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行业数据调研报告

站内及定制化广告投放

直播大数据咨询

商务活动通告

主播招募推广

公会管理工具定制

寻求报道及投稿

如果您想寻求以上服务或其他服务,请发邮件至 276357474@qq.com
邮件中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
我知道了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百位网红加入到这场线下音乐节,网红经济进入下半场
资讯 |  2018-11-29   | 来源:首席娱乐官   | 阅读:2280

文 |七月 主编 |小佳

“面筋哥”在B站唱沙漠骆驼,因《奇葩说》走红的野红梅抱怨被洋葱视频封号,上《蒙面唱将猜猜猜》一开嗓就被认出来的刘宇宁……2018年不仅是偶像元年,也成了网红破圈元年。如今,网红的上升通道已经打开,而他们面临的困境和挑战也同样严峻:盈利模式单一,如何实现流量变现、破局?

11月24日,娱加娱乐在辽宁丹东举办了首个线下音乐节,原本只能隔屏相望的蛋总、鳕熊、骚男等近百位当红主播亲临现场与粉丝观众互动,试图用火热驱散下雪带来的寒冷。据了解,当晚的直播积累了2000万左右的曝光量。

除了这次的音乐节,之前布局音乐板块的直播节等也曾举办过线下活动。可见,“直播+音乐”已经成为一种趋势。这背后,是网红经纪公司在拥抱行业变化、大胆先行,希望为行业变现打开新风口

 

向线下音乐节渗透

直播行业加速布局泛娱乐内容

对于普通群众而言,即使人气主播讲的段子再有趣搞笑、唱的歌再好听动人,他们也是存在于屏幕另一端的陌生人,触不可及。而这次娱加娱乐主办的彩虹音乐节便为主播与粉丝、普通群众提供了一次“破屏行动”,让他们能够零距离接触。

为了能够更进一步的触达受众,这次音乐节邀请了鳕熊、蛋总、张欣奕等当红人气主播,又选择了时下流行的金曲,希望为观众带来一场与众不同的视听盛宴。同时,音乐节还邀请了游戏主播骚男现场进行游戏PK,为整场活动增添了不一样的颜色和精彩。

从音乐节的现场来看,活动场地几乎座无虚席。有不少丹东当地人前来观看,还有大批粉丝来为自己喜爱的主播加油打气,场馆里应援棒、灯牌等在不停挥舞着。

目前看来,娱加娱乐所做的新尝试还是有着不错的成果,成功将网红变现下沉到三四线城市的市场,挖掘出更多潜在用户,或将为行业打开网红流量变现新风口提供借鉴意义。

但这次活动也体现出了整个行业对于陌生领域缺乏经验。如何将这些粉丝和观众留下并成功转化成能够带来营收的核心用户,这似乎是包括娱加娱乐在内的行业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

在此之前,斗鱼平台也举办了音乐节,邀请了冯提莫等当红主播演唱有一定传唱度的歌曲。这些线下活动都展现出这个行业里的普遍做法:将主播推向更大的舞台,实现较大程度的变现

另一方面,整个行业出现增速放缓的趋势,走到线下举办音乐节或许能更进一步地拉动用户增长。未来,以音乐节为代表的线下活动或将成为整个行业的一个新发展变化

此外,目前的直播行业正在不断走向线下,逐步形成“线上+线下”的融合发展模式,行业内不断上线新的尝试,向着差异化进一步迈进,包括了直播与游戏、音乐、科技等众多领域的结合。这也意味着,整个行业正朝着“直播+泛娱乐”的方向发展

 

一人带火一条街

摩登兄弟的红人效应不可复制?

说到辽宁丹东,不少人对它的新认识是摩登兄弟的所在地。如今,摩登兄弟直播的安东老街已经变成了炙手可热的旅游景点,吸引了不少粉丝前来打卡。

虽然摩登兄弟现在已不在安东老街的养生驴肉馆门口现场直播,但他们为安东老街带来的经济效益还是很可观的。可以夸张的说,摩登兄弟以一己之力,带火了这条安东老街

一位负责人表示自己亲身感受到了摩登兄弟的人气变化,最初只是丹东当地的粉丝前来捧场,后来越来越多的人赶来看摩登兄弟,“整个老街被挤得水泄不通,尤其摩登兄弟直播的晚上,即使现在他们不在丹东,只要回来还是很有号召力和影响力”。

养生驴肉馆的老板被粉丝称为“最大的赢家”,他自己经营的抖音账号每天都在发布摩登兄弟的周边视频,更是成为了粉丝与摩登兄弟之间的“纽带”,受到了一众粉丝的喜爱。他也直观地表示自家的生意越来越好。

除了养生驴肉馆随着摩登兄弟的走红而火爆,安东老街还出现了人像打印的工艺品摊位,专门售卖带有刘宇宁照片的T恤、手机壳等小物件,生意也算不错。

此外,安东老街也成了其他新人主播的直播地点或者拍短视频的场所。据了解,场地负责人很欢迎主播们将直播地点选择在安东老街,“只要缴纳一定的租金,便可提供场地和电源供主播们与粉丝交流”。

如今已进入短视频时代,素人走红的时间开始被压缩,千万级红人的打造似乎迈入了工业化生产的时代。但整个行业还是存在不少发展的担忧:像摩登兄弟这样网红能火多久?成功是否可复制?是否也只会是昙花一现?

对此,一位从业人员表示“摩登兄弟的现状可能再不会有后来者了”,他认为摩登兄弟等人的走红还包含一定的运气成分,“现在想再凭一条抖音就走红,几乎是不可能的”。

 

短视频兴起、直播缩水

网红经济该如何打破焦虑、成功破圈?

数据显示,2018年6月的直播月活规模较2017年6月几乎没有增长,而短视频却暴增了103.1%。而仅2017年6月到2018年6月这一年时间里,短视频用户的总使用时长便从1272亿分钟攀升至7267亿分钟,增幅达到471.1%。

显然,短视频行业的兴起对应的便是直播行业的缩水。娱加娱乐CEO王染砚也曾总结:“如今,短视频的疆域已经彻底打开了。”

从目前的市场表现来看,直播行业的头部效应更加明显,头部主播早已完成了跑马圈地,稳居中心位置,很难再出现新的顶级主播。

而随着短视频的火爆,网红纷纷转型“直播+短视频”这种增强粉丝粘性、扩大宣传曝光的形式。倒是出现了不少现象级网红,摩登兄弟就算是成功从直播完美的过渡到了短视频的案例之一。

但对于大部分主播而言,从直播转行到短视频或是利用短视频为直播导流,都无法在短时间内拥有千万粉丝、进行流量变现。

此外,网红与艺人之间还是存在一定的距离,大众对网红的看法也较片面。对于渴望更大市场的网红而言,如何破圈是最大的挑战,也可能是看不见的陷阱

像是鳕熊、摩登兄弟等人进军综艺影视,走出直播间、跳出短视频,这个行业正在要求网红们要更加“能打”、与时俱进,才不会被淘汰。

据悉,目前包括娱加娱乐在内的网红经纪公司都会为自家的红人安排培训,希望能度过艰难的转型期。但素人红人化、红人艺人化,依然是行业进程中的一种理想化推演。并不是所有网红都能在转型之路上走得一帆风顺,小官便遇到过一位无法完成表演进阶的网红,“每一次专业训练都是过不去的坎儿”。

在资本下场厮杀、监管不断收紧的当下,网红经济一直都处在洗牌中,没有一劳永逸的绝对盈利模式。对于娱加等网红经纪公司而言,如何为旗下的网红赋能、开拓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真正用“直播+短视频”的融合形式创造更大价值,同时使网红更具备实力和能力,才能完成在大众面前脱颖而出的新挑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