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行业数据调研报告

站内及定制化广告投放

直播大数据咨询

商务活动通告

主播招募推广

公会管理工具定制

寻求报道及投稿

如果您想寻求以上服务或其他服务,请联系:谢先生发
tel:18627079303 email: 303490126@qq.com
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
我知道了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专访花椒六间房CEO:直播行业监管政策应该不会再有大调整
资讯 |  2019-02-18   | 来源:澎湃新闻   | 阅读:3392

花椒六间房CEO刘岩

“现在花椒六间房整体的财务状况是盈利的。我来的时候花椒的缺口整体已经快打平了。目前我们又在花椒在很多创新型项目上加大了投入,所以还是有些亏损,主要用于创新项目的投入和成本。”

近日,刘岩在花椒六间房举办的“2019花房之夜”活动期间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专访,谈及两个平台的财务情况,刘岩介绍六间房在持续的盈利,而花椒在近几个月的财务状况在逐渐变好。

刘岩在2006年创办六间房,与老牌直播平台YY欢聚时代是同时代的对手,比映客、花椒、斗鱼、虎牙这些后来兴起的平台都要早。2015年,六间房以26亿的价格卖给A股“演艺第一股”宋城演艺(300144),成为最早被纳入A股的直播平台,刘岩兼任宋城演艺副总裁。在这之后,才有了虎牙、映客分别赴美赴港上市。

2018年6月,在直播行业经历一轮风口到冷清的转变时,直播行业老炮儿刘岩又做出新决定,推动宋城演艺与花椒合并重组。

2018年12月29日,宋城演艺公告,花椒六间房完成首次交割,待重组完成后,六间房将不再作为宋城演艺的并表子公司。

宋城演艺也在推动部分六间房存量股转让,并与潜在投资者进行磋商。

在过去接受采访时,刘岩曾自述,由于A股鼓励利润,因此六间房在过去几年间“为利润而活”,放弃了不少市场业务创新机会。体现在财务上,溢价68倍并入宋城演艺,六间房做出了4年业绩承诺,在2015、2016、2017年分别实现净利润1.62亿元、2.30亿元、2.85亿元,均达成要求,而2018年为业绩承诺期的最后一年。

相较之以利润为指向的六间房,成长于资本浸润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有着周鸿祎支持的花椒,玩法丰富许多,尝试直播答题综艺、推主播“造星计划”,也有更多的精力去做品牌建设。截至2018年3月,花椒累计注册注册用户约1.4亿,

谈及花椒六间房目前定位的不同以及策略上的差异,刘岩称,“花椒承担的责任,是要用品牌覆盖更多的用户,六间房则是深挖用户,去做利润。”

在这一思路下,刘岩称,六间房在持续盈利,而对于花椒,“我在人为地手工调大它的亏损,来把它的规模做得更大,在新业务的投入上变得富余。”

“六间房是上市公司(持股),A股上市公司这个身份对创新的态度,是不太友好的。花椒是非上市公司,不需要按上市公司的标准来要求,也没有意义。”

不管花椒还是六间房,都以秀场直播为主。

刘岩认为,当下的秀场直播平台,依然没有把直播的魅力展现出来,而刘岩目前的压力,也来自于“能不能引领这个行业的创新,做出一些好的东西出来”。

在采访中,刘岩还谈到了对2019年直播行业发展的判断。不同于“直播整合论”,刘岩认为“直播还是有很多存活空间,不是一个赢者通吃的局面。”

对于直播行业所面临的监管,以及是否会向短视频行业一样出台《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和《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刘岩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直播行业在监管和市场两端已经磨合到一个比较稳定的状态,“不管是行业的自律,还是监管部门给的相关规定,在两三年前就已经出现了,所以我觉得应该不会再有大的调整。”

附:澎湃新闻记者对话花椒六间房总经理刘岩的采访实录

澎湃新闻:现在六间房和花椒分别是什么样的定位?直播内容、用户受众上的区别是什么?

刘岩:直播行业经过一段时期发展后,沉淀下来的,现在主要就是游戏直播和秀场直播。六间房和花椒现在都是典型的秀场直播模式,没有太大差别;细分看,用户方面,花椒在一二线城市覆盖更好,并且相对六间房来说,花椒的品牌会更加时尚,知名度以及各种互联网指数都远远超过六间房和行业内其他平台。包括花椒的商业化收入。在目前直播行业业态比较稳固的情况下,还能有一部分增量,这也是惊喜。

一提到花椒,大家想到的是颜值高,这就是花椒形成的独特个性,六间房PC的用户量大,PC与移动端不一样,PC的产品社区深度更深,沉浸感强、粘性高。所以,六间房在二三线城市覆盖会好一点。

花椒承担的责任,是要用品牌覆盖更多的用户,六间房则是深挖用户,去做利润,一个是我们的品牌中心,一个是我们的收入中心。

澎湃新闻:从运营策略上来讲,花椒和六间房两个平台哪些层面是打通的,哪些又和而不同?双方团队磨合得怎么样,你作为原六间房的CEO,在整合团队的过程中有哪些挑战?

刘岩:在产品和用户层面,我们永远不会打通,直播是一种比较特殊的互联网业态,就我们过去十年的经验看,我觉得打不打通,意义不大。我们不会让花椒和六间房去融合,内部分工上,偏品牌项目的我们会让花椒去承担,偏用户深度挖掘的我们会让六间房去承担,各自都在各自的生态下去积极地发展,需要什么我们就配备什么,没有很明确地说要拿A的东西去补B,或者拿B的东西去补A。

整合双方团队的时候,刚开始我会有一点担心,但事实上几个月下来,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都挺好的。花椒更加社会化一点,因为这个团队比较新,三年的时间,而六间房团队都有十几年的时间,跟我也跟了很多年。两个团队不一样的地方是,六间房的流动性过于弱了,我们副总裁以上的人十几年基本没有流动过,花椒成立得晚,从社会上招的人比较多,流动性较大。从公司管理角度讲,过于稳固或流动性太大都是不好的,花椒的三年和六间房的十年在这个阶段都需要变化,花椒需要在文化和精神内涵上更加稳定一点,六间房则需要有新鲜血液。

两家公司现在有很多经验是在互相借鉴,秀场类直播,团队和用户非常像。什么样的团队就进行什么样的用户社区文化,这里面如果说用户社区不能融合的话,那团队也就没有太大的融合的必要。但是我认为双方在观念和气质上的互相影响还挺有必要的。现在花椒和六间房所有数据和会议都是开放的,可以相互之间学习借鉴经验。不需要从人员、团队和组织结构上进行融合。这种管理模式更加适合创新。

澎湃新闻:合并前,六间房一直处于盈利状态,而花椒则处于亏损状态,那么现在这一情况是否有发生改变?

刘岩:有一定改变。六间房作为一家盈利的公司在持续的盈利。花椒近几个月以来财务状况在逐渐变好,逐渐地盈利。我进来以后的做法与市场预期的相反,我在策略上加大它的亏损,因为我觉得作为一个成长型的企业来讲,只有成熟不需要去投入创新了,才会考虑让它去盈利,但是如果这个行业还在变化、产品还在变化,公司还在一个比较年轻的状态,又有足够多的现金去支撑的话,就没必要让它盈利。我在人为地手工调大它的亏损,来把它的规模做得更大,加大在新业务上的投入。六间房是A股上市公司(持股),A股的本质是鼓励利润的,就会对创新造成一定的遏制,而花椒是非上市公司,那干嘛要按上市公司的标准来要求呢,束缚了创新,也没有意义。

公司的价值还是要看你在市场上的影响力和用户的覆盖,增长、盈利不是判断一家公司好坏的唯一的标准。

现在花椒六间房整体的财务状况是盈利的,我来的时候花椒的缺口整体已经快打平了。目前我们又对花椒在很多创新型项目上加大了投入,主要用于创新项目的投入和成本。

澎湃新闻:是否考虑独立IPO?还是现在在准备下一轮融资?

刘岩:这个问题不能深聊。六间房的大股东是宋城,我们目前还在上市公司体系内,与花椒的最后一次交割还没有完全交割完。

澎湃新闻:2018年不少直播平台发展都遇上了困难,比如全民直播倒了,甚至曾经的头部玩家也传出要被出售,你认为2019年直播行业的大趋势是什么?是强者恒强、进一步整合吗?花椒六间房在其中会是什么样的存在?

刘岩:秀场直播的业态里,小公司是可以存活的,但如果是那些抱着投机心态进来的,当环境不好泥沙俱下的时候,他们是会被洗掉的。

直播这里面还是有很多存活空间,不是一个赢者通吃的局面,不同于电商、搜索等美国只有一家,中国有三家,因此大规模的行业整合不会发生,这是业态导致的。但是这个行业,在内容端、社区、用户产品方面会有变化,因为这个行业发展到现在其实需要类似成人礼的这么一个行业升级。

现在看花椒看六间房,秀场这种模式没有把直播的很多魅力展现出来。直播这个行业会变得更大,在2019年会出现很多新的产品、新玩法和新的业态。比如说去年花椒推出的《百万赢家》,就是一种创新。这些尝试都是有意义的。再比如说最近出现的直播与电商的结合,包括游戏等等,想象空间很大,你可以想象直播去跟任何一个行业结合,直播跟社区、直播跟搜索等都是可以结合的。未来直播会成为一种互联网的基础建设工程。

澎湃新闻:但我们也可以看到,像快手、抖音这类短视频平台,直播也功能也越来越强调,你怎么看待这类挑战者在用户时间上的争夺?花椒和六间房在短视频业务这块有没有什么打算?

刘岩:短视频消耗了用户大量的时间,对我们是有影响的,但这个影响到了2019年反而是好事,因为我们根据各种数据预判,2019年短视频在退潮,那么它的时间就释放出来了,直播就承接了这个释放出来的大量的时间。这对整个直播行业是个利好。

我们不会刻意去做短视频。大家都有自己的基因,我们的基因就是直播,我们对直播更加熟悉和了解。但是如果说我们用户需要或是我们的产品当中涉及到短视频的内容时,我们也会跨过来去做,但不会跟风去做。

澎湃新闻:你给花椒六间房2019年立下的小目标是什么?有没有给自己的新年计划和挑战?达成这些目标的难度在哪些地方?

刘岩:2019年花椒六间房在利润和收入上保持一个健康的成长,按计划去做,这点没有什么大的悬念 ,但是我们不会去争市场份额,这个没有意义,因为当行业一旦升级,大的也变小了,小的会变大。在2019年我压力比较大的事情是,能不能引领这个行业的创新,做出一些好的东西出来。

至于小目标,一个亿对我们这个行业来说真的是小目标,一个亿的项目在我们团队内部都是砍掉的,没有太大意义。

不确定的都是挑战,但不确定的也往往都是希望。

澎湃新闻:近日,针对短视频行业发展有关主管部门和行业协会发布了《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那么据你所知,直播业是否也会推出相应的审核标准?

刘岩:首先来讲尺度的问题,市场上有品牌的公司都不会去做色情,对我们来说,政府的监管不是监管色情,而是监管低俗。低俗是一个比较软的标准。这事不好讲,很多处罚是跟低俗有关的,低俗和娱乐的界限是不分明的,娱乐跟文化的界限也是不分明的。所以这对运营者和执法者来说都是挑战。

我们跟很多政府执法的机构去沟通,我也跟他们讲,我们不可能完全不被处罚,连BAT新浪微博都在被天天处罚,这是一个互联网常态,当前市场还没有一个明确的处罚标准,只能进一步去探索。同样这种情况,到短视频也是一样的。之所以会对短视频出台规范规则,是因为它的用户量太大。哪里用户量大,消耗时长权重大,哪里就是监管的重点。2018年短视频是重灾区,直播在前年和大前年已经经历过这种严厉的监管了,到今年,直播行业在监管和市场两端已经磨合到一个比较稳定的状态。

政府是否会对直播行业出台具体的审核标准,这是政府的事情我不好说。但我认为直播领域今天该做的,不管是行业的自律,还是监管部门给出的相关规定,在两三年前就已经出现了,所以我觉得应该不会再有大的调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