快手进行咨询,一名客服人员表示,具体处理时间无法告知,以工作人员回电为准。

未成年人是否可以注册快手号和观看直播?上述客服人员告知可以注册,而对于未成年人打赏主播,如何审核?对方解释说,孩子在主播房间进行打赏的,具体的相关信息是无法查询的,“儿童打赏就是消费过了,由司法机关等相关部门的证明,工作人员也会进行处理的。”

此外,对方表示只要证据充足,也是可以退钱的。

同样,一名自称值班经理的人员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只要提交相关信息和足够的证据,就可以退款。

上述经理解释说,注册快手号可用微信或者QQ或者手机号,但直播的主播都是成年人。“注册方式很多,也只是登录方式,无法具体核实。”因此,他建议家长开启家长监护模式,开启后账号将无法刷礼物和充值。

当天下午,快手一名孟姓工作人员致电河南商报记者表示,“我们查询到充值记录有3万多元。”同时,她称,“在快手这边消费的3万多元,都会退还给他的。”

她接着说,“我们需要走一定的流程,工作人员已经给家长回复邮件了。需要一些材料,如果快的话,两三周就退了。”

对于未成年人玩快手,对方表示目前还没严格措施,只能根据家长提供的资料和后台的查询进行规避,同时她也建议使用家长监护模式。

律师

教育孩子

建立正确的消费观念

其实,类似的情况在全国各地也有发生。

在移动互联网普及的当下,父母对孩子的监护面临新的挑战。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在移动互联网普及的当下,父母要关心孩子在互联网上的种种行为,教会他们防范互联网的风险。同时,家长也要学习互联网的风险知识和案例,引导孩子养成健康积极的互联网使用习惯。

对此,河南予瑞律师事务所李华阳律师表示,赵先生的孩子今年11岁,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未成年人。依据其年龄、智力等认知程度,很难认定其对网络打赏这一消费行为充分了解,而且赵先生与妻子在事前并未同意,事后也未对此进行追认,因此该打赏行为应属无效,该合同亦无效。

其次,根据《合同法》第58条的规定,快手及主播因合同无效取得的财产,应当返还。但作为监护人赵先生和刘女士,未尽到监护责任,也应当根据其过错程度承担相应的责任。

李华阳提醒,家长朋友们要妥善保管自己的支付密码,不要轻易地把密码告诉孩子,要教育孩子,培养其建立正确的消费观念,而且要多与孩子交流,促进孩子健康全面发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