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行业数据调研报告

站内及定制化广告投放

直播大数据咨询

商务活动通告

主播招募推广

公会管理工具定制

寻求报道及投稿

如果您想寻求以上服务或其他服务,请联系:谢先生发
tel:18627079303 email: 303490126@qq.com
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
我知道了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现在赚的钱是辞职前的百倍” 有声书主播这么说
资讯 |  2019-03-07   | 来源:原创   | 阅读:1808

做了19年电台主播的大斌最近辞职了。他的新职业是有声书主播。这个新工作的收入,比他之前的工资提升了一百倍。

2017年,在喜马拉雅上线付费有声书后,大斌就已经有了转行的迹象。上线之初,他的月收入有3万多,已经远超过他正式职业的工资。2018年,他把更多精力放在有声书上,现在每月收入到了三四十万元。

大斌还不是最会赚钱的有声书主播,他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在他之上,还有月入三四百万元的主播。

主播收入提升背后,是有声书平台的兴起与用户付费习惯的养成。大斌签约的喜马拉雅,总用户规模5.3亿。与喜马拉雅共同竞逐有声书市场的,还有蜻蜓FM、懒人听书。在付费方面,蜻蜓FM首席运营官肖轶曾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蜻蜓FM月收入的50%是由付费用户贡献的。付费市场的形成,是国家版权局启动剑网行动多年后,对于正版内容的回馈。

2018年4月,2018中国数字阅读大会发布了一份《2017年度中国数字阅读白皮书》,该份白皮书显示,近年来我国有声阅读一直保持30%以上的增速,国民听书率上升,移动APP成为主要载体。其中2017年市场规模为40.6亿元,同比增长39.7%。几家大平台中,喜马拉雅估值240亿元,蜻蜓FM计划在两三年内上市,都受到资本青睐。

“出走的人”回来了

有声书主播有个圈子,这两年,看到有声书高收入的回报后,以前离开的人有了“回流”迹象。

大斌很理解之前离开的同伴。他自小爱好有声书,之前当电台主持人期间,就长期“用爱发电”,录制自己喜欢的有声书。2010年,他和一个网络平台合作,帮他们录作品,但直到2017年推出付费有声书之前,收入寥寥无几。

现在,他一个月的收入,比之前几年都多。成为专职有声书主播后,他每天发布3个小时的作品,为此,他需要录制8个小时以上时间。“有声书门槛真不高,”大斌告诉记者,除了回流的主播,他有一些粉丝也试着自己录,成为了有声书主播。与秀场主播需要才艺技能不同,理论上,会说话,有一点表现力,有一个录音设备,就能入门了。

但是目前这一门槛在逐渐提高。在喜马拉雅上,开始有了电视台主持人、播音学院毕业生加盟为主播,尽管这些专业主播的粉丝、播放量及收入还都不高。大斌告诉记者,做这一行,除了声音素质外,还需要会演,有两到三次,他录书时哭的都没办法张嘴说话了,气息不够,只能停下。

大斌目前在喜马拉雅上有234万粉丝,有付费收入之前,他的免费作品积累了不小的粉丝量,这也是他之后能迅速获得高收入的原因。

付费热潮

有声书其实并不新鲜,在移动听书APP面世之前,《张震讲故事》、《单田芳评书》伴随过一代人成长。但之前的主播,都没像现在这样获得过高收入。

新一代有声书主播,受益于移动听书APP的崛起。尤其在近两年,随着知识付费概念的普及,听书成为一个火热的新市场。艾瑞一份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知识付费产业规模约49亿元,2020年将达到235亿元。

大斌的收入,基本都来自用户付费。他告诉记者,除付费外,几乎没有其他收入。对于听书的钱,用户越来越舍得花。以一本109集的《雪中悍刀行》为例,全部听完大概需要花40元,这本书点击量1000多万,付费章节点击量在10万以上。大斌现在一共有38本书,点击量多在千万级左右,甚至有几本点击过亿。

用户付费的钱不仅仅给到大斌,更大比例会分成到平台。2018年,各大有声书平台,通过多种手段吸引付费用户,喜马拉雅与腾讯视频合作,共同合作付费会员,蜻蜓FM则与手机厂商、智能硬件、可穿戴设备合作,借助各种新平台吸引用户。蜻蜓生态业务线总经理朱侃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华为、小米、vivo等很多手机场景的用户付费意愿,甚至比蜻蜓APP的用户付费意愿还要高。”

有声书也已经占据了喜马拉雅平台流量和收入的半壁江山。根据喜马拉雅数据,喜马拉雅有声书的流量占据平台总流量的50%,收听时长占比超过60%。

除了有声书平台,一些原创文学网站也加入了有声书的竞争。大斌和他的同伴们在录制闲暇之余,会时不时去阅文听书看看。他们有很多渴望录制的书,版权都在阅文手里,没有卖给喜马拉雅。他们发现,阅文听书这个去年11月上线的新平台,尽管有好的版权,但流量和变现比不上现有的几大有声书平台。这一点,也让大斌他们感到安心。

渐成规模

大斌中学肄业,十几岁就到电台工作,现在30多岁,做有声书主播的收入超过绝大多数同龄人,他对此很满足。“我特别喜欢这个。就跟演员通过演戏体会不同人生一样,录有声书也能以别人的样子活一遍。我什么样的喜怒哀乐都经历过了。”

这个新兴的职业发展至今,已经渐成规模。有一些顶级主播组建了团队,安排专人与粉丝互动,获得更多收入。大斌还是一个人战斗,一个屋子,一个话筒,一个平台,是他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虽然运营粉丝可能会赚到更多钱,但大斌不愿意把心思花在上面,他觉得自己不是商人,想把时间花在录更多的书上。他想从青年期录到白发苍苍,到那时,他可以给孩子听自己年轻时的声音,“作品这个东西是是永远消失不了的。”

前几年平台竞争激烈时,大斌曾经有过担忧。但随着粉丝数量的增长,他越来越有信心,“这家平台不好了,肯定有下一家愿意签我,”大斌的粉丝中,有不少从第一本书就开始追更的。对于这些粉丝而言,平台万千变幻,主播才是追随的方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