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行业数据调研报告

站内及定制化广告投放

直播大数据咨询

商务活动通告

主播招募推广

公会管理工具定制

寻求报道及投稿

如果您想寻求以上服务或其他服务,请联系:谢先生发
tel:18627079303 email: 303490126@qq.com
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
我知道了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papi酱工作一天裸辞:理想很美好,现实却很残酷
专访 / 资讯 |  2019-11-12   | 来源:原创   | 阅读:488
papi酱工作一天裸辞:你看到了洒脱,我只觉得残酷

裸辞越来越成为年轻人不羁的文化符号,正如高晓松所言:“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裸辞可以让人静下来,收拾行李重新出发。

说到辞职的理由,大家可能都会说,钱少事多离家远、看不惯领导同事、世界这么大想要去看看”……

最近,papi酱谈起了自己的裸辞经历:

导演专业毕业的她被朋友介绍到一家公关公司工作,工作内容却和自己想象中的差异很大:

第一天,她被分配到的任务是——“查出全球十大石油公司的中英文介绍”。

查完以后,papi酱当天果断辞职。

理由简单直接:“我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但我知道自己不喜欢什么。”

papi酱工作一天裸辞:你看到了洒脱,我只觉得残酷

papi酱谈自己第一次工作就辞职的经历 / 《令人心动的offer》

有人当即鼓掌:干脆果断、有想法!

可是,papi酱的裸辞,潇洒归潇洒,普通人要想瞎模仿,风险真不小。

年轻,就要说走就走?

辞职,是许多职场人逃脱不掉的“终极宿命”,裸辞也渐渐成为了一种“潮流”。

《2019年度求职体验调研》显示:

70后职场人第一份工作的平均离职时间是四年以上,80后是三年半,90后是19个月,最年轻的95后一代,则只有7个月。

还有超过半数职场人,在换工作时选择了裸辞。

papi酱工作一天裸辞:你看到了洒脱,我只觉得残酷

领英《2019年度求职体验调研》

网络上,也随处可见裸辞的人。

有人是因为工作量太大不堪重负。

在话题#生活被工作填满该不该辞职#下,网友抱怨:

“工作太满,同时做着几个人的事情,工资却是一个人的,必须辞职。”

papi酱工作一天裸辞:你看到了洒脱,我只觉得残酷

一个人干了三个人的活 / 微博截图

这个时代,每个人都在拼命往前跑,“裸辞”可以让人暂停下来歇口气。

对年轻人来说,不需要承担家庭负担、不用顾虑沉没成本,停下来的代价不大。

“说走就走”,也就容易得多。

上个月,浙江一个姑娘的“说走就走”,上了热搜:

“放假玩得好好的,分管领导突然来找我,说十一假期选两天值班,非常突然,好像是说有个人临时有事,要顶上。”

但是姑娘早已有了行程安排,只好告诉领导自己不在家,没办法去“顶上”。

结果领导说,公司大于个人,让她把行程取消回公司加班。

姑娘一听怒了,当场辞职。

评论区一片叫好:

“真以为我们年轻人这么傻吗?”

“公司大于个人,领导自己怎么不去加班?”

papi酱工作一天裸辞:你看到了洒脱,我只觉得残酷

说走就走 / @齐鲁晚报

这样的裸辞,看起来总是格外热血:“不喜欢,我就走。”

但也有许多关于“裸辞”的帖子,满是纠结、迷茫:

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如何做好、没有规划整日浑浑噩噩、对工作越抵触越觉得没有意义……

辞职、跳槽,成为他们最好的逃避焦虑的方法。

人们似乎有一种观念:“裸辞的人是真正的勇士,敢于反抗现实的工作,追求自己真正的人生。”

可那些“人生苦短想走就走”的人,并非每一个都能真正潇洒。

工作带来的安全感,拥有的时候总是被忽视,失去之后却难免焦虑。

冲动裸辞,迟早后悔

有些人,准备周全后裸辞:

可以承受暂时没有收入,手里可能有几个待定的offer,对下一份工作做什么有明确规划……

但多数人的裸辞,都是一时冲动,“后悔”或许很快就会找上门。

一位网友在投稿了自己裸辞后的苦恼:

papi酱工作一天裸辞:你看到了洒脱,我只觉得残酷

裸辞之后后悔了 / @办公室吐槽bot

对以前的工作不满意,果断辞职重新找工作,可是后来找的工作都不如辞掉的那个好。

后续的工作邀请越来越差,她开始为当时的冲动感到后悔。

评论区许多网友说自己也有相同的经历:

裸辞后的求职阶段让人心累、恐慌。

papi酱工作一天裸辞:你看到了洒脱,我只觉得残酷

“辞职一时爽,待业火葬场” / 微博评论

靠一份死工资“续命”看起来的确很惨。

可是没着没落、失去安全感的日子,也并不容易忍受。

前一阵子采访苗苗,她说起自己有段时间一直处于“失业状态”:

每天跑三、四个组,试八、九场戏,却很少得到回复。

于是那阵子每天都在哭,哭到凌晨,睡一会儿,再起来试戏。

papi酱工作一天裸辞:你看到了洒脱,我只觉得残酷

劝你裸辞的人,常常会告诉你“不被工作束缚的生活有多爽”。

但他们不会给你发工资。

蒋方舟以前演讲的时候还会鼓励年轻人多试错,如今却不敢说这样的话了:

papi酱工作一天裸辞:你看到了洒脱,我只觉得残酷

蒋方舟坦白不敢再鼓励“试错” / 《圆桌派》

2001年,大学生毕业生人数是103.63万,到2018年,这个数字是820万。

竞争越激烈,容错率就越低。

一步走错,再想回来,可能已经没有你的容身之处了。

“毫无准备说走就走”的潇洒背后,常常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有这样一种说法:

“每一次工作实际上都是在积累人脉以及各种资源资产,这种隐形资产通常需要五年以上的积累才能够化为切实的自我价值红利。”

也就是说,太过频繁跳槽的人,可能是在不断地浪费“资产”。

最后的结果,大约是白白浪费体力,一无所成。

papi酱工作一天裸辞:你看到了洒脱,我只觉得残酷

如果你没有前几年坚持的能力,你就不会有后几年选择的权利 / 《奇葩说》

有网友在论坛发帖求助:工作太稳定,缺乏激情,想要裸辞。

四百多条回复里,多数人都在“劝退”:

有人建议他先利用空闲时间学点新东西,便于以后找工作;

有人询问他是否有存款,是否有规划……辞职需要考虑的因素太多太多。

没有哪一份工作能够轻而易举

小妹并不是反对裸辞。

无论是在一个岗位上日复一日,还是面对不喜欢的工作果断离开,都无可厚非。

关键是,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离开,到底是去追求梦想还是逃避工作的苦?

你真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吗?

上一份工作上出现的问题,在下一份工作中,还会不会出现?

《圆桌派》讨论过这个问题。曾经是出版社副总编、也做过面试官的嘉宾张立宪评价他遇到的那些裸辞者:

“至少有一半人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所以他就随波逐流。”

papi酱工作一天裸辞:你看到了洒脱,我只觉得残酷

圆桌派 / 张立宪谈求职

不懂想要什么,没有人生规划,只能靠工资衡量职业。

对自己也没有一个客观了解,出来之后就很难找到心仪的工作。

跳槽,不是解决问题的解药。

没有目标,才是根本原因。

papi酱工作一天裸辞:你看到了洒脱,我只觉得残酷

主持人张泉灵以《生命的后半段》这篇长文为分号,转行去创业。

她目标明确,一定要在教育领域闯出一片天地:

“我今年42岁,1997年来到电视台至今有18年了。

42岁虽然没有了25岁的优势,可是再不开始就43了。所以,这就是我新的开始。”

抽身离开的确是一种勇气,但更重要的是,你要给这种勇气一个方向。

有人问刘若英:“为什么你总能给人一种温和淡定,不急不躁的感觉,难道你生活中遇上难题的时候你不会很气急败坏吗?”

刘若英回答:“因为我知道,没有一种工作是不委屈的。”

papi酱工作一天裸辞:你看到了洒脱,我只觉得残酷

没有哪一种选择万无一失,没有哪份工作轻而易举。

没有规划、没有预备地换工作,只不过是暂时终结面前的麻烦,换个地方继续焦虑。

同样的问题,在可预见的未来,或许仍然会上演。

辞职、跳槽,应该是出于对未来发展的考量,而不是对现下纷杂事务的逃避。

裸辞一时爽,一直裸辞一直爽,可洒脱之后的生计该怎么办,是继续“啃老”,还是贷款度日,这才是生活的本色。(文章来源:糟值)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