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行业数据调研报告

站内及定制化广告投放

直播大数据咨询

商务活动通告

主播招募推广

公会管理工具定制

寻求报道及投稿

如果您想寻求以上服务或其他服务,请发邮件至 276357474@qq.com
邮件中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
我知道了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直播成功学:镜头前,没有什么梦想不可能
主播 |  2018-08-22   | 来源:北国网   | 阅读:1904

2018年,蕾蕾带着父母,把所有的家当搬上大车,离开老家,来到长春开始新生活——在这里,她租下两室一厅的房子和父母同住,租房子的钱,则来源于她做主播的收入

外界最喜欢窥探的,就是职业主播的真实生活。在外界看来,那是一个充斥着桃色新闻、纸迷金醉的快乐和堕落的世界。而实际上,对于大部分主播而言,直播,是他们唯一能抓住的、改变自己命运的绳索,能带他们远离狭隘和苍白,但却与奢靡无关。

小山村安放不下的梦想

如果不是回了一趟老家,蕾蕾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会成为一名主播。

2017年3月,蕾蕾的父亲生病,她就从工作的县城回到乡村,去陪伴父亲一段时间。那时候,她在县城的一家健身房当教练,每天所做的事情,就是对着镜子,带学员们上操课。蕾蕾也玩过小视频,拍一些健身的小视频,那时候,她没想过自己会当主播。

情况在回到小山村之后发生了变化。刚回家呆了两三天,她就待不住了。如果说县城的生活只是单调,乡村的生活可谓无聊。同龄人几乎都在外面,村子里连个一起玩的人也没有。“在县城好歹有朋友,在家里可呆不住。”蕾蕾说,无聊中,她干脆在小爱平台上注册了个号,玩起了直播。

一开始,蕾蕾并没有找到直播的方向。“我没什么才艺,之前看直播,我看别人都是美美的,还很有才,我就很没自信。”蕾蕾犹豫了,第一次直播,直播室里只有几十人,她拼命找话题,尬聊,为了避免尴尬,她起身做了几个健身动作:倒立、劈叉、一字马,没想到意外获得了掌声。那一次直播,她挣了50块。

“我还挺有成就感的,做健身教练,一节课四十分钟,也就五十块。”蕾蕾说。但收获的赞美和认同却大不相同,直播之后,蕾蕾的粉丝增加了几十个,这让她感受到了瞩目。

她决定做下去。一开始,蕾蕾找不到主播的方向,拼命搞笑、讲段子、卖萌、走性感风,但总是带有一丝用力过猛的气息,“讲段子,他们不笑,我自己笑了,可能他们看到我笑了也才跟着笑。”蕾蕾说,她这才意识到,做主播真不是在镜头前一直讲话,就可以完成的工作。

成为更好的自己

直播成功学:镜头前,没有什么梦想不可能

蕾蕾开始有意识地树立自己的风格。她的直播一般是下午三个小时,晚上三到四个小时。每天,她都会在下麦之后,还会在各种直播平台上逛一会儿,观摩别人怎么聊天,怎么控场,还用本子把遇到的好段子记下来,自己反复练习。

就像脱口秀演员一样,不管准备多少段子,最终,能从自己嘴里讲出来让别人发笑,才是最重要的。看了大半个月,蕾蕾拿到自己的直播间里去试手。“我会跟他们说,我今天学了一个笑话,讲给你们听。”第一次如果讲得不够好,粉丝就会鼓励她,她也会找机会讲第二次、第三次,直到找到那种“味儿”来。

她知道自己的弱势在哪里,并拼命地去追赶。“基础太弱了。”蕾蕾分析道,“别人可能一两个小时就能做到的直播效果,我可能要过五个小时才能做到,所以我就要付出多一点。”她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要求自己每天要播到一万豆才允许下麦。

很难说,是不是这种陪伴式的直播,让粉丝和蕾蕾之间,多了一点成长的默契,但蕾蕾的付出获得了回报,慢慢地,她的爱豆数冲上了几十万。

而随着粉丝的积累,她的人生信条也发生了改变。在她的粉丝中,不乏阅历丰富、闯荡社会的人,在为她鼓掌叫好的同时,也给她提出了很多建议。“他们让我知道,如果自己不要求自己的话,什么事好像都做不好。”蕾蕾说。乡村晚上休息早,蕾蕾跟父母保持统一作息,一过八点就睡觉了。她从不在晚上直播,她有一个叫“销魂”的粉丝,就提醒她,一个真正好的主播,是绝对不会放弃晚上的黄金时段的。在销魂的催促下,蕾蕾也冲进了晚上的黄金时段,也因此在粉丝基数上有了很大的飞跃。

有梦想谁都了不起

和所有的职业一样,主播也有自己的瓶颈期。蕾蕾的瓶颈期,就出现在爱豆数徘徊在400万到500万之间的时候。

彼时的蕾蕾,早已不是那个满足于月薪三千的小小健身教练,而有了明确职业目标——成为千万级的主播。

但爱豆数目在400多万时,停滞了。那一段时间,蕾蕾想尽了一切办法去增粉,为了尽快突破500万大关,她尝试过一天直播12个小时,使出了浑身解数。“不会跳舞,没有这个基础,但是我会健美操啊,我还学了一些变魔术。”蕾蕾回忆道。那是一段近乎残忍的拉锯战时光,“比如说,我觉得今天晚上可能能突破,但是没做到,第二天我觉得真得可以做到了,但还是没能突破。然后就想,再坚持几天,可能在后天或大后天才能勉强突破,结果刚要突破的时候,又出现了其他状况。”那也是蕾蕾最想放弃的时候,做直播,难免会遇上旺季和淡季,每隔一段时间,如果恰逢老粉丝因故不能每日来捧场,而新人又没有参与进来,主播就会陷入停滞状态。“内心还是挺受打击的。”蕾蕾说。

这样的拉锯战持续了一个多月,直到另一位粉丝“蕾哥”伫足在她的直播间,才为她的直播间人气添了一把火,“越过这个坎儿,我觉得就顺利多了。”蕾蕾说。

她决定带着父母来到大城市,离开曾经的自己。“以前就想做个体育老师,因为我有体育教师资格证。其实我是活得按部就班的那种人,在我们这边,做老师也是女孩子比较好的一条发展道路了。”蕾蕾说,“但是,当了主播以后,我觉得,我的人生可以更精彩。”

直播成功学:镜头前,没有什么梦想不可能

  主播另一面

从另一个角度看,多年求安稳的心态,也给蕾蕾带来不少好处。她也有有危机的时候,担心有一天粉丝流失。这个仅仅26岁的姑娘在红的时候,就做好了未雨绸缪的准备。“我觉得要坚持。积极开发新粉丝,要保持一个好的心态,把每一天当做第一天的直播。”蕾蕾说。把父母接到身边,也有另一层打算,做主播一年多来,她攒下了每一笔钱,想着给父母开一家店,让他们安度晚年。

这种危机感,其实蔓延在每一个主播心头。正如最近正在上映的反映主播生活和他们之间情谊的网络电影《爱没离开过》所描述的那样,另一位小爱平台上的知名主播“小水葱”比蕾蕾还早当主播,蕾蕾称,她和小水葱时常还会在线下讨论,她向小水葱讨教直播的经验。

直播成功学:镜头前,没有什么梦想不可能

实际上,真实世界中的主播,并没有像传闻中各个阵营剑拔弩张一样。背负着整个行业的形象,无论赞扬与误解,主播之间反而会更多彼此理解。“我们一起玩过两次,私下里我们不开播的时候,我们几个主播也会坐下来聊粉丝、聊聊自己喜欢什么样的男生、自己的经历、主播遇到的事情等等。”蕾蕾解释道。甚至有时候,主播之间也会相互捧场,他们很清楚,做主播,不是一个“你红我就败”的零和游戏。

在小爱平台上,有一个节目叫“明星主播另一面”。想要上这个节目,必须是平台上的明星主播,最直观的,就是对爱豆数和粉丝数有要求。蕾蕾想去,但恰逢自己发展的瓶颈期,于是小水葱就来给她捧场,让她自己的粉丝来给蕾蕾应援,帮助她达到了节目的选入标准。

直播成功学:镜头前,没有什么梦想不可能

“我觉得作为主播,你愿意积极地分享,愿意真心投入,别人也会真心待你的。”蕾蕾说。对于这个改变生活轨迹的行业,她有着无限的憧憬和对未来的期盼。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