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行业数据调研报告

站内及定制化广告投放

直播大数据咨询

商务活动通告

主播招募推广

公会管理工具定制

寻求报道及投稿

如果您想寻求以上服务或其他服务,请联系:谢先生发
tel:18627079303 email: 303490126@qq.com
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
我知道了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大衣哥捐款140万:我为村里修路、捐钱,村民却靠直播吸我血
业内资讯 / 主播 / 未分类 |  2019-10-12   | 来源:原创   | 阅读:304

捐款风波

如果有一天,你身边的某个曾经和你一样起点、一样草根的人突然一飞冲天,赚取了大量财富的同时知名度也水涨船高。这时候,你是会嫉妒还是会泰然处之?在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事情并不少,大衣哥朱子文就是最好的一个例子。2011年,42岁的农民朱子文在一档地方草根节目中以一首《滚滚长江东逝水》告诉众人音乐不分高低贵贱。中气十足的的声音让一众评委震惊。

就这样,这副好嗓音一传十十传百,一夜之间,朱之文火了。全国人民都知道,在山东菏泽单县,有一个很会唱歌的农民。因为登台时,总穿着一身绿色的军大衣,大家还给朱之文起了个名字——“大衣哥”。朱之文说,自己穿军大衣是因为收入少,50块钱的军大衣是他最好的衣服了。

很多年过去了,大衣哥朱子文渐渐消失在世人的视线中,但最近,大衣哥朱子文因为捐款上了热搜。

9月21号,在山东省菏泽市单县三官庙社区举行的农民丰收节上,朱之文在登台献唱之后,当众宣布了自己将为家乡父老捐款140万元的消息。那天,朱之文身体不太好,很诚恳地跟乡亲们道歉:“前两天在家收玉米闪到腰了,在台上有点站不直,对不住大家。”然而没人搭理他这茬,所有人都在为“140万捐款”而欢呼沉醉。捐钱之后,有人在某短视频平台上发了个视频。视频中,朱之文正往个破编织袋里捡废品。旁边配了个标题:上午捐了140w,下午回家卖废品。

有人称,朱之文做慈善就是为了给自己树立形象,目的是洗白。也有人称,大衣哥既然赚了这么多钱,能不能把之前借的钱给免单了。甚至还有不少网友觉得朱之文捐140万元都捐少了,这些不过他的九牛一毛而已。

村民膨胀了

针对这件事,央视著名栏目主持人元元亲自发文,出面力挺大衣哥,透露了一些真相。元元表示,朱之文走红之后,经历了太多的辛酸无奈,很多事情网友根本是不清楚的。除了之前报道的周围亲朋村民无下限的索取之外,家里的老婆孩子也不让人省心。

在村民眼里,朱之文的钱“花也花不完”。可他们忘了,这完全是朱之文的个人努力,与他们毫无关系。没有谁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帮你一把,是出于情分,不帮,那也是本分。网上突然出现了许多关于“大衣哥”朱之文的短视频账号,这些号称朱之文“经纪人”,“哥哥”,“嫂子”,“邻居”的视频账号,内容都是围绕朱之文的。有朱之文在院子里修理机器的,去地里浇农田的,还有全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的……恨不得把他的吃喝拉撒都无死角地展现在吃瓜群众面前。大众看得津津有味,顺便指手画脚:“大衣嫂太懒了,这院子这么脏,也不知道打扫打扫……”原来,这是流量时代,朱之文的同村人重新找到的发家之路,直播朱之文。甚至最早直播朱之文的那批人,通过流量变现,已经买车买房,轻轻松松就发家致富了。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直播大军。为了增加流量,吸引眼球,这些人已经把所谓的边界感抛在脑后。甚至到了晚上,还有人翻墙进去,拍朱志文一家睡觉的视频,边拍边说:“快看,明星睡觉了”。

村民们赚大发了,可朱之文一家的生活却受到严重困扰。他把大门加固,装上栏杆,贴上“私人住宅,严禁闯入”的字条。结果呢,那批村民急了,砸坏了他家的大门,还在门外发牢骚,我们这么穷,就指着这个直播挣钱呢,你怎么就这么狠心,不让我们拍你,我们拿什么挣钱?网友戏称,朱之文是唯一一个红了之后没飘,但全村人却飘了起来的明星。穷的时候,村里人不太待见他,说他“每天不务正业,就知道鬼哭狼嚎”,对他充满鄙夷之情。而他成名之后,这些人又换了副嘴脸,开始对朱之文嘘寒问暖献殷勤,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借钱。借钱的理由五花八门,有要盖房子的,有生病没钱看医生的,有要给孩子娶媳妇的…….朱之文天性善良淳朴,看在同乡的面子上,大都会借给他们。但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很让人头疼的问题,就是大伙借钱从来不还。一个朋友,跟他借了5次钱,一共十几万,等那人又跟他借第六次时,朱之文不借了。那人立马翻脸,嘴里骂骂咧咧,你这么有钱,凭啥不借我点?拒绝借钱的当天晚上,一块大石头从天而降,砸烂了他家的窗户。

被吸血与被指责的朱之文

朱之文后来给村里做了不少好事,修路,办学校。记者去村子里采访村民,问“朱之文修路,你们怎么看?”村民说,“就修了这一点,修得太少了,当初说那个大话。”还有人说,“修路算什么?这才花了几个钱,对朱之文来说九牛一毛,要想让我说他个好,那就一人买一辆汽车,给一万块钱。”朱之文说:“我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每天那些乌央乌央往我家跑,我也挺着急,我也挺烦的。可我烦也不能表现出了,也得假装欢迎。”“哪怕给我一天,没有人来,让我好好睡一觉,或者看个电视也好。九年了,没有一天清净过。记者不解:“您学会拒绝不行吗?”朱之文笑了笑:“来者是客,不拒绝。”

人性里有很多阴暗面,最致命的是这个:我弱我有理。在这些村民的眼里,大家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土里刨食的,凭什么就你大衣哥一个人混出头了。既然你混出头了,就必须让我占点便宜,否则,我就在背后暗戳戳地报复你。朱之文成名后,没有搬进豪宅,没有因此膨胀,而是每天照常种田干农活。依旧守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吃粗茶淡饭,代步工具还是那辆小电驴。有演出的时候就出去演出,没事的时候,就在家里干活。村里有人说,朱之文就是土,出名了还是那么土,不会享受生活。

朱之文说:“出名后俺也就是个农民,喜欢唱歌的农民,终究还是要靠庄稼的。”
可某些村民呢?

贫穷不可怕,活的像寄生虫才可怕

从朱之文成名之初,到修路,再到现在直播,9年的时间,他们一点点榨干“大衣哥”的价值。就像寄生虫一样,靠吸食别人的血活下来,还把这些索取当作理所当然。而如今,他们终于找到了来钱最快的方式,地里的活也就不干了。他们还会理直气壮地说着,“现在是人,都直播。”言外之意就是,不拍才是傻子。

或许有人会说了,朱之文不让村民拍不就行了?可事实是,“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只要他出门,就有人拍他。朱之文也不愿离开村子,这里让他有归属感。所以除了忍耐,别无他法。他更不想和村里人去撕破脸。就是这样一味地妥协和忍让,也让某些人愈发放肆,于是出现了上面这一幕幕。呵,老实人活该被欺负呗。所以说,千万不要去试探人性,人性的丑陋,只会让你失望,甚至绝望。《乌合之众》里说:“构成一个群体的人,不管他是谁,不管他的生活方式有多大区别,不管他的职业是什么,不管他是男是女,也不管他的智商是高还是低。只要它是一个群体,那么他们就拥有一个共同的心理,集体心理。”我想,这句话套用在朱之文身上就是——这世道变坏,是从“吸干”老实人的血开始的。

文章来源:杂志之旅(微信公众号) 图片来源:网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