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行业数据调研报告

站内及定制化广告投放

直播大数据咨询

商务活动通告

主播招募推广

公会管理工具定制

寻求报道及投稿

如果您想寻求以上服务或其他服务,请发邮件至 276357474@qq.com
邮件中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
我知道了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电竞富二代:侯氏家族上市公司雏鹰农牧陷危机
未分类 |  2018-11-26   | 来源:大摩财经   | 阅读:120

  陆续出售电竞业务

王思聪的IG战队风光夺冠时,另一电竞战队OMG的老板侯阁亭与其背后的侯氏家族正陷入危机中。

侯阁亭的父亲为上市公司雏鹰农牧(002477)大股东侯建芳。侯建芳以养鸡、养猪起家,2010年,雏鹰农牧挂牌上市,成为第一家以生猪养殖与销售为主业的中小板上市公司,因此获得“中国养猪第一股”的称号。

少东家的电竞梦

侯建芳的儿子侯阁亭对于父辈的养猪生意并不感兴趣。1991年出生的侯阁亭早早就投身电竞,这是不少富二代共同追捧的资本游戏。

公开资料显示,侯阁亭早年间曾自组电竞团队参赛,并且小有成绩。2012年起,侯阁亭开始投资电竞战队。侯阁亭于2014年成立的热美文化(已注销)股东中,已经出现WE战队创始人裴乐的名字。热美文化很快在电竞圈中斩露头角,收购了国内顶级职业电竞俱乐部OMG。

侯阁亭在电竞行业的加速布局,离不开身后侯氏家族以及上市公司的支持。

2014年,雏鹰农牧宣布进军互联网,推行“生猪养殖、粮食贸易、互联网”三大战略布局,并且成立了微客得科技。年底,微客得科技出资255万元成立噢麦嘎,OMG的运营主体也由此变更为噢麦嘎。

拥有资金支持的侯阁亭出手阔绰,除了坐拥OMG战队,侯阁亭还是电竞俱乐部皇族幕后老板,WEA战队股东中也有其身影。侯阁亭还从另一富二代中国稀土控股集团老板蒋泉龙之子蒋鑫手中,接过Snake俱乐部的控制权。2017年9月,蒋鑫宣布,已将Snake俱乐部的大部分股份卖给侯阁亭。

大举收购电竞战队的同时,侯阁亭开始布局电竞产业链的上下游,工商资料显示,侯阁亭名下有多家公司,在直播、主播经纪公司等领域均有投入。此外,侯阁亭还通过上海噢麦嘎体育活动策划有限公司参股王思聪的香蕉计划。

2015年12月,全民直播上线,主打游戏直播。全民直播的运营主体麦淼科技,侯阁亭为大股东并担任董事长。2016年9月,全民直播宣布获得5亿元A轮融资。全民直播在高管团队王傲延、潘长煌等人的带领下投入直播大战中,曾一口气签下小智、小漠、阿怡、帝师、UZI等知名主播,与王思聪的熊猫直播同处一个赛道。

工商资料显示,微客得科技还是上海电竞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大股东(持股51%),侯阁亭为第二大股东并担任法人代表,持股38%。在该公司对外投资的十余家公司股东中,均有侯阁亭实际控制的怒醒文化的身影。

怒醒文化是一家主播经纪公司,侯阁亭出资60%外,雏鹰农牧与上海竞远投资管理公司合资企业平潭竞远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出资20%。

为了支持侯阁亭的电竞产业,2016年3月,雏鹰农牧公告与上海竞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设立电竞产业投资基金,总规模不超过5.05亿元,其中公司作为有限合伙人认购5亿元。

不过,平潭竞远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实际出资结构为,雏鹰农牧持股90.1%,上海竞远持股9.09%。

上海竞远的股东颇有些来历。其中顾宇灏现任竞远投资总经理,WE战队三大创始人李晓峰、裴乐、周豪也在股东之列,李晓峰有中国电竞第一人之称,周豪是国内首个明星店铺平台“牛铺”创始人,王思聪、侯阁亭均参与了牛铺的投资,侯阁亭的早期合伙人裴乐同样也在股东之列。

初入电竞之时,雏鹰农牧曾在公告中称,“哦麦嘎以游戏、社交、电子竞技为主,有效的培养一大批忠实粉丝,同时从广告冠名、直播平台签约等获得收入,有效转化经济效益”。

但这笔烧钱的生意并未给上市公司和侯氏家族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巨资投入后,收效缓慢。

运营不过3年后,噢麦嘎从上市公司中剥离。2017年9月28日,雏鹰农牧将所持有的噢麦嘎36%股权以不超过2700万元转让予侯阁亭。转让完成后,侯阁亭持有噢麦嘎75%的股权,从第二大股东跃升为第一大股东,噢麦嘎将不再纳入雏鹰农牧合并报表范围。

亏损或是噢麦嘎从上市公司剥离的主因。截至2017年上半年,噢麦嘎营收仅为318.97万元,亏损却高达1496.47万元。而在2016年,噢麦嘎全年亏损2471.17万元。出售噢麦嘎为雏鹰农牧带来了4864.63万元的利润。

直播和主播经纪业务也无起色。

今年以来,全民直播频传资金链断裂的消息。自A轮融资后,全民直播此后再未获得融资,主播讨薪、公司裁员的传闻甚嚣尘上,不久前,全民直播办公场所被曝已经人去楼空。

在出售噢麦嘎的股权后,雏鹰农牧再度出售所持怒醒文化的股权。

而在回复深交所的半年报问询函中,雏鹰农牧详细披露,已将持有的怒醒文化20%的股权对外出售,交易价格为6000 万元,这笔交易为雏鹰农牧贡献净利润 1000 万元。照此计算,怒醒文化的估值为3亿元,2016年5月平潭竞远出资 5000 万元认缴怒醒文化20%的股权,这意味着,两年多以后,怒醒文化的估值仅增长了5000万。

上市公司陆续出售电竞业务股权,侯阁亭的电竞路该如何继续?工商资料显示,侯阁亭已成为被执行人,750万人民币的股权数额被法院冻结,冻结期限为三年。

这时,侯阁亭的后援雏鹰牧业也已经自顾不暇。

  流动性风险露头

今年7月底,在2018年绝地求生首届全球邀请赛上,侯阁亭的OMG战队夺冠。属于侯阁亭的高光时刻背后,雏鹰农牧的危机开始露头。

根据雏鹰农牧7月公告,侯建芳共计持有12.6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 40.20%,价值41.46亿元,均被冻结。此后,侯建芳持股先后被多地法院轮候冻结。

而猪周期进入下行区间后,雏鹰牧业出现大规模业绩下滑。雏鹰牧业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净亏损8.69亿元,而上年同期盈利8342.94万元;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减少7.34%达35.33亿元。

更要命的是,雏鹰农牧的资金链已十分紧张。本应于11月5日兑付本息5.28亿的超短融“18雏鹰农牧SCP001”未能按期足额偿付,雏鹰牧业的流动性风险敞口就此暴露。

雏鹰农牧称,为了盘活库存、缓解公司目前现金流紧张的局面,公司计划用火腿、生态肉礼盒等产品支付债务利息。雏鹰农牧三季报显示,公司存货价值达到了16.1亿元。如此还债方式也使得雏鹰牧业被外界戏称为“以肉偿债”。不过这样的偿债方式受到二级市场热捧,雏鹰农牧近几天来大涨。

除了已经逾期的超短融未能偿还,雏鹰农牧年内还将有一笔10亿元的融资到期,而在明年上半年,雏鹰农牧合计20.38亿元的债券也将到期。

家族企业遭受多重压力之下,少东家侯阁亭的这笔烧钱的电竞生意是否能继续下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