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行业数据调研报告

站内及定制化广告投放

直播大数据咨询

商务活动通告

主播招募推广

公会管理工具定制

寻求报道及投稿

如果您想寻求以上服务或其他服务,请联系:谢先生发
tel:18627079303 email: 303490126@qq.com
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
我知道了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吃鸡女枪王“听声识人” 每天训练8小时靠直播补贴收入
主播 |  2019-01-18   | 来源:新京报   | 阅读:4128

2018年,电子竞技以表演形式进入亚运会、中国战队iG在英雄联盟世界赛上夺冠、王者荣耀职业联赛越来越成熟、各种资本涌入电竞市场……种种迹象表明,电子竞技迎来了春天。

然而,有一群人却感受到了寒意,她们不被重视、不被理解、比赛少、收入少、志同道合的人先后离去……她们是电子竞技的从业者,她们拥有和高振宁(ID:Ning)、曹志顺(ID:久诚)一样的梦想,她们也想走上职业道路,她们有一个统一的名字:女子电竞选手。

尽管现实对女子电竞选手特别残酷,可她们并不愿意放弃。梦想依旧闪光,她们在等待春天的到来。

“女枪王”余晓婷。俱乐部供图

比赛太少,选手频繁换战队

上海静安区康定路艺海大厦4楼,一出电梯就能看到硕大的MDY标志。

MDY是一家电竞俱乐部。

进入俱乐部训练基地,要走过弯弯绕绕的长廊。俱乐部有一个非常大的演播室,由于刚刚举办完一场绝地求生的比赛,现场还没有清理,邵仙纯(ID:Nuna)和余晓婷(ID:Ting)只能绕远路进入训练基地。她们赶到时,基地里的男队队员已经开始训练了。余晓婷是MDY俱乐部女子战队成员,邵仙纯是战队的教练。2017年,MDY俱乐部成立。几个月后,俱乐部相中了邵仙纯和余晓婷。

进入MDY前,邵仙纯和余晓婷有自己的战队,名字叫5Girl。这个战队由几个志同道合的女孩组成,那时邵仙纯和余晓婷还是队友。虽然之前只参加一些小型比赛,但在生存王者黄金赛中,她们成为亚洲唯一打进友谊赛的女队。

随着绝地求生走红,5Girl闯进了射击地图。虽然绝地求生赛事很多,但专门的女子赛事却很少。邵仙纯说,她从事射击类电竞行业11年,只等到国内举办的两个比赛,2009年的穿越火线女子赛和2018年底的绝地求生女子Solo赛。

MDY让邵仙纯和余晓婷圆了职业选手梦,可她们的职业生涯却很曲折。2018年,MDY绝地求生女队解散后,她们辗转过很多俱乐部。在LGD待了3个月,因为合同问题不得不离开去了NewBee。两个月后,NewBee承受不住大量的亏损解散女队,她们再次迁徙,回到了重新组建起女队的MDY。

回望这一年,邵仙纯说,“不断更换俱乐部也是无奈之举,女队都很难存活。”

邵仙纯(右)转型为教练。俱乐部供图

定时直播,整体收入并不少

在MDY俱乐部一个拐角处,有一个小房间。房间内摆饰并不多,只有一台电脑和一个两人的布艺沙发。

邵仙纯说,这是她们的直播间,“我们每天都要定时直播。”

比赛少,奖金就少;奖金少,收入就少。为了生存,直播是女子电竞选手不得不走的一条路。

和大多数游戏直播不一样,余晓婷在单排(一个人打排位赛)时都是默默打游戏,既不会露脸,也不会在游戏中与粉丝互动。如果有一起“开黑(玩游戏时,可以语音或者面对面交流)”的人,她也只会跟朋友交流,如何赢下这场比赛。

余晓婷一直适应不了摄像头对着自己,“靠技术就好,不要太复杂。”

凭借过硬的技术,余晓婷的直播间排在直播网站新秀榜第3名。作为不出镜的女主播,这样的成绩非常不易。

在直播方面,邵仙纯上道更早。2016年创业失败后,她卖掉母亲资助在老家开的电竞网吧,来到上海。那时,正赶上直播热潮来临。在一间只放得下1.5米的床、电脑桌和小衣橱的出租房里,邵仙纯开始游戏直播之旅。凭借多年职业选手的经历,她很快在直播网站成为一名粉丝过20万的小网红。

尽管女子电竞选手整体生存现状堪忧,但按照邵仙纯和余晓婷的说法,她们过得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差。在上海,俱乐部管吃管住,她们可以拿到基本工资,再加上直播的收入,已经算是电竞行业中不错的生活环境了。

事实上,早在5Girl时期,战队每人最少能月入过万。如果遇到比赛或者粉丝打赏,收入会更高。

余晓婷希望比赛多一些。俱乐部供图

听声识人,女枪手大赛拿奖

邵仙纯在直播间百步穿杨时,余晓婷还是一名大三学生,每天面对的是宿舍、教室、餐厅“三点一线”的生活。她和周围的女孩不太一样,不喜欢化妆品和漂亮衣服,生活费都贡献给网吧老板了。

游戏主播和在校大学生,因为一次偶然的交集联系到了一起。

有一天,余晓婷在网上看到邵仙纯晒的一张生存王者游戏的战绩图,她来了兴致,留言说:“我们一起玩一局吧?”她们真的去“开黑”了。

那局游戏后,邵仙纯与余晓婷一拍即合,时间长了两人成了很好的拍档,每日相约晚上8点在游戏中见。“之前我从来不会跟别人双排的,直到遇见了她。”邵仙纯说。

然后,两人组成战队,一起进入职业俱乐部。

像绝地求生这样的射击类游戏,全靠8倍镜(枪上的放大镜)之类的装备发现对手,靠听脚步声判断对手的位置,见面的机会可能就是双方举枪相对之时。这就要求队友之间要有很高的默契度。

邵仙纯和余晓婷说,如今她们有时候单排在同场比赛中遇到对方都能感觉到。“控枪节奏之类的太熟悉了。”说这话时,余晓婷的目光对上邵仙纯,两人同时爆发出爽朗的笑声。“我把8倍镜一开,看到(对手)影子在那跳来跳去,看跳动的幅度,听打枪的节奏,我就知道对面一定是婷婷。”邵仙纯说。

这样的默契离不开长时间的训练,只有长时间的训练,才能换回好的成绩。

在2018年绝地求生女子国际邀请赛Solo赛中,余晓婷获得了预选赛第1、决赛第3的好成绩,成为这款游戏中国当之无愧的“女枪王”。

作为余晓婷的教练,邵仙纯对此并不讶异,“谁能想到婷婷这么厉害?她比我们战队其他男生打得都好。”

两年之约,每天训练8小时

大四那会儿,同学们早上8点离开宿舍出去实习,余晓婷也会出门,但她和同学们的方向相反,她去的是网吧,和邵仙纯训练。同学们都认为余晓婷是网瘾少女,她对此没做过多解释,就算捧回大大小小的奖杯,同学们还是不知道她具体在做什么。

走上电竞这条路,余晓婷没有瞒着父母。得知女儿的选择,父母和大多数电竞选手的父母一样,表达了担忧。然后,她和大多数电竞职业选手一样,和父母立下了“两年之约”,如果两年没有打出名堂,她就重回按部就班的日子。

为了打出名堂,为了坚持梦想,余晓婷和邵仙纯训练得很苦。

像MDY这样的女子战队,全国只有18支,跟150支男子战队相比显得九牛一毛,但是她们也会定时训练。这些职业女队组建了训练群,战队之间会约训练赛。训练每天下午2点开始,晚上10点多结束。两个小时约一场,一个训练时间段可以约4场训练赛。

为了提高女选手的实力,MDY俱乐部还会安排男选手跟她们混合训练,这算是电竞圈的特例。

“女生很愿意和男选手训练,那样能快速提高能力。”邵仙纯说。但是,男选手却不太愿意和女生一起训练。“他们会觉得女生事儿多,技术不好。”毕竟,像余晓婷这样的实力派选手,还是太少了。

不过,即便强如余晓婷,谈及未来,她还是有些沮丧,“继续直播吧,比赛很少,没办法。”

邵仙纯比余晓婷更乐观一些,“现在开始有比赛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我们年轻的时候,没有收入、没有比赛都撑下来了,现在比原来好太多了,我很羡慕婷婷她们这群年轻选手。”

新京报记者 刘姝君 上海报道

编辑 王春秋 校对 贾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