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行业数据调研报告

站内及定制化广告投放

直播大数据咨询

商务活动通告

主播招募推广

公会管理工具定制

寻求报道及投稿

如果您想寻求以上服务或其他服务,请联系:谢先生发
tel:18627079303 email: 303490126@qq.com
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
我知道了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把“打游戏”拍成综艺,是新趋势还是伪命题?
深度 |  2019-01-23   | 来源:原创   | 阅读:2016

“小马(斗鱼主播马彦毅)真的好可爱啊!我才发现这个圈子里有一群这么可爱的人,他们有梦想,相信‘菜’是原罪,用实力说话。”

此前导演过《极限挑战》的任静,在操盘电竞真人秀《超越吧!英雄》后被电竞主播的实力圈粉。

而电竞选秀《终极高手》同样为总导演李蓓打开了新世界:第一次接触电竞的李蓓如今《王者荣耀》段位已经达到钻石,她还一直对小娱强调,电竞的残酷和职业性远远超过她的想象,“家长们堵不如疏”。

电竞综艺不仅把导演们变“迷妹”,也成为网综的新题材,连接了赞助商和年轻群体,一出江湖便达成盈利。

毫无疑问,这些出品方和赞助商都是电竞领域的大拿公司,要知道2018年电竞市场规模超800亿元,这一数据到2019年底还有望突破千亿。而从用户的角度考虑,其规模已经达到2.5亿人,被称为“泛娱乐最后的流量红利”。

在这样的背景下,电竞综艺的使命变成了“让玩家共鸣”、“让电竞出圈”。

为了降低电竞门外汉的观赏门槛,导演和制片人使出浑身解数:熊猫直播出品的《电竞不凡》优化规则让素人也能打赢职业;《超越吧!英雄》启用更熟悉镜头的主播,突出人物真人秀;《终极高手》将游戏语音与画面同步,放大画面细节。

看到腾讯互娱、熊猫、斗鱼入局之后,一些影视公司也开始筹备电竞综艺,“这个热点必须得蹭”,一股脑扎入这股新浪潮中。

综艺新疆土

2017年初,腾讯游戏《英雄联盟》市场部找到《极限挑战》第一、二季的总导演任静,提出要做一档电竞题材的真人秀。在此之前,任静什么游戏都没打过,也并不了解电子竞技。

“我连画面都看不懂,我不知道他们打成一团在干什么。后来谁赢了我都不知道,我说谁赢了,为什么这么开心?”

任静和导演团队开始疯狂补课,看一切关于《英雄联盟》的纪录片和书籍,采访大量电竞圈子里的人,到处看比赛。在近两年的筹备后,她担任制作人的电竞真人秀《超越吧!英雄》在腾讯视频上线。

在很多不了解电竞的人心目中,电子竞技只是网络游戏的体面叫法而已。只有深入了解后,才会发现二者之间的区别:网络游戏是休闲娱乐,电子竞技是有时间、回合限制的体育项目;网络游戏可以通过充值来获得优势,电子竞技则在意公平,是考验思维能力、反应能力、心眼四肢协调能力和意志力以及团队精神的体育项目。

“入门”后的任静想通过《超越吧!英雄》告诉人们:“有一堆特别可爱的年轻人,他们有梦想、相信‘菜’是原罪、用实力说话。而且这个圈层已经有非常完备的一套体系,有赛事、俱乐部、主播等等。”

为了展现完整的电竞生态,同时摸索观众对电竞节目的形态偏好,《超越吧!英雄》选择了一批由《英雄联盟》解说、主播和高水平素人组成的选手,由陈赫、张彬彬、罗云熙担任领队,在一季节目中尝试了棚内选拔分队、户外比赛、职业俱乐部受训体验、直播体验等多种主题内容。

与《超越吧!英雄》不同,将在1月18号上线腾讯视频的《终极高手》是一档完全以《王者荣耀》赛事为主的职业电竞养成节目,被网友戏称为“电竞101”。张继科、魏大勋、胡夏、侯明昊担任经理人分别组建俱乐部,在100位王者30星以上的游戏玩家选出获胜者,直通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

无论是用主播和素人来体验电竞生态的《超越吧!英雄》,还是职业电竞养成的《终极高手》,都以电竞游戏对抗为主线。同类综艺节目还有2018年底熊猫直播推出的《电竞不凡》,每期由明星和退役电竞选手、主播以及素人玩家组成“不凡联盟”挑战队,向在役战队发起游戏挑战,为非职业玩家圆电竞梦的同时,也展现了电竞选手的职业化。

相反地,近年也有一些有些打“擦边球”的“电竞综艺”,例如套用《王者荣耀》场景规则、明星真人实景对抗的《王者出击》,被网友形容成是“《王者荣耀》背景下的《跑男》”或“coser版的《王者荣耀》”;还有主打游戏解说、主播爆料的《别动我手机》,几乎算是只为嘉宾粉丝服务的访谈节目。

严格意义上来讲,这两档节目都更像是游戏综艺、电竞周边内容。

真正触及到电竞精神的综艺节目,还要数2018年底至今的这三档:《超越吧!英雄》、《终极高手》和《电竞不凡》。

坎坷开荒路

“节目要破圈,就不能够只打比赛,必须要加入一些真人秀的手段。”《超越吧!英雄》制作人任静告诉预言家游报。

事实上,从筹备到上线的两年时间里,任静一直在电竞核心受众和泛娱乐受众中间权衡、矛盾。

一边是,《超越吧!英雄》加入了落单选手重返赛场挑战这样刺激的赛制设计,同时有意识地呈现寡言高手、好强女玩家等典型形象;另一边,任静也会被身边的电竞迷说服,将第一期正片中一位很有亮点、但技术不行的61岁阿姨玩家于秀花的戏份大幅删减。

虽然电子竞技也属于体育运动,但电竞综艺的观看门槛确实比一般的体育综艺要高得多。众多角色及其对应的技能、庞大的游戏地图,呈现在一张不大的电子屏幕上,没玩过同款游戏的观众很难看懂赛况。

由于节目没有讲解完整游戏规则的篇幅,没玩过《英雄联盟》的观众可能会看得一头雾水。 陪男朋友一起追这档综艺的女生小竹告诉预言家游报,“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不过看真人秀部分的时候,感觉他们还挺搞笑的。”

任静希望尽量平衡圈内外的观众,因此选择了电竞行业中相对外向、更有语言表现力的主播和解说参加节目。

不过,即便是习惯了直播镜头、拥有百万粉丝的主播们,面对平台综艺依然会怯场。任静告诉预言家游报,一些主播选手会带着小纸条上台,上面写着自己要说的话,特别担心讲错什么。

《终极高手》同样努力在降低观看门槛。总导演李蓓透露,最初曾想过做直播节目,但考虑到直播肯定不如选手水准更高的职业联赛直播好看,所以还是选择了录播,发挥综艺剪辑手法的优势。

在《终极高手》的比赛中,战队内部的语音内容会剪进来,与游戏画面同步呈现,展现选手的实时状态、塑造立体化的人物,而不是单一呈现比赛本身。

另外,为了解决非玩家看不懂游戏实况的问题,《终极高手》会在视觉呈现上放大一些比赛中的关键细节。受限于《王者荣耀》本身的动画效果,这种做法在一定程度上会牺牲画质的清晰度,不过李蓓认为这是必要的取舍。

乔大拿是一位电视编导出身的影视创业者,同时是《DotA》游戏的资深玩家。在他看来,尽管现在的几档电竞综艺都想努力打通电竞核心受众和圈外观众的壁垒,但关键问题是创作者做了太多功课,开始站在电竞人的角度去做节目,就失去了和观众同步的那种好奇与惊讶。

“《超越吧!英雄》的问题就在于里面所有人都懂(电竞),没有不懂的。”乔大拿认为腾讯的另一档节目《超新星全运会》是值得电竞综艺借鉴的:“有不懂的人,也有大神。观众跟着那些不懂的人去了解一项运动,看到他们成绩如何、付出多少,再看那些真正厉害的人,你会觉得原来是这么不容易。”

这和《电竞不凡》的做法有些相似,由明星、退役选手和解说组队,与顶尖的在役职业选手对抗,这种对比确实能够体现职业电竞的高门槛。

《电竞不凡》也做了一些规则的优化,比如第一期的LOL挑战队获胜条件是面对S8冠军iG战队的进攻,在13分钟内守住基地即可,并且给了跳水冠军田亮在游戏河道中不可被攻击的设定,这也是在有意识地为小白观众降低门槛、增加娱乐性。

但由于每期都会更换游戏项目,在热门游戏与非热门游戏的节目之间观看量差距不小;熊猫直播独家直播的播放形式也可能会将一部分圈外观众拒之门外。因此,《电竞不凡》并未在最近的几档同题节目脱颖而出。

作为电竞题材的综艺先行者,这几档节目的遗憾可能是一种必然。任静表示《超越吧!英雄》第一季还是在“摸着石头过河”,先做一个向外界普及电竞的尝试;李蓓则没有对《终极高手》破圈寄予过高的期待,而是想先锁住玩过或者至少了解《王者荣耀》的观众。

用乔大拿的话来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吃不到几只螃蟹的。一定要有几档失败的综艺、几档成功的综艺、几档中不溜的综艺,混在一块互相竞争、借鉴,才能形成这个生态。”

伪命题还是真风口?

网综需要新题材,电竞行业要出圈,赞助商想连接年轻用户,这三档电竞综艺的出现让几方各取所需,大有成为综艺新趋势的迹象。

《超越吧英雄》上线至今,微博话题阅读量破4亿,前两期观看量合计突破1亿。在腾讯视频的弹幕和豆瓣短评中经常能看到罗云熙的粉丝与LOL玩家分别讨论”罗云熙的小炮打得真好“,以及“洞主(英雄联盟主播)的淘汰是否公平”。对于出圈的效果,这档综艺的总监制(同时也是腾讯《英雄联盟》负责人)金亦波表示满意。

《电竞不凡》首期直播人气突破1022万,其熊猫直播间订阅量达到了24万,与该平台头部主播相当。《终极高手》还未上线,目前微博话题阅读量就逼近2000万。魏大勋的粉丝们最近更是放弃了追剧,忙着在安利《终极高手》和《电竞不凡》这两档电竞综艺。

与电竞赛事和俱乐部的变现难不同,凭借赞助方对播放量和电竞用户商业价值的认可,这三档电竞综艺都能打回成本。

据预言家游报了解,这三档电竞综艺的招商金额虽然达不到亿元级别,但都做到了不亏钱,其中还有一档已经盈利。

品牌商也借助电竞综艺连接了年轻群体。

伊利谷粒多此前赞助过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算是电竞领域的老面孔。一汽奥迪则通过冠名《电竞不凡》首次试水电竞,在节目中植入了新款车型的年轻形象,在宝马、奔驰纷纷赞助电竞赛事之后,奥迪也不忘与年轻的电竞用户建立联系。

任静认为电竞用户中有大把的“直男”。自然堂润肤露通过《超越吧英雄》的植入,也在电竞玩家中积累了印象。小竹认为,在这些没有研究护肤品习惯的“直男”们心中树立第一印象,对护肤品牌的意义不小。

除此之外,《超越吧英雄》和《终极高手》在一定程度上也对《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两款热门游戏起到了推广作用,参与其中的斗鱼熊猫主播亦然。

赞助商、直播平台、游戏赛事授权方都在电竞综艺中有所收获。

对于视频平台来说,2018年共有多达385档网综节目,相比2017年的197档翻了一倍。灌篮、街舞、铁甲等题材去年首次搬上综艺,说明垂直领域圈层综艺已经是近年网综的潮流。

相比之下,电竞不仅是待发掘的新题材,其背后2.5亿的庞大用户中,有1/4在24岁以下,还有40%属于中高消费人群。

李蓓也肯定了电竞成为趋势的观点。

从S7(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在中国举办,2018中国电竞亚运两金一银到今年TI9(Dota2国际邀请赛)首次来到中国,电竞不仅热度持续走高,大众的接纳程度也有所提升。这让电竞综艺新趋势顺理成章。

《电竞不凡》制片人马雪飞认为娱乐明星也需要电竞综艺,“陈赫、林更新、鹿晗…打游戏的明星太多了,但粉丝们看不到明星打游戏时的情绪和细节,电竞综艺刚好成为桥接的舞台。”

于是,我们看到了《王者出击》这档超S级综艺失败之后,几档电竞综艺轮番面世。据乔大拿透露,目前有多家影视公司都在筹备电竞综艺,想要扎进这个新浪潮里。

电竞的魅力毋庸置疑。李蓓为了制作《终极高手》才开始玩《王者荣耀》,并在一个月内就用程咬金打上了钻石段位。任静则不遗余力地给身边朋友安利电竞主播和选手这一“新大陆”。

导演们的热情,让电竞综艺大有带领电竞行业融入主流视野之势。

但一位影视行业从业者表达了相反的观点,他认为电竞综艺是伪命题。

“如果要看竞技性,为什么不直接看比赛?如果看的是真人秀,那电竞相比亲子、婚恋等话题,背后的社会同理心太弱。”

除了定位不明,他还表示,“目前的电竞综艺只有游戏直播平台和腾讯游戏在推动,这本身还是电竞平台驱动的营销行为。”

回归内容看待,电竞综艺的核心问题还是内容形式。马雪飞对预言家游报表示,“如果是做赛事综艺,需要娱乐粉丝看得懂,电竞用户也不违和,但这两方都是要求很高的观众。”

除了内容形式,政策对电竞题材的宽松度有多少,大家也都在试探。“但毕竟是亚运会项目,电竞相比纯游戏在社会层面的压力还是小一些的。”

观众想看什么样的电竞综艺,甚至说有多少观众需要看电竞综艺?在一个爆款到来前,这些问题还没有正确答案。

作者/马骁 思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