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行业数据调研报告

站内及定制化广告投放

直播大数据咨询

商务活动通告

主播招募推广

公会管理工具定制

寻求报道及投稿

如果您想寻求以上服务或其他服务,请发邮件至 276357474@qq.com
邮件中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
我知道了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也许每个人都有一个直播梦
主播 |  2018-08-29   | 来源:朝阳公园东七门儿   | 阅读:1080

I was within and without(我既是当局者也是旁观者)——《了不起的盖茨比》

《奇葩大会》,网络主播刘铠瑞上台和我们分享了一些有关网络直播的趣事儿。

他在演讲时,背后的Title是“天呐!直播日入二十万原来这么简单”!

同时,他也说道自己来《奇葩大会》的理由,是渴望更加主流的平台:

看的出来,虽然刘铠瑞在直播圈子里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这并不足以让他对这个行业产生留恋。

下面,让笔者从自己身边的故事开始讲起,和你聊一聊直播那些事儿。

如果你选择成为一名网络主播,并有幸登上网络主播食物链的顶端,你会发现这并不是一句玩笑话。

主播MC天佑代言费为2500万

作为一名普通的编辑,我和无数同龄人一样,距离人生第一个20万还有相当远的距离。在你每天早九晚六为生计奔波的时候,不少同龄人已经靠着一套摄像头与麦克风提前走向人生巅峰了。

“当网络主播是年轻人实现中国梦的第二快捷方式,第一是成为富二代”——网络主播蝶殇.D.冰瞳淑芬

2年前,我的室友曾极力推荐我去做直播。那时候,我处在一种内外交困的状态,现实生活的困窘让我难以看到生活有好转的希望,更别提什么诗和远方了。每天从无所事事的工作单位回到家里,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玩游戏,尤其是GTA5(侠盗车手5)。这个游戏给玩家们提供了一座巨大的城市,飙车抢劫杀人越货、脱衣舞娘高尔夫球应有尽有,自推出以来就火爆全球。

国内也一样,那一段时间,很多平台上的游戏主播都开始直播玩GTA5了。虽然和那些直播网络游戏、竞技游戏的主播没法比,但还是有不少主播得到了价值可观的打赏和礼物。

我的室友给我的意见很中肯:“反正你下了班就是玩儿游戏,何不利用一下这个时间发展一下副业?万一成功了呢?,虽然你玩游戏的技术差,但是你说话逗B啊!看直播的真不在乎你玩儿的好不好,有意思就行。”

他说的其实很有道理,无非是原来自己一个人玩,现在当着很多人的面玩而已。但是,我是一个喜欢把事情做到极致的人。我先申请好了主播账号,但是迟迟没有上线直播。我先去看别的主播在直播时都和别人聊些什么东西,玩出什么样的效果容易得到大家的打赏。然后,我去逛了游戏的论坛,观看大神们的玩法,以及发掘游戏中有趣的菜单;我甚至还加入了几QQ群,认识了一些网友,在和他们共同游玩的过程中增进技术。

去年春天,GTA5已经被我研究得差不多通透了,我已经做好成为一名网络主播的准备了!

突然,一夜之间,所有直播GTA5的直播间都消失了。

这款充满暴力与犯罪元素的游戏终究没能逃得过相关部门的封杀,一起被封的,还有我的主播梦。

后来,我的处境逐渐好转,我不再寄希望于成为一名网络主播来改善自己的生活状态。但是,在这个全民皆可直播的时代,我认识的不少人都走上过直播的行列:

首先是我一位大学同学小田,一个身材高挑、面容姣好、能歌善舞的姑娘。她在我们之前想要直播的平台上开了一个直播间,和观众们聊聊天、唱唱歌。每个月能收到个4、5千左右的打赏。她平时也有自己的工作,并不是专业的主播,持续了几个月的时间,因为工作的原因,她便很少上线,现在已经退出直播界了。

另一位,是我的朋友小葛,东北人,目前生活在武汉,国内某知名金属乐队吉他手主业是琴行老板兼吉他教师,副业是一名主播(现在也已经不干了)。

不久之前我去了武汉,吃饭的时候我们聊起了直播这件事儿。他说自己是一个经纪公司的签约主播,每个月还能拿不到3000的底薪。那家公司就在他的琴行楼下,不大的地儿里塞着不少直播间、化妆间,每天都有穿着花花绿绿的女孩子出出入入。

他平时都是晚上开直播,主要内容就是弹吉他,顺带和观众聊聊天。可他是一个死硬派的金属乐手,只要在直播时弹自己喜欢的歌曲,就被观众吐槽嫌吵。后来,他收集观众们的意见开始学习一些时下火热的流行音乐,改成吉他曲子。但他唯独不开口唱歌,用他自己的话说是“真不会唱歌啊”。

就这样,很多观众不买账,在要求他唱歌未果之后,便刷弹幕骂他。小葛当然也不是好惹的,别人怎么骂他,他就怎么喷回去。一来二去,他的直播间从吉他独奏变成了网络喷子教学基地。至于打赏什么的,更是不用惦记了。

而我其实蛮羡慕他的,起码他可以弹吉他,而我,是一名贝斯手,有谁会去看贝斯手直播呢?

最后一位,是我的一名旧友小明,男生,没过人的才艺,颜值尚可但也不是明星脸。有那么一段时间,微信朋友圈里充斥着好友直播的链接,小明也是其中的一员。每天晚上刷朋友圈,都能看到他的直播链接。

一天晚上,我实在是好奇他都在直播些什么东西。于是,我第一次点进了他的直播间。

我看到了一张餐桌,他在摄像头的左侧的位置吃完饭,他的对面摆着一个笼子,笼子里有可一对儿可爱的小仓鼠。他边吃饭边时不时的看一眼镜头,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

“诶?XX(我的名字)是你吗?”他似乎从ID认出我来了。

我通过弹幕和他聊了一会儿。原来,每天吃晚饭、展示仓鼠,是他唯一的直播项目。吃完饭他就干别的去了。

我问他:“就直播这么无聊的东西!我看你直播间里还有几十号人看啊!”

他笑了,对着屏幕说:“哈哈哈,那些都是平台分配给我的僵尸粉,估计你是我这里唯一一个真人”。

我:“…………”

他又说到:“比我直播还无聊的人有很多呢!但是有的主播播再无聊的东西都有不少人看,看直播的人应该更无聊吧!”

我深以为然。

无论是被专制铁拳击碎主播梦的我,还是吉他手小葛,歌手小田,无聊的小明都在逐了一把浪之后,继续着属于自己的生活。毕竟,这个世界不需要那么多的MC天佑、囚徒(知名主播)和刘铠瑞。

我认识的人中,少有直播的重度的用户,除了小吕。

小吕是之前的同事,和我年龄相仿,某直播平台忠实用户,我就是通过他知道MC天佑的。

那时候,无论是休息时间,还是工作时间,他电脑屏幕左下角永远隐藏着直播的窗口,时不时的我就会看见他戴着耳机对着屏幕露出开心的笑容。

最严重的时候,莫过于有一段时间公司发生了很大的变动,我们一整个部门突然都成了闲职,成了多余的人。一直工作相当努力的小吕在那段时间几乎不会摘下自己的耳机,更不会离开直播间。听着主播吹牛逼卖萌讲段子,熬过一个又一个昏暗的工作日。

无聊会杀人,我们要想办法杀死无聊。在千万级主播的背后,有千万无聊的人,正试图通过屏幕观看他人的生活,从而让自己的无聊得到排解。

不过,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他打赏某位主播,我自己更是没有在直播平台上投入过金钱。但是我充分理解每一个土豪的心情。

一天晚上,晚饭时我进入了一个直播间,主播在玩一款我很喜欢的主机游戏《合金装备5》。

那位主播明显是第一次玩这个游戏,经常出错,搞得观众们很着急,纷纷站出来纠正他的操作问题。主播的态度呢,就是自顾自的操作,偶尔和观众做一点互动。

但是,只要有人给他打赏,他总会说到:“感谢XXX送我的礼物”。

过了几天,我经常给他打赏的人成为了房间的管理员,主播看似是在与全部观众互动,实际上他专心回复的就只有那些打赏过的人。

和征途等等人民币游戏一样,金钱能在这里能买到存在感。

刘铠瑞在节目中讲到,一个“土豪”为了看一眼主播的正脸,狂刷66600元的礼物:

他想买的,并不是主播的侧脸,而是那一瞬间凌驾于万人之上的存在感

而且,金钱不仅仅能买到存在感。

曾经在一个很火爆的短视频、直播平台上,你会看到形色各异挑战你猎奇底线的直播。少年母亲、连吹啤酒、暴食、异装者。宛若90年代末的城郊演艺团体,群魔乱舞,精彩纷呈。

时间到了午夜,欲望也会逃出牢笼。一些平台上,公然打着的便是色情牌。主播们靠着大尺度的表演吸引眼球,看客们的言语不堪入目。

小小的直播平台,有温柔与光鲜,也有残酷与黑暗;有功成名就,也有默默无闻;有康庄大道,也有羊肠小径。

我想,在直播圈里混迹已久的刘铠瑞,看到的应该比我们任何人都多,才会希望从其中抽身出来吧!

而现在,又有多少人面对摄像头与麦克风,在做着纸醉金迷的好梦呢?

在不少喊麦的词里面,主播们将自己的直播生涯称之为金戈铁马的江湖。

而在我看来,这不仅是江湖,更是一座围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