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行业数据调研报告

站内及定制化广告投放

直播大数据咨询

商务活动通告

主播招募推广

公会管理工具定制

寻求报道及投稿

如果您想寻求以上服务或其他服务,请联系:谢先生发
tel:18627079303 email: 303490126@qq.com
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
我知道了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虚拟偶像直播有市场吗?
资讯 |  2019-02-25   | 来源:新浪vr   | 阅读:4224

在之前,我曾经写过一篇名为《虚拟主播在中国真的会“火”吗》的文章。有兴趣的可以点击右边的链接看一下。虚拟主播在中国真的会“火”吗

在文章发布之后,获得了许多知乎网友的赞同和反对。就此,我们针对一些问题进行了分析与研究。

第一个问题:国内虚拟偶像直播有市场吗?

“最近发现国内也有一些公司在尝试这方面技术,从国内市场环境来看,直播平台,直播技术,受众人群方面分析一下?”

就在上篇文章截稿的几天之中,B站关于VTuber又有了一些新动作。日本VTuber企业hololive入驻Bilibili,并在1月11日进行了直播。湊-阿库娅两个小时的直播时间,占据小时榜榜首和娱乐区周榜第三。紧接着多位日本VTuber在B站进行直播,效果和收入都非常不错。

那么可不可以说,直播是VTuber在中国市场新的突破口?

那么可不可以说,直播是VTuber在中国市场新的突破口?

我们先从日本的一些VTuber直播活动说起。在去年的12月31日,一场由绊爱、YuNi、静凛等18名人气VTuber登场的音乐跨年活动“Count0”出现了严重直播问题。在开演前的分钟,官方宣称由于技术问题终止在VR空间内的放送。在开播之后,由于系统的问题还出现了表情、动作错乱的问题。这让很多VTuber的粉丝感到失望,称这是一年里最受打击的事情。

其实VTuber在直播之中出现事故是常有的事情。2018年11月5日,udp8所属的VTuber虹河ラキ突然在Youtuber上开播。直播的内容则是绊爱酱的一段短视频。而在这则短视频的前半部分,则是绊爱和工作人员沟通,背稿,甚至是喝水的画面。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更严重的事故。比如说在2018年2月的一次直播活动中,VTuber野良猫就不小心关闭了facerig,平时萌萌的双马尾妹子一下子变成了大叔,对于一些粉丝来说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刺激。然而实际上,通过这次直播,Youtube频道的粉丝数量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呈现了增长的趋势。其实很早这位VTuber就说过自己是个大叔,但这其中最重要的还是粉丝们对于VTuber的态度,更多的VTuber观众并不太关心你背后的人是谁。

那么既然有这么多的直播事故,是因为在技术上出现了什么样的问题吗?当然不是。拿VTuber直播来讲,动作和面部表情的捕捉十分重要。但对于企业级VTuber团体来说,这些捕捉设备可以说是必需品。大家可以看看下方的这个视频了解一下如何进行VTuber直播。

不仅如此,现在VTuber直播的门槛已经越来越低。2018年6月,一款名为‘Wakaru’的软件登陆Steam,用户只需要一台摄像头即可进行VTuber直播。不仅如此,在移动端同样有着很多款简易VTuber直播软件,例如去年10月上线的‘カスタムキャスト’,我们只需要下载软件,捏取一个自己中意的角色即可进行VTuber直播。

可以说,在直播技术上,VTuber已经相当成熟。技术门槛的降低也让去年的VTuber数量激增。去年12月的VTuber数量相比于1月翻了6倍。而在2019年2月21日,VTuber数量突破7000人。

那么,问题出现在了哪里呢?个人认为对于个势VTuber来讲,一些直播操作上的不熟练可能是导致问题的最重要原因。但对于企业级VTuber来讲,更多的是运营态度上的问题。

就拿‘Count0’这次活动的主办方‘面白法人カヤック’举例。这次宣布取消VR直播是在开播的18分钟前,对于一些用户来说,可能在这段时间内并没有关注Twitter上的最新消息,满怀欣喜的购买了7万日元的VIVE+门票套装,却开播之后才知道无法使用。虽然后续カヤック表示可以退票,而一开始退票的条件还较为苛刻,甚至购买了VIVE套装的人无法将VIVE退货。虽然在后来改变的退货条件,但这在很大程度上伤害了粉丝的心。

除此之外,面白法人カヤック早在2010年就被曝出对P站的学生画师进行恶意压价的问题,一直以来风评都不算很好。在2018年6月底,VTuber  櫻鏡める还发布推文说:自己委托某公司制作3D模型,可这家公司擅自使用了绊爱的头部模组。很多人猜测文中所说的公司即是面白法人カヤック的子公司。

这种不负责任的做法不仅会让公司的声誉受损,更重要的是,在VTuber的粉丝乃至是世人的心中,VTuber的形象评价将会迅速下降。

反观中国这边,其实中国的一些VTuber已经开始尝试在Bibili频道中进行直播。例如虚拟次元计划的小希和小桃的直播间‘虚拟次元计划’就有32.1万的关注粉丝。而在中国迅速成长的日本VTuber“魔王”‘神楽めあOfficial’也有22.5万的粉丝,在最近的直播中也有将近30万的播放人气。

不仅仅是个人直播,B站也开始进行一些大型的直播活动。

不仅仅是个人直播,B站也开始进行一些大型的直播活动。

比如说,今年的2月17日,由Overidea与Bilibili联手举办的‘唱吧!中日友好春节直播!’活动在Bilibili、Youtube进行同步直播。在这档“VTuber春晚”节目中,来自Overidea、hololive等事务所的33名VTuber为两国的粉丝带来了好听的歌曲以及春节的问候。单从数据上来看这次直播十分成功,在直播一个小时之后播放量达到100万,位居当时的人气直播之首。

可以看到在中国,不仅仅是国内的VTuber,日本等其他国家的VTuber都想在中国的直播领域分上一碗羹。甚至是想要冲击传统的直播行业。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就是,可观的直播收入。还是拿B站最有名的日本VTuber‘神楽めあOfficial’举例,根据小葫芦平台的数据统计,近30天其直播收入就达到了11万元。‘白上吹雪Official’16余万元,即使只有9万粉丝的‘赤井心Official’也有4.6万元的收入。

在技术上,VTuber的门槛越来越低,而在直播上,B站目前也在寻求这种新的方式能够加强自己在直播领域的影响力。个人认为,直播是中国VTuber未来发展的一个很好的方式。

第二个问题:类似于初音的projects 全息投影的技术在虚拟偶像上是否可以实行?

2018年8月31日,VTuber‘輝夜月’举办了一场别出心裁的演唱会。虚拟VR软件cluster。为她设立的特别会场。用户只需要购买门票,佩戴上VR设备即可参加这场LIVE活动。据日本媒体的体验报道称,这场约1个小时30分钟的演唱会可以用‘梦一样的时间’来形容,体验者可以走在自己喜欢的任意地方,体验到现实世界中并不存在的事物。

不仅如此,在同一时间‘輝夜月’还宣布将在日本全国14个电影院举办Live Viewing。这是否意味着‘輝夜月’已经从VTuber的身份转变为了虚拟偶像呢?

很多人将VTuber理解称虚拟偶像,其实这样的理解方式也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我个人认为VTuber和虚拟偶像还是有一些细微区别的。就拿大家熟知的初音未来来讲,初音其实最初只是一个语音合成软件的拟人化形象,后通过平面图画、CG、动画等表现形式逐渐演变成了虚拟偶像。再比如超时空要塞里的林明美,在平面人物形象建立之后,配合上声优的表演成为了虚拟歌星。

大名鼎鼎的杰尼斯事务所也开展了虚拟偶像活动大名鼎鼎的杰尼斯事务所也开展了虚拟偶像活动

但通过VTuber的名字就可以知道,VTuber这种出演形式诞生于Youtube、互联网。VTuber的背景是动作捕捉等技术。而且在内容表现形式上,VTuber一般都会进行杂谈、游戏实况等内容,更加贴合一般的二次元用户。

当然,一些VTuber也是以唱歌为主要内容,比如说YuNi等等。不管如何,虚拟偶像和VTuber的目的都很简单,积攒人气、获得粉丝、流量、从而变现。所以现在的虚拟偶像和VTuber经常会被混在一起。

那么回归到演唱会。一般人说起虚拟偶像唱歌,可能第一个就会想起初音未来的全息演唱会。在上文中,我们也提到‘輝夜月’将在日本各地进行Live Viewing,那么VTuber在今后是否也能够像初音一样举办这样的大型演唱会?

我个人认为,既然技术上没有问题,那么剩下的问题就是VTuber自身的人气问题。

这可以说是个很简单的原因,也是个最致命的原因。初音未来在全球有着6亿的用户,并且它已经成为了日本动漫的代名词。相信即使身边的朋友并不太了解初音,但《甩葱歌》之类的UGC歌曲肯定还是听过的。这就让初音未来在歌曲领域有着很大的发言权。厂商使用全息技术举办演唱会,也都可能是名利双收的一件事情。

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内容的数量。初音未来这种虚拟偶像的UGC内容十分丰富,但VTuber也需要相当数量的歌曲才可以。即使是企业级VTuber也还需要更多的努力。

问题三:VTuber纯粹二次元风口,而且日本已经降维打击了,本土并没啥新路可以走。

说过了直播、演唱会。还有什么样的VTuber内容可以被发掘呢?在2018年的7月,株式会社エビリー曾对当时的VTuber内容做过一次整理,可以看到‘自我介绍’占据了35.5%的比例,‘直播’则为19.2%。其他的几项中包括‘游戏实况’、‘唱见’、‘讲座’等等。可以看到,这几项内容还是比较常见的。除此之外,VTuber的其他一下内容形式又如何呢?

在今年一月的时候,一部名为《バーチャルさんはみている》的动画在TOKYO MX开始播放。动画中共有30名VTuber登场,甚至请到了绊爱演唱主题曲。那么效果如何呢?在Amazon上,这部动画获得了62%的一星评价,5星评价仅为13%。许多人说到,这简直就是VTuber的黑历史。

还有VTuber作为公众人物的例子。去年8月份,日本茨城县正式启用VTuber‘茨ひより’以提升茨城县的人气。在之前,茨城县已经连续六年在都道府县人气排行中垫底。虽然目前来看效果很棒,但个人认为这种做法在中国很难施行。毕竟能够接受这种文化的人群还在少数。

除此之外,在去年4月绊爱手办化,紧接着9月超人气Vtuber‘辉夜月’手办开始预定,11月人气电脑少女Siro被手办化。各种VTuber的形象陆续被手办化,意味着VTuber周边产业也在持续增长。

这样总结下来,现阶段VTuber在日本本土还是可以有一些新路可以走的。

这样总结下来,现阶段VTuber在日本本土还是可以有一些新路可以走的。

不过反观中国的VTuber内容,目前只能复制日本的内容。在之前的文章中我也讨论过,目前中国的VTuber内容相比于日本的来说略显不专业。在技术已经相对成熟的现在,中国的一些VTuber仅在内容表现上(比如说对话的演出等等)让观众觉得没有经过一些训练。

但B站目前已经针对VTuber有着很多引进的计划,多家公司也开始招聘相关人员。在B站这样公司的带领下,中国VTuber市场将会聚合更好的资源,为新生的VTuber提供更多的平台和经验。

2018年10月,GREE与BiliBili达成战略合作2018年10月,GREE与BiliBili达成战略合作

正如我在上篇文章中所说的,个人认为整个行业还处于萌芽阶段,还需要大量的时间。但从长远来看,在直播等方面VTuber还是有着不小的潜力,VTuber的视频节目也将变得越来越好。接下来,就需要各方一起努力才可以发光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