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行业数据调研报告

站内及定制化广告投放

直播大数据咨询

商务活动通告

主播招募推广

公会管理工具定制

寻求报道及投稿

如果您想寻求以上服务或其他服务,请联系:谢先生发
tel:18627079303 email: 303490126@qq.com
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
我知道了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是谁给主播打赏?
未分类 |  2019-09-26   | 来源:原创   | 阅读:360

8月30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了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统计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33亿,较2018年底增长3646万,占网民整体的50.7%。其中真人秀直播、体育直播的用户规模分别为2.05亿、1.94亿,较2018年底分别增长4.3、1.5个百分点;游戏直播、演唱会直播的用户规模分别为2.43亿、1.16亿,较2018年底基本持平。

在超过4亿的用户规模中,看直播的人是谁?给主播刷礼物的人是谁?他们为什么愿意花时间和金钱维系与主播的关系?带着种种疑问,我采访了经常看直播的一些人,试图从他们身上窥探出一二。

胡航

男,24岁,警察

“看直播像是养电子宠物”

我第一次看直播是2016年,当初是因为喜欢玩游戏,会在网上找一些游戏视频看,找视频的过程中,接触到了斗鱼的游戏直播,慢慢就看上直播了,主要在斗鱼和虎牙这两个平台。2016年的时候,我还没有工作,但手头有些零钱,所以看到游戏打得好的、节目效果做得好的,都会刷小礼物,但每次金额不会超过300块。

2017年,我有了现在的工作,在江苏盐城做警察。这几年,我看英雄联盟和美食类的直播比较多,也不是每天都看,平均每周5-10个小时。但既然接触了直播,肯定也会看到星秀女主播。这类主播我看得少,几乎不刷礼物,不过也有个特例。

她叫王佩,是我唯一在线下一起吃过饭的女主播。起初我是在斗鱼上看到她的,一个挺好看的女生,粉丝不少,人气挺高,也可以说是个大主播。她的直播风格很接地气,有意思,我看着就想笑。虽然直播间很多人喷她,说她内容是偷来的,但她还是一如既往在做直播。我进了王佩的粉丝群,去年6月份,她在群里说,要在武汉办一个水友聚会,类似于粉丝线下聚会,我当时刚好在湖北,所以就去了。那次聚会有20个人左右,线下见到王佩本人,我觉得她真人更好看一点,会说话,嘴皮子很厉害。聚会之后不久,有一次在斗鱼看王佩的直播,我给她刷了4000块钱,那是我这几年看直播,礼物刷得最多的一次。

现在我已经不给王佩刷礼物了,但偶尔还会看一眼她的直播。主要是因为后来我听到了王佩的一些黑料,我觉得她只认钱,这让我挺反感的,就不想看她了。不过现在想想,我也不知道那些黑料是不是真的,所以可能还是因为新鲜感过了吧。

从2016年到现在,我大约在直播上花了4万块钱,看直播像是养电子宠物,这比我在球鞋上花的钱少多了,跟看直播相比,足球是我更大的爱好。我觉得无论是买鞋还是打赏,都是业余消遣,这种消费行为,只要我个人觉得合理,那就没问题。

Allen

男,35岁,国外做饮食、房产  

“谁的钱都是血汗钱,不上头,谁也不会刷这么多”

我看直播有7年了,最开始在YY的游戏版块看直播,用电脑看,不方便,每天大约花两小时,后来用手机看直播太方便了,我有空就看。

我原来只看游戏直播,这几年有不少直播平台,我基本只在虎牙。看游戏直播的时候,我是礼物贡献榜前几,但消费习惯还没有很夸张,因为游戏主播都是代练,我们直接建立私下联系,他帮我练号升级,我给他钱,其实这样花不了多少钱。几个月前,我在常看的游戏主播的介绍下,开始看星秀主播,消费习惯慢慢给培养大了。

一开始看星秀主播,我不是想打赏,是在主播的直播间抽盒子。盒子是平台出的礼物,抽一个盒子200块,其中三分之一给平台,剩下的给主播和公会再分。抽盒子有可能抽到战舰,我享受中奖的感觉。慢慢地会遇到好玩的主播,就经常去那里抽盒子,抽得多了,在一个直播间玩久了,就会有友谊。起初直播间还有人骂我是公会号,问我凭什么刷那么多钱,怀疑我是主播的托。我不管那些说法,自己玩自己的,主播也很懂人情世故,把我当成朋友,我们的关系就更深了。有时候感觉点到了,我会热血一把,最多的一次打赏了约100万(人民币),当时想的是,在不影响自己的生活下,顺便帮主播一把,那时可能是真的有点上头了。

看直播的这几年,我没算过一共打赏了多少钱,大多数钱都是这几个月看星秀主播花出去的,消费记录是可以查到的。去百度搜索头榜,头榜记录了看直播的人的全网消费,输入我的ID,就能查到近期的消费数据。我现在这个ID是“神豪”级别,说低调点也有几百万的消费了,我还有两个到了“土豪”级别的号,跟这个号比,还是用得少了。

因为打赏得多,有不少主播想加我微信,我一般是不给的,加我微信还能干什么?还不就是叫我刷钱,这种关系不要延伸,维持在直播间就可以。我还被质疑过是不是帮某个公司洗钱的,别人我不知道,但在我看来,提这种问题的就是傻子。你想一下,在虎牙上充值虎牙币,官方固定抽52%,剩下的钱到了主播手里,公会还要分走50%左右,相当于100块只有25左右到主播手里,谁洗钱这样洗?

我周围有很多人都在看直播,我们走到哪儿都是房管(直播间的管理员,充值得多才有机会当房管)。其实谁的钱都是血汗钱,不上头,谁也不会刷这么多。有时候你就是被直播间里的公会号带节奏了,他们让你刷,你越想证明,越上当。

文文

女,23岁,安徽,二战考研党。

“我没特别关注过哪个主播,专门给他送钱”

从2015年开始,我一直用手机在B站(哔哩哔哩)看直播。早先我是因为睡眠不好,听一些声优的配音作品助眠,后来觉得还是太吵,去找别的声音,就在B站找到了ASMR,说是能让人颅内高潮的声音,我好奇那到底是什么。

当时B站的ASMR直播区没开多久,可能只有6、7个主播在直播,更多还是游戏直播。我觉得这个直播很有趣,就看了一段时间。直播过程中有掏耳朵、洗头、护肤清洁的,也有角色扮演医生给你看牙、咖啡师给你冲咖啡的,比起声优配音,这个更能让我放松,感觉声音就在耳边。直播过程中,你可以给主播送B克拉(B站的充值币),要求他为你直播其他的声音,主播看到充值后,一般都会放下手头的事情,尽力制造出你想听的那种声音。听了一段时间后,感觉ASMR越来越火,为了赚钱,大部分直播开始打色情擦边球,看着有点恶心,那些正经的主播又很难做到每天都播,我就不看ASMR了,后来它也因为涉黄、打色情擦边球等原因被禁了。

2017年开始,我在B站上看学习区的直播,主要的内容是将写作业的过程直播。我那时候是看一个高一男生,他每天晚上九点半左右开始直播写作业,一小时后结束,周末基本全天直播。起初他是用手机俯拍学习资料,不出镜,后来也会露脸,会在直播时候放音乐。直播间人多的时候,有约一万人在看他,其中一部分同时跟他自习。这种“云自习室”的学习方式我觉得是有用的,至少对主播是有用的,因为看直播的人会催主播好好学习,抓紧进度。我记得他的直播间写着想考浙大,希望大家监督。今年他高考,前阵子我去B站看他的页面,他考上了华东理工大学,录取之后还接了一些学习机构的广告。

很多人看直播喜欢追一个主播看,像是粉丝看明星一样,我没特别关注过哪个主播,专门给他送钱,打赏完全看自己的心情。如果某天我心情特别好,又不想出去逛街,没地方花钱,用手机看直播的时候就觉得很多主播都顺眼。这种情况,我就随便打赏些小钱,50块、10块都有可能。因为没有收入来源,是个“啃老族”,所以也不会在直播上花很多钱,这几年打赏了一千多。

2018年,我第一次准备考研,真正开始学习的时候没时间看直播。今年是二战考研,手机里已经没有哔哩哔哩了。

老周

男,51岁,山西小镇,父亲,赋闲。

“主播之间PK的情况,我看不惯”

我是前年(2017年)冬天开始看直播,大女儿推荐快手给我,说适合老爸看热闹、看戏,那是第一次接触到直播。我记得下载之后,因为在上面看到不健康不文明的视频,给卸载了。后来大女儿跟我说快手上不止是这些,可以自己关注唱戏的和其他想看的,就又下载回来。我第二次下载快手,主要关注晋剧,基本都是本地主播,每天大概能看3小时。

我的生活作息很规律,晚上十点半睡觉,早上五点半到六点间起床,白天遛弯儿,玩玩手机,看看新闻,有时候打打扑克。除了自己身体不太好,生活没什么压力,玩手机的时候,就有很多时间可以看视频和直播。

看直播能了解本地的新闻事件,基本上都是真实的事儿。有时候能看到直播危房改造的,直播乡镇、村里庙会的,直播爱心团队慰问贫困户,直播种地过程,直播分析作物行情的等等,我觉得这些直播,基本上能反映了农村生活。但是也需要区分他的内容是真实的,还是为博取关注量胡编乱造的。就我个人看直播的经验,比如说降温玉米苗冻死了,龙卷风刮走了大棚就是真的,但像露天煤矿又开业了,这种明显就是假的。

直播看久了,也会有一些打赏行为,送过礼物,但是我只送给唱戏的主播,觉得他们唱得好才打赏,到现在,一共也没送过多少钱,千元以内。单纯的直播、分享生活类的我爱看,但是有一种主播间PK的情况,我就看不惯。这种PK其实很多时候是主播变相敛财,因为双方会比较大家送给主播的礼物,都想让自己这边的主播赢,这像炒作和骗人一样,我不上当,不会把钱花在PK送礼物上。

现在我周围挺多人也看直播,有农民,有学生,有老师,不过好像农民和家庭妇女看得更多一些。见过不少年轻人玩抖音,我没用过,不知道跟快手有什么不一样。

(文章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