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行业数据调研报告

站内及定制化广告投放

直播大数据咨询

商务活动通告

主播招募推广

公会管理工具定制

寻求报道及投稿

如果您想寻求以上服务或其他服务,请联系:谢先生发
tel:18627079303 email: 303490126@qq.com
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
我知道了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喜马拉雅、蜻蜓FM、荔枝竞速音频第一股
平台 / 快讯 |  2019-11-27   | 来源:原创   | 阅读:880
喜马拉雅、蜻蜓FM、荔枝竞速音频第一股

在线音频行业的多年长跑竞赛,如今正要以“上市”为期中考。

行业内玩家相继提出了上市计划。先是11月22日,喜马拉雅被曝出已启动Pre-IPO融资。同时,还将谋求2020年赴美上市。即便喜马拉雅否认了这一消息,但行业相信其上市只是时间问题。

紧接着11月24日,荔枝更新了招股书,加快了自己上市计划。更新的招股书显示,荔枝营收保持持续增长,2018年营收为7.98亿元(约1.16亿美元),2019年前9个月营收为8.15亿元(约1.14亿美元)。

喜马拉雅、蜻蜓FM、荔枝竞速音频第一股

而创立时间最早的蜻蜓FM,除2018年曾透露过将在两到三年内上市外,几乎未再有过相关动作。在上市这件事上,蜻蜓FM显然慢了一步。

从2013年喜马拉雅和荔枝等平台的扎堆诞生算起,在线音频行业经历了,从电台模式到综合性音频平台的升级,从一开始单向的收听到兼具学习与交友、娱乐等功能,也实现了从填充睡前、乘车等碎片化时间,到发展成为耳朵经济的多维升级。

整个市场规模也在快速增长,2018年在线音频市场规模约为113亿元,预计到2023年,将增长至698亿元。同时,数据显示,在线音频行业年均复合增长率为43.8%,无疑,更多场景的泛音娱市场具备更大的发展潜力。

而现在,借助上市获取更多资源支持,从而实现跨越式增长,成了摆在每家在线音频企业面前的必选题。

在线音频白热化竞争的6年

2017年,高晓松第一次录制《矮大紧指北》时,因为紧张,把蜻蜓FM的工作人员赶到了直播间外,自己一个人关在里面录。在那之后,《矮大紧指北》成了蜻蜓FM的首款自制付费音频,蜻蜓在内容付费上迈出了第一步,在线音频的IP之战才真正拉开。

喜马拉雅、蜻蜓FM、荔枝竞速音频第一股

蜻蜓FM和高晓松敲定合作是在2016年。

这一年,在线音频市场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除抢夺主播、用户和内容外,音频平台面对的共同问题是,商业化难题及版权乱象。未能解决这两个问题的音频平台,则在后续一两年的时间里逐渐被踢出战局。

相比蜻蜓晚2年成立的喜马拉雅,最先交出了变现成绩单。

喜马拉雅找来当时最火爆的《奇葩说》主持人马东,打造了首个付费音频节目《好好说话》,当天销售额就突破了500万。同一年,喜马拉雅造“123知识狂欢节”,平台内交易额达到5088万元。要知道,淘宝首届双十一的交易额,也差不多是这一量级。

喜马拉雅、蜻蜓FM、荔枝竞速音频第一股

一定程度上,喜马拉雅开设付费节目内容,这一商业化尝试也启发了其他平台。知识付费在2016年极为盛行,也诞生了以“得到”为首的纯知识付费类产品。

绕开喜马拉雅和蜻蜓FM主打的大IP及内容付费的PGC模式,荔枝FM集中探索UGC内容的同时,在这一年去“FM化”,发力“音频直播”。当时的荔枝认为,网络音频对于用户来说不是学习进阶的工具,而是维系感情连接的社交方式。直到今天,音频直播仍是荔枝的主要营收来源。

而挤在同一赛道上的蜻蜓FM、喜马拉雅,包括后来顺应知识付费热潮而起的“得到”,都将营收重心放置于内容付费上。一个行业人士分析称,音频行业现在有三种主流内容变现形态:有声书付费、直播和知识付费,而这些,头部平台几乎都有涉及。

多年竞速发展后,网络音频市场格局形成“一超多强”的态势。最新发布的《2019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喜马拉雅用户渗透率为62.8%,处第一梯队;荔枝、蜻蜓FM、企鹅FM则居第二梯队,用户渗透率为33.5%。

11月25日,屡次被传上市的喜马拉雅再一次否认了上市传闻,称“暂无计划,IPO并未提上日程”。

但财新报道称,一位接近喜马拉雅高层人士表示,喜马拉雅已启动Pre-IPO融资,融资额约为3.5亿美元,最终融资规模还将视市场情况而定。同时,喜马拉雅还将谋求2020年赴美上市,初步计划融资规模在5-10亿美元之间。

不论何种程度上讲,喜马拉雅上市步伐都在加快。而实际上,蜻蜓FM是最早提及要上市的公司。2018年6月,蜻蜓FM前COO(首席运营官)肖轶在接受澎湃采访时就表示,蜻蜓FM已经在为上市做准备,计划在两到三年内上市。但后续,蜻蜓FM上市一事再无提及。

三家头部平台中,荔枝成了最先递交招股书的音频平台。10月28日,荔枝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IPO申请,交易代码为“LIZI”。

喜马拉雅、蜻蜓FM、荔枝竞速音频第一股

荔枝冲击美股,喜马拉雅屡传上市,蜻蜓FM未再提及上市一事,从今年的资本投资来看,头部三家公司均未在2019年获得融资。激战6年后,音频市场需要新的故事。

音频商业化的潜力与难题

从荔枝更新的招股书来看,2019年前9个月,净亏损为1.04亿元(约1455万美元)。尽管营收收入、净收入仍处快速增长中,但碍于营业成本提升,荔枝仍未真正实现盈利。

事实上,在线音频行业盈利问题一直是难题。过去,平台探索出了知识付费+广告的基础营收模式,同时,各个平台也在不断伸出触角,探索新的增长点。

早期,喜马拉雅与蜻蜓FM均通过引入版权,制作音频类节目或有声书。始终以PGC内容为主,但长期以往,内容上便无可避免地出现同质化。因此,后期喜马拉雅与蜻蜓FM也开始引入UGC内容,一方面,增加用户粘性和活跃度,另一方面,也增加了平台内容多样性。但一旦开放UGC入口,监管及审核问题则将接踵而至。

此外,喜马拉雅还开拓硬件产品,推出小雅Nano智能音箱,及针对儿童的晓雅mini AI音箱。同时,今年,喜马拉雅还斥资引入刘慈欣IP,制作《三体》广播剧,开始探索新音频内容模式,投入达到千万级别。

喜马拉雅、蜻蜓FM、荔枝竞速音频第一股

客观来说,引入IP版权费用高,用户转化率并不理想的问题,困扰着整个音频行业。尤其是,除引入版权外,相关内容宣传推广费用,内容分成等仍需要平台持续投入资金。

但从数据上看,音频行业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已经成为全球音频用户最多的国家,在线音频市场用户规模达3.77亿。目前音乐、游戏、在线视频的移动互联网用户渗透率已分别达到89%、82%、74%,而在线音频市场的渗透率仅为45.5%。

从现阶段音频使用场景来看,休闲、通勤、居家、亲子是四大主流场景。一个共识是,未来,车联网、智能音响、智能家居及可穿戴设备等IoT场景下,音频内容或许将迎来新一轮的爆发,推动音频的渗透及发展。

拿蜻蜓FM来说,蜻蜓FM已经与包括百度、小米在内的合作伙伴,建立了基于音频内容的全场景分发。百度此前投资蜻蜓FM,一定程度上,也是为语音搜索、小度音箱和阿波罗自动驾驶平台的内容生态考虑。

11月26日,蜻蜓FM创始人兼CEO张强在36氪WISE大会上披露:截至11月,蜻蜓FM全场景生态月活跃用户数达到1.3亿,合作伙伴已超600家,接入智能设备达9000万台。

喜马拉雅、蜻蜓FM、荔枝竞速音频第一股

 蜻蜓FM创始人 张强

而喜马拉雅则在推出自家智能音箱后,仍不断与其他音响品牌合作。其中的原因在于,这种合作将拓展优质音频内容的分发渠道,同时,用户使用场景也逐渐丰富。

5G时代到来,语音交互将成为新的人机交互方式。这是摆在音频平台面前的机会,同样,也是一个难题,未能适应下个时代变化的企业,就注定将被时代新浪潮淘汰。

加速上市谁能占得先机

相比移动社交和移动电商等领域,从创立到上市需要仅需3-4年时间不同,在线音频行业走过了6年时间,行业才开始集体讲述上市故事。

喜马拉雅等平台缓慢的上市历程背后,是在线音频行业直到最近几年,才被看做是门好生意。

过去,长、短视频领域相继爆发,用户时间被抢占。艰难地跨维度争抢用户的同时,在线音频平台也在PGC和UGC两种内容模式中不断探索。直到语音交互和碎片化时间消费的机遇来临,资本才开始形成认知,相比眼球经济,耳朵经济也大有故事可讲。

当然,对于整个行业最关键的标的事件是,2018年4月,国外著名流媒体音乐平台Spotify,以直接上市的形式登陆美股,当天市值达到了265亿美元之巨。中国作为泛音频娱乐用户数量最大、行业收入全球第二大的市场,资本也在呼唤“中国的Spotify”。

喜马拉雅、蜻蜓FM、荔枝竞速音频第一股

国海传媒研究员朱珠向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分析,“不仅Spotify珠玉在前,现今无论美股和境内资本市场,都已经理解在线音频行业的价值;更重要的是,喜马拉雅、荔枝、蜻蜓FM用户数已经达到一定量级,商业模式也已经基本确定,当下是选择上市的最好时机。”

不仅在线音频平台在争抢上市第一股,2019年10月,得到App母公司“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思维造物)”,也传出即将在科创板上市的消息,罗振宇的知识付费音频平台能够估值几何,也是行业十分关注的事件。

喜马拉雅、蜻蜓FM、荔枝竞速音频第一股

在朱珠看来,除了已经上市的腾讯音乐TME是盈利之外,余下公司均在亏损边缘,受抑于估值体系,也不太适合直接登陆A股。此外,受制于商业模式,思维造物拟登录科创板也会面临难题,即使科创给予一定估值体系的可选性。目前来看,除荔枝已经明确要赴美股上市外,预计喜马拉雅和蜻蜓FM大概率也会选择美股。

当下在线音频平台竞速第一股的比赛中,单在2018年,喜马拉雅就曾4次被曝出上市传闻。随着其大股东上海证大投资所持的股权,因司法协助被冻结,喜马拉雅上市时间开始变得扑朔迷离。今年传出喜马拉雅正进行Pro-IPO融资时,一位行业观察人士告诉Tech星球,“喜马拉雅没有理由不计划上市,更多可能是静默期不方便讲。”

刚刚更新招股书的荔枝,在这场竞速中可能跑到了前面。但美股审查时间,以及过会是否顺利,都将决定荔枝能否能最先上岸。

另外,得到App如果顺利在科创板上市,“移动互联网第一股”的称誉,势必为其市值前景加持。蜻蜓FM也不排除启动美股上市的可能,毕竟行业第三名的命运,不是被收购就是落寞,蜻蜓FM还有机会为自己争取主动权。

一场行业第二阶段的竞速已经拉开大幕,在线音频行业也开始“复制”游戏直播2018年的故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