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行业数据调研报告

站内及定制化广告投放

直播大数据咨询

商务活动通告

主播招募推广

公会管理工具定制

寻求报道及投稿

如果您想寻求以上服务或其他服务,请发邮件至 276357474@qq.com
邮件中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
我知道了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B站的漫漫崛起路,二次元成为双刃剑
深度 |  2018-08-30   | 来源:互联网圈内事   | 阅读:1664

摘要:现在哔哩哔哩号称是面向Z世代,但是Z世代慢慢的都长大并成家立业了,泡在B站的人只会越来越少。

国内的互联网公司不乏剑走偏锋的,其中有三家非常让我敬佩。一家是知乎,一家是豆瓣,还有一家则是哔哩哔哩(bilibili)。

这三家网站的用户也存在着不小的重合,尽管现在都在朝着大众化的方向发展,但依旧保留着许多小众特性。

其中一个共同的特性就是,都不挣钱。

就拿哔哩哔哩来举例,北京时间8月28日凌晨,哔哩哔哩发布了Q2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尽管营收保持了快速增长,但依旧不可避免净亏损了7030万元人民币,折合美元约1060万。

然而商业化所面临的困难,却并不足以阻碍哔哩哔哩的崛起。尽管爱奇艺优酷和腾讯视频多次围剿,并借着背后的BAT三大巨头在版权上对哔哩哔哩的UP主们进行了多次打击,但哔哩哔哩还是在逆境之中崛起了。

而回顾哔哩哔哩的崛起之路,我们可以负责任地说,是国内的二次元爱好者们一把屎一把尿将它养大,并抬进了纳斯达克。

1、玩票玩出来的上市公司

九年前,徐逸刚刚创办B站的时候肯定想不到,这个小破网站有朝一日会成为国内的视频行业巨头之一,并且在纳斯达克上市。

那时候的弹幕视频网站里面,最火的还是A站(AcFun),而徐逸则是A站的一名UP主,因为受不了A站的垃圾服务器,愤而出走创办了哔哩哔哩。然而在创办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哔哩哔哩都只能充当A站后花园的角色,很多A站用户只有在自家服务器崩溃的时候才会光顾一下B站。

江湖上一直流传,当初徐逸为了从A站挖UP主和用户,使用了许多卑劣的手段。因为这个原因,还有谣传甚广的官二代背景,在创办哔哩哔哩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徐逸都在被黑。在哔哩哔哩上市那天,敲响纳斯达克的钟声之后,徐逸哭了,他说道:自己总算熬出了一口气。

关于徐逸,其实也有不少可以说的,比如说他身上的中二气息,当年给自己的公司取名就喜欢叫“上海中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呵呵呵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

不过哔哩哔哩的上市,可不是这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所能撑起来的,如今他的背后还有一个更大的BOSS——哔哩哔哩的现任董事长陈睿。

很多人了解到徐逸不是B站董事长之后都喜欢用一个词来形容他的遭遇,叫“退位”,过分一点的就说他是被“夺权”和“架空”。

但实际上,这名董事长,可是徐逸花了不少功夫请来的。

在加入哔哩哔哩之前,陈睿另一个更知名的身份是猎豹移动的联合创始人,曾经还是金山网络的副总裁。

2011年的春天,在杭州的一个毛坯别墅,徐逸第一次见到陈睿。那时候的徐逸还是一个喜欢二次元的草根创业宅男,而陈睿则是一名事业有成的高级职业经理人,这一次谈话怎么看都有一点违和感。

然而当身着西装与二次元格格不入的陈睿问道:“选择bilibili这个名字,是因为《某科学的超电磁炮》里的炮姐吗?”的时候,徐逸才发现,原来这是组织内部的人。

《某科学的超电磁炮》是当时哔哩哔哩很火的一部动画,徐逸因为很喜欢里面的炮姐这个角色,于是把B站的名字从原来的MIKUFANS改成了bilibili,而bilibili这个拟声词,正好是动画中炮姐使用超能力时发出的声音。

能够知道这个梗,至少证明了陈睿也是二次元领域的同道中人。

在第一次见面以后仅仅两周,陈睿又飞了一次杭州,并明确向徐逸表达了自己对哔哩哔哩的投资意愿。当时的哔哩哔哩还属于个人站点,连经营许可证都没有,所以徐逸多少有点怂。

“钱投进来亏了怎么办?”徐逸反倒替陈睿打起了算盘,并两次拒绝了他的投资。

但是当年年中的时候发生了一点意外,哔哩哔哩的新番非常给力,网站的用户量激增,囊中羞涩的徐逸迫切地需要钱来买服务器。所以最终,徐逸还是接受了陈睿的投资。

对于这个投资人,当时徐逸的感觉非常的奇特:“是那种,给了别人钱,就把事儿给忘了的人。”

实际情况当然不是陈睿把钱扔进去不管,而是有更长远的计划。

两年以后,哔哩哔哩正式把陈睿加进了股东列表,2014年,猎豹移动成功上市以后,陈睿全职以董事长的身份加入哔哩哔哩。事情发展到这里,大概没有人还会再说陈睿是钱多了没地儿放乱扔了吧。

话虽如此,但陈睿加入哔哩哔哩倒也真算不上夺权。

那时候的陈睿经历了金山和猎豹两次上市,早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只想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大概从2012年开始,徐逸就一直在劝说陈睿加入公司,所以这次哔哩哔哩的入主哔哩哔哩,陈睿也算是顺水推舟。

当时陈睿提出来,希望像雷军和求伯君一样,两个人平均股权。但是徐逸很干脆,直接说道,你只要对公司贡献足够大,股权比我多都行。

2、上市的征程,道阻且长

哔哩哔哩的成功上市,陈睿功不可没。

在加入哔哩哔哩以后,陈睿将之前十几年的互联网从业经验以及两次参与上市的经验一起带到了公司。

陈睿在加入哔哩哔哩之前个人经历就已经非常亮眼,他是金山软件最早期的员工之一,早在2001年就加入了金山,员工号是89,还曾担任过雷军的助理。他更是猎豹移动的联合创始人之一,曾担任猎豹移动的副总裁,员工号是3。这样满身光环的陈睿,说他是投资人最喜欢的创业者也不为过。

所以当他选择来哔哩哔哩,很多投资人投的不是这家公司,而是陈睿。

君联资本曾经先后三次投资哔哩哔哩,共6000万美元,这是其TMT板块里面投资额最大的项目。对此,君联资本的董事总经理靳文戟是这么说的:“陈睿做的哪怕不是B站,是C、D、E、F站,我们都投。”

大概在2014年左右,靳文戟曾先后两次去考察B站,但是两次考察完了还是看不懂这家公司。不过这依旧没能阻止他在后续的投资中一路跟进,这其中对陈睿的信任是一个重要原因。

当然,后来君联资本算是看懂了一点B站了,它极强的用户黏性和不背靠任何一家巨头的独立运营能力成为被看重的资本。

陈睿在哔哩哔哩,做过很多艰难的决定。比如说,在视频行业的版权大战打响之前,他就一直主张大力购买服务器和版权,由于对动画版权方面发力较早,哔哩哔哩以相对便宜的价格占据了动画版权领域的一席之地,没有被后来三大视频网站的版权大战中直接被击垮。

国内的视频网站,5年以前还是优酷一家独大,而后来随着BAT的入局逐渐变成爱奇艺、腾讯视频和优酷三足鼎立。

这个过程中,第二梯队的搜狐视频、PPTV、乐视视频等逐渐被击垮。但是却有一朵奇葩,硬生生在BAT的嘴巴里抢下了一块肉,那就是哔哩哔哩。

其实在2014年刚加入哔哩哔哩的时候,陈睿也不知道B站究竟可以做多大。当时他游说自己在猎豹的同事李旎加入哔哩哔哩的时候说道:“你太累了,人生还是需要一份做得开心的工作。你过来,我们可以做一些快乐的事情。”

就是这个快乐的初衷,最终支持着哔哩哔哩一路走到了达纳克斯。

对于哔哩哔哩的崛起和上市,很多人都说这是一只怪兽,互联网上隐形的生物。2013年,当时哔哩哔哩的用户数已经突破千万,但是百度指数依旧为零,也就是说没有一家媒体报道这个暗中成长起来的新物种。

2014年,陈睿和李旎加入以后,开始对哔哩哔哩进行公司化运作和商业化的探索。对于B站的商业化,其实早在刚认识徐逸的时候,陈睿就问过他一个问题:B站的未来是什么?

当时徐逸的回答是,至少要像盛大那么大,因为我们有商业价值。

当时已经有一些二次元周边的淘宝店给我们投广告,1个月3000块,特别便宜,就挂个小banner,但他可以把销量提个七八倍的样子。从我们这过去的客户,几乎十个人里面有三四个会买,转化率高得可怕。

可以说,用户黏性就是哔哩哔哩最大的商业价值和核心竞争力。日后面临版权大战中三大视频网站的围剿,忠实用户群的不离不弃是哔哩哔哩最终可以活下来的重要原因。

但是这群用户曾经却也是B站商业化的最大阻碍,比如说“贴片广告”,这个视频行业最普遍的商业变现模式就被直接堵死了。

在上市的招股书中,B站将自己的核心用户定义为Z世代,也就是90年以后出生的人,这部分人群占了B站用户群体的81.7%。

Z世代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从小在优渥的环境中长大,并且大多具有版权意识,付费意愿强烈。这使得B站的商业化道路至少比起豆瓣要顺畅许多,豆瓣当年的过亿用户则被称为最不具商业潜力的用户群。

然而他们也有自己的骄傲,比如说,不看广告。

B站吸引用户的一个点在于,没有贴片广告。而被B站培养起来的用户,对广告的容忍度也相当之低。

2015年的时候B站曾经承诺,永远不给新番加贴片广告。然而第二年,B站就在5部新番的片头加了贴片广告,引起众多用户反对。

当时B站给这几部新番加的广告都是自制的趣味广告,并没有用作商业用途,但是没想到还是遭到巨大的用户反弹。吓得陈睿和徐逸赶紧发表声明,加贴片广告的原因是版权方的强制要求。

如果大家不愿接受这种可跳过的广告,B站会尊重大家的意见,宁可不上线番剧。B站未来有可能会倒闭,但绝不会变质。

曾经关注此事的小爆还曾听过一个传言,当年之所以东京电视台要求哔哩哔哩必须加贴片广告,是因为爱奇艺也买了这几部番剧的版权。

哔哩哔哩如果没有广告的话,爱奇艺的动画观众可能就全都跑到B站来了。所以爱奇艺采购这些动画版权的前提是哔哩哔哩必须加广告,而东京电视台为了不失去爱奇艺这个大客户,在出售给哔哩哔哩版权的时候便提出了这项附加要求。

时隔几年,这个传闻的真假已经无法鉴别,不过也算是哔哩哔哩遭受巨头排挤的一个缩影吧。

贴片广告的路被堵死了,没想到哔哩哔哩却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2016年,B站代理的一款名叫FGO的游戏火了,在iOS畅销榜上,一度超过了王者荣耀。在那之后,游戏逐渐成为哔哩哔哩最大的收入来源。根据8月28日发布的第二季度财报显示,今年哔哩哔哩总营收10.265亿元人民币,其中移动游戏业务营收就占了7.910亿元。

哔哩哔哩是一家视频网站,但是却靠游戏撑起整个公司营收的大头,这样的商业化模式也算是另辟蹊径。

3、阿宅们的力量,是臂膀也是深渊

哔哩哔哩一直有一个二次元的标签,尽管现在B站的内容不只是和二次元相关,还多了时尚、纪录片、生活等各个分区,但是B站身上的二次元烙印终究是不可能洗去的。

哔哩哔哩初创的时候没有钱,很多事情都是靠着这群用户在自发完成。比如说,当年有香港的用户为了提高自己的浏览体验,直接花钱帮B站在香港租了一台服务器,后来成都的用户、甚至美国的用户都帮B站在当地租了服务器。而B站APP当年的WP版本,则是一个微软员工利用业余时间写出来的。

我们很多人买一个爱奇艺会员都舍不得,然而B站的忠实用户,却愿意用实打实地用更多的人民币为哔哩哔哩充值。例如哔哩哔哩的大会员,由于B站没有广告,也就不存在什么去广告特权,当初大会员刚推出就沦为鸡肋。但是很多真爱粉,还是抱着信仰充值的念头,纷纷花两百多块钱去做“公益”。

和其他视频网站相比,B站更像是一个社区,将更多志趣相投的人聚集在一起,使得用户之间,用户与平台之间产生强烈的认同感。

如今的哔哩哔哩,随着内容的多样化,正在变成同一个万花园,人气up主里面囊括了跳舞的,弹古筝的,甚至是很多外国人。

小爆前面说过,哔哩哔哩是二次元爱好者们一手抬进的达纳克斯,这绝非妄言。我身边就有不少哔哩哔哩的忠实用户,即使困难重重也买进了不少哔哩哔哩的股票。

这部分用户的数量没法做精确统计,但至少证明了,哔哩哔哩的用户很多都是真爱粉,并且也实打实地在为B站的市值助力。

但是这群用户,既可能是哔哩哔哩最大的资本,也可能成为未来哔哩哔哩最大的危机。尽管现在哔哩哔哩的月活跃用户已经达到了8000多万,但是我们依旧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小众软件。它小众的点不在于用户数量少,而是用户属性强。

在哔哩哔哩,你要想注册成为会员,首先需要答对一百道题,这基本上就将很多Z世代以外年龄段的人直接拒之门外。

而现在哔哩哔哩号称是面向Z世代,但是Z世代慢慢的都长大并成家立业了,泡在B站的人只会越来越少。而更年轻的用户不管是兴趣还是观念都又发生了一些新的颠覆,怎样抓住这群更年轻的用户,这是目前哔哩哔哩想要完成新一轮的用户沉淀所需要面临的最大难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