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行业数据调研报告

站内及定制化广告投放

直播大数据咨询

商务活动通告

主播招募推广

公会管理工具定制

寻求报道及投稿

如果您想寻求以上服务或其他服务,请发邮件至 276357474@qq.com
邮件中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
我知道了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音频直播间里的男主播
资讯 |  2019-02-13   | 来源:工人日报   | 阅读:1568

在房间里打开话筒和背景音乐的瞬间,子鸣在直播间里有了新身份——音频主播,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他将和诸多听众一起度过。在这个直播间里,主播与听众的互动格外频繁和亲密。

正当一些音频平台在争夺“知识大V资源”,争抢知识付费领域蛋糕的时候,另一些音频平台却转向了声音经济里的新赛道,专注语音直播和声音社交,以此来聚合年轻用户,打造情感陪伴社区。

当直播遇上声音,语音直播赛道的赛制是怎样的,未来又将通往何处?

用户以90后、00后为主

晚上9点到凌晨是语音直播的“黄金时段”,95后“声音粉”李淼划开手机,开始在音频平台的直播间里寻找喜欢的主播。“不看脸,只听声音”让李淼觉得很纯粹。

这一天是2月10日,正月初六,直播间里大都年味十足。很快,李淼锁定了一个成熟、“有范儿”的声音,这一期的主题是春节假期,她熟练地在对话框输入了对一部贺岁电影的观感,加入“公屏”上滚动的礼物弹幕和字幕。

尽管不断涌入的字幕让李淼的发言迅速上移,这条字幕还是被主播用磁性的嗓音读了出来。直播中,李淼还在主播的鼓励下进行了连线,在语音直播圈这被称作“连麦”,除了一对一,也可以实现多人连麦。直播结束前,李淼花1元钱买了7个金币,送给主播一个小礼物打赏。

在这场1小时的直播中,共有2583人收听了直播,而这家音频平台的同时段流量冠军直播间,累计收听人数已经超过3万。

伴随收听、弹幕交流、在线连麦、礼物打赏……这种新颖的语音直播场景把不少年轻受众从视频直播间拉进了语音直播间。在音频平台荔枝的创始人赖奕龙看来,“语音直播的用户以90后、00后为主”。

与女主播成为“流量担当”的视频直播生态不同,语音直播的顶级流量往往是男性。

“女性更倾向于用声音交流,那样情感更丰富细腻,有陪伴的感觉。”赖奕龙的认知也是多家语音直播平台的共识,即通过挖掘并推广针对女性用户的男主播以撬动“她经济”,语音直播间因此成为男主播们的夺“粉”战场。

相关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末,荔枝平台拥有超过2.5亿的全球注册用户,4000万月活跃用户,这其中,超过6成为女性;深耕二次元语音直播的克拉克拉,其女性用户则占据总用户数的70%以上。

重新定义内容生产

正如一位音频主播所说,“在不看脸的音频直播里,你只能拿内容留住粉丝,别的都没用。”移动音频的本质就是鼓励用户用耳朵去发现不一样的精彩。然而,怎样才能留住粉丝,音频直播间里的吸粉逻辑在重新定义着内容生产。

从2014年开始入驻音频平台,从优化录音体验、降低播客门槛,到搭建主播内容分发平台再到开放语音直播功能,主播赵康见证了音频平台UGC(UserGeneratedContent用户原创内容)模式起步、升级、转型的全部过程。2016年,他所在的音频平台专注直播模式,探索“声音社交”,大批草根主播随之涌入,作为平台的早期主播,赵康也开始了转型之路。

在音频直播间里,声音条件并不是通往成功的唯一要素。赵康把主播大致分为了几种类型,娱乐型主播可能普通话不标准,声音不好听,但控场能力强,带气氛、带节奏能力强,才艺型主播特别是音乐类才艺主播,常常占据流量金字塔的塔尖。

聊天、唱歌、情感安慰……那些每天在音频直播排位赛上变换名次的主播,其直播内容不约而同地反映出受众的需求变化。“现在受众对于‘优质’的定义更个性化,只要自己喜欢就是‘优质’。”长期从事广播研究的田园发现,和PGC(ProfessionalGeneratedContent,专业生产内容)相比,UGC的“成长空间”在于内容的多元、丰富,更符合现代的审美,长远来看,UGC更利于后期的社群化发展,“一直听一种模式的电台节目听众会疲惫,会厌倦播音腔”。

在赵康的经验里,能否让直播间热闹起来是考验主播业务能力的重要标尺,不过直播间的热度与直播内容的“含金量”并没有必然关系,重要的是“勾住”听众的兴奋点。“一场直播收入多少完全取决于整场气氛如何,整体气氛带动起来,听众会更疯狂地刷礼物。”

主播是最重要的资源

与视频直播相比,语音直播缺少了直接的视觉感官刺激,但盈利模式却与视频直播类似。

田园分析称,这也是为什么语音直播会特别注重“强互动”,连麦、录屏这些功能都是为了增加听众的沉浸感。同时,不同语音直播平台都会形成独特的核心卖点,比如,有的主打二次元、动漫,有的专注情感社交等。

赖奕龙表示,2018年,荔枝的用户发生了很大变化,平台上最典型的活跃用户是小镇青年,而早期则是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用户,这也再一次契合了互联网企业“渠道下沉”的策略,即向县级市场下沉。

毫无疑问,在语音直播平台,作为流量的入口,主播才是最重要的资源。业内人士透露,在语音直播平台成为主播虽然几乎是“零门槛”,但是仅靠“单人突破”,即使有实力也难以有大发展,需要加入主播“公会”或者签约平台借力。目前,这支力量的孵化和培养正是是各大平台角力的竞技场。

赵康认为,语音平台与此前的视频平台类似,起初都是烧钱做市场,现在有的平台已经实现了盈利,但相比视频市场规模,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中后期势必将面临优胜劣汰的洗牌,最终还是“内容为王”的战场。

当语音直播逐渐走向县级市场,语音直播能给小镇青年带来什么?

在赵康看来,目前各音频平台的发展水平仍然参差不齐,真正的高品质的内容仍是稀缺资源。在流量至上的直播行业,约束主播行为的规范如何进一步补充完善,平台相对单一的盈利模式如何进行多元化开掘,这些问题还需要音频平台和直播间里的主播们一起破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