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行业数据调研报告

站内及定制化广告投放

直播大数据咨询

商务活动通告

主播招募推广

公会管理工具定制

寻求报道及投稿

如果您想寻求以上服务或其他服务,请发邮件至 276357474@qq.com
邮件中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
我知道了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屡屡因色情被斗鱼、B站、网易云音乐封杀的ASMR,并不仅仅是性这么简单!
深度 |  2018-08-30   | 来源:地心引力工场   | 阅读:6912

ASMR中文译名是“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你可能对这个专业术语一脸懵。但提到“颅内高潮”,你应该多少有些了解。场妹发现,很多人误将ASMR和“性”联系在一起。实际上,这二者并无关联……

某个失眠的夜晚,林潇在B站(bilibili)看到一条标题为“德叔敲击音哄你入睡“的视频,这成为她与ASMR的第一次触电。

视频里是一个外国大叔,整个画面只能看到他的一张脸,他伸出两只手,在镜头面前用两只手互相摩挲、敲击。他一言不发、神色松弛,偶尔低头时还能看到他锃亮的脑门儿。

几行弹幕飘过来:

“警告!神棍德正在向你施法”……

“不明白的戴上耳机”……

林潇耳机里传来的声音,底噪极其干净,德叔的鼻息清晰而均匀,他双手摩擦的声音意外的好听,那是一种干燥的柔软感。

德叔偶尔还会小声念叨,唇齿间碰撞的声响、喉头下咽的动静能听地一清二楚。

“德叔”正在“玩儿手”

在ASMR进入更大众意义的视野之前,拥有德叔这种声音技能的ASMR制作人尚属少数。

除了制造声音,德叔还会在直播中进行各种让人“莫名其妙”的操作。

德叔拿出各种道具,有节奏地敲击或抚摸。随着位置的移动,声音也在林潇的两耳环绕起来,渐渐地,在视频播放到9分钟的时候,她睡着了。

敲击键盘的声音、用浴花让泡沫逐渐变浓密的声音、刚打开的可乐冒气的声音、剪刀在修理鬓角时咔嚓咔嚓的摩擦音、拆完快递非要挤破塑料泡泡的声音、甚至还有买到新的电子设备,撕开那层保护膜的声音……

在类似的声音直播中,让人喜欢的声音可能有千百种,被“实验”了的声音还会哄人入睡。有同感的用户说:

这种感觉让人“暗爽”,就像小时候被妈妈掏耳朵时快睡着的体验。

2017年,《神奇女侠》上映,红遍全球的盖尔·加朵在时尚杂志《W Magazine》的策划下也进行了一次声音实验,同样让很多人“如在梦中一般”。这种演绎声音的方式,就是我们说的ASMR。

被误译的“颅内高潮”,其实与性无关

ASMR (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中文译名“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

这个有点学术气质的名字,实际上是一名ASMR早期爱好者Jennifer Allen给出的定义。而她给出这个定义的初衷,竟是出于愤怒——有人在Facebook上把ASMR的声音体验,描述为另一种形式的性高潮。

就如同今日不了解ASMR的人给它起的新名字一样:“颅内高潮”。

Jennifer Allen在此后的采访中说到:

我一直在努力将人们在ASMR中感受到的,与性高潮体验区分开。ASMR从来与性无关。

而因“颅内高潮”字眼引发的误解,至今仍然在国内上演。

作为国内最早从事ASMR创作人之一的MTkoala,她与林潇有着同样的经历。关注声音的她了解到ASMR之后,便一头扎进了这个爱好里,并逐渐成为一名ASMR制作人。

MT透露,她最早是用音频在Echo上投稿,而后辗转斗鱼、B站、YY、网易云等各大平台。她曾是B站上关注度最高的播主。对很多她的粉丝来说,这个90后重庆姑娘在直播时与其他主播完全画风不同,她的形象更多地是自然、接地气。

MT曾在每晚2个小时的直播中,开展“掏耳朵-风铃雨棍-沙子-万能耳罩-吃脑狂魔-洗头”等流程,每种“技能”持续15分钟到半个小时。

她面前放着一台左右各一个耳朵的录音设备,她用各种道具在这台设备周围发出持续的声音,左右轮换,时不时会在“耳边”轻轻吹气,或是小声说话与粉丝互动。

MT正在“洗头”

总有听众在这个过程里陆续睡着,她也会温柔地道一声晚安。谈到哪种声音最受欢迎时,MTkoala笑着说:

“粉丝最喜欢的还是掏耳朵这个环节,这个声音也是最经典的;洗头也会有不少人喜欢,因为能带入场景。”

而同时期比她更火爆的,是另外一位靠打擦边球博出位的“轩子巨2兔”,她曾是斗鱼一姐,后转战虎牙。视频中的她身体高挑细长,穿着吊带袜、低胸装,抱着录音设备一顿狂舔。靠着娇喘与有意无意的“互动”,一天的打赏过万是很容易的事情。

轩子巨2兔直播画面

轩子巨2兔的直播打赏情况

聒噪、吵闹的ASMR色情直播,已经与温和、舒缓的ASMR产生背离。

尽管斗鱼、荔枝FM、虎牙等平台都发布了相关监管措施,禁止打擦边球的情色ASMR,但仍有把ASMR作为某种“福利”进行交易的行为,同时正常的听众也无法在视频平台上正常搜索ASMR。MTKoala无奈地表示:

“想借ASMR赚快钱,就很容易打擦边球。导致很多人对ASMR一棍子打死,恶语相加也听的不少。但硬核的ASMR听众其实不会去看直播,喜欢在直播平台上看ASMR的人,主要还是因为直播的互动感,而非ASMR本身。”

从2015年开始,伴随着直播而红的ASMR,也因直播而跌入悬崖,上演了一出“劣币驱逐良币”的戏码。

打着擦边球的ASMR视频仍在进行二次传播

2016年,一位ASMR界核心人物的退圈曾引发震动,作为在2014年首次将ASMR概念引入中国、并制作了第一支中文ASMR视频的加拿大籍华裔Richard Price,看到ASMR在国内直播节的现状无奈地说:“制播行业背后的产业链和融资链其实也是直播行业如此红火、主播层出不穷的原因。”

Richard 退圈宣言

据WeMedia研究院发表的《ASMR:掩藏在「颅内高潮」下的真相》一文透露,如今直播平台还是乐意寻找颜值高且有“头脑”的ASMR主播,她们需自己带设备入场,薪酬采取保底分成制。

每月直播有效日为26天,每天保证至少5个小时线上时间,“游客需要什么,主播能够提供出来,就会比同级别主播人气和营收高。”

为何ASMR能激活你的“舒适感”?

说回到ASMR。

虽然这个名称因愤怒而生,却在某种程度上准确描述了它的特质。

ASMR制作旨在通过制造一个声音环境:用轻声低语、抚摸、触碰、敲击等形式,缓慢地、温柔地、反复地放大一些特定物体声音的特质,从而达到让人放松的效果。有的人会在这些声音下睡着,有的人就像做了一场SPA。

林潇在第一次听ASMR时就遇到了“德叔”,也可以说时一件很幸运的事情。作为ASMR界元老级的人物,他以娴熟专业的技巧,对各类工具如数家珍的掌控力,常年霸榜Youtube ASMR频道,被圈内戏称为“一个见到就困的男人”。

除了德叔,俄罗斯ASMR元老Maria善用温柔的人声、具有控制力的嗓音,被称作“业界良心”。MT说她最初就是被Maria带进门的,她的视频体现了ASMR最初的功能“whispering community”,如同婴儿时妈妈轻柔的耳语。

Maria的温柔低语

究竟这些声音为什么能够带给人的舒适感,目前来说还没有科学权威的解释。

据可查的相关文献,2015年Emma L. Barratt and Nick J. Davis的文章对ASMR有一个比较全面的介绍,目前仍可以通过GOOGLE学术和PUBMED查到。这篇文章的作者通过研究475例Facebook 和 Reddit上的ASMR兴趣小组的志愿者,完成了这个实验。

图片来自知乎用户倩Sur提供的文献截图

研究结果表明:低声耳语、 个人关注、 清脆的声音、缓慢的动作、重复的动作、微笑、飞机的噪音、真空吸尘器的声音、大笑都可以诱发那种听到ASMR之后浑身酥麻的感觉。有人甚至感受到了冥想的状态。

图片来自知乎用户倩Sur提供的文献截图

研究还说明,在那些敏感的人群中,可以通过一组非常连续的诱发因素来诱发(舒适感)。鉴于ASMR对于改善情绪以及疼痛方面的益处,我们认为需要进一步的研究ASMR,其作为一种类似于冥想和正念一样具有潜在的治疗作用的方法。

除此之外,来自美国雪兰多大学医学院的生物科学教授Craig Richard甚至为ASMR专门设立了网站ASMR university,用于帮助更多的人正确理解ASMR。

这些人将ASMR定义为一种触发器,它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激活了个体与外界的联系。这些联系包括亲子关系、家庭成员关系、友谊关系和恋人关系。

ASMR和亲密行为有相似的触发因素,比如相互信任的人之间的温柔接触和柔和的声音,即使是陌生人之间,也会在特殊的场景下产生温暖感,比如基于信任和依赖的患者与医生的关系、与按摩师的关系等等。

能够熟练运用声音技巧的ASMR制作人,在圈里被称作“ASMR artist”。

“这也是为什么硬核用户不愿意去听直播的原因,ASMR的创作其实技术性挺高的。”MT表示。

如今在视频网站可见的ASMR作品主要有几种类型:

  • 讲故事类:营造一个场景,譬如美容院、SPA馆、理发店、耳科诊室等等,制作人是主,听众是宾,制作人需要提前想好故事,准备道具,在录制时通过台词、动作,把听众带入一个熟悉的场景,从而起到放松身心的作用。这一类制作人以女性居多,善于表现一些富有同情心、保护感的角色。

TingTing的SPA馆场景

  • 玩道具类:不断开发各种“触发音”,用不同的道具发出的声音反复重复,让听众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那种,即所谓“技术流”。这类制作人普遍以男性为主,他们神色专注而严肃,本着科学的精神完成声音实验,他们对录音设备的要求也更高,硬核听众更喜欢他们的表演。

“神奇弗兰克”的多种触发音ASMR

  • 手势及耳语类:通过手势或低声耳语对听众进行催眠,这是一种在视觉上和听觉上共同产生效果的方法。但由于人声的声色、音量不易控制,需要大量的练习和调整。前文所述的俄罗斯大神Maria就是此类ASMR的代表人物。

DOOBOO小姐姐手势引导

  • 吃东西类:制作人通过缓慢咀嚼食材,让听众感受不同的声音。此类ASMR已经倾向娱乐性的表达,喜欢口腔音的人可以获得平静,不喜欢的人表示看饿了,明天也要买同款来吃。

如今,ASMR仍然是一个极其小众的爱好,对MT来说,已经成为主业之外的最大爱好。

她说,“现在已经拥有自己的专属ASMR制作间,她会根据写好的台本,选择道具后进行长时间的视频录制,再剪辑出来。粉丝也会催更,我现在差不多保持一个月出两部作品的节奏吧。”

在直播界,诸如少寒Shine、茶茶等其他相关主播,以“二次元”、“萌”建构的另一种风格,仍然在每一个深夜持续为听众“哄睡”,更有男性主播如段超,以“清流ASMR”走出了钢铁直男的风采。他们仍在满足着另一部分ASMR的需求者。

知名萌系ASMR主播 少寒Shine

MT说,她依然希望看到ASMR能被越来越多的人正确对待的那一天,无论是单纯喜欢声音,还是想要帮助放松,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这个小众文化圈,每一次声音实验的背后,都是ASMR Artist们严谨而耐心的付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