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观察,商务合作 x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武汉小主播:不为一战成名,将直播当做一份职业
主播 / 深度 |  2021-02-04   | 来源:原创   | 阅读:56115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直播电商站上风口。此前一年,直播电商的整体市场规模为4338亿元,如今这个数字已超过万亿,并且继续保持高速增长态势,预估2021年将扩大至两万亿。

在2020年“双11”,淘宝顶级主播李佳琦和薇娅两人的直播累计观看次数加起来超过3亿次,带货的总成交额加在一起超过200亿元,远超北上广顶级商圈的年销售额。

头部主播的传奇故事,也将数百万人卷进了直播致富的美梦中。然而与李佳琦、薇娅的风光无限相比,一些小主播更多是将直播当作一份职业在做,这或许比盼着某一天能够一战成名更真实。

物流给武汉带来直播机遇 

但只能算小有气候

由于来武汉上大学时就在淘宝网上开小店,罗诗琦很早就接触到直播带货。“刚开始,我的直播只有同学们看,经常有嗓子讲得冒烟也没有几个观众的时候。”

2020年4月,罗诗琦从湖北京山回武汉。“武汉物流方便,商家将样品寄到武汉,比寄到京山要快捷。武汉有我熟悉的直播基地,直播前期需要准备的很多工作,我可以与直播机构一起共同完成,这比一个人在京山老家直播方便许多。”   

2020年5月到11月,武汉推出了多场助力经济复苏的公益直播,但凡有需要,罗诗琦都会去参加。5月到11月这7个月,武汉各个区组织的大大小小公益直播,她一共参加了29场。

说起武汉直播行业的机遇和问题,罗诗琦表示,武汉现在很看重直播,五芳斋、荣宝斋、老通城等一批实体店的老板也是2020年第一次走进了直播间,武汉品牌已有了直播卖货的意识,这将给武汉主播更多发展的机会。但从参与人数和企业数来说,相比江浙一带还是不多,武汉直播产业只能算是小有气候。

直播能够月入过万 

也带来了“网暴”和“眼泪”

“90后”王一宸,形象较好,擅长表演,普通话一级甲等。毕业之后,他一直从事时尚行业和服装行业的品牌推广。2016年,有个朋友推荐他去做艺人主播。由此,他开启自己的直播之路。  

2020年,歌帝梵品牌寻找官方带货主播,经过MCN推荐,王一宸入选。

为歌帝梵进行直播带货,直播时间通常是晚上7时到11时,但王一宸的准备工作从下午5时就开始了。除了反复熟悉产品资料外,他还要准备妆发造型。

王一宸表示,直播领域,女生明显更讨喜。市场比较喜欢女生,让商家满意的男生真的不多。网络直播时也有挨骂的,很多女主播都会被骂哭。“不是直播过程中哭,是下播之后,她们会悄悄哭。”

在近4年直播中,王一宸也遇到过多次网络攻击。“有人一进入你的直播间就攻击你的长相,攻击你所有的弱点。他说的内容可能与你直播的内容没有丝毫关系,但这些人一上来就无缘由攻击你。”

面对这种网友的没事找事,王一宸通常不回应。这些攻击带来的负能量,他都会自行消化。“但有些攻击可能来自商业行为,如果直播间有人诋毁品牌,那我会进行维护。”

王一宸平常还做服装和珠宝的直播带货。武汉知名服装企业乔万尼每个季度上新品都会找他去直播。通过直播,他月入过万。于他而言,直播是一份还不错的工作。对于应对网络攻击,他有着自行消解的办法。

遍地开花的直播基地 

却无人培养主播

淘宝直播总经理曾表示,2019年有超过100万主播加入了淘宝直播。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杭州服装城等地,聚集着一茬又一茬试图乘上这趟快速发展的列车、实现财富自由的小主播。    

2021年1月4日,淘宝公布2020年度十大产业带,数据显示:中部地区唯一上榜“年度十大产业带”的武汉汉正街产业带,正在通过举办电商直播节等活动,引入国内知名电商直播平台、建设直播基地,补齐数字化转型的短板。

2020年“双11”预售及狂欢期间(10.21-11.11),淘宝直播带货总额高达729亿元,其中薇娅和李佳琦合计带货221亿元,占比超30%,两个人就占了淘宝直播的半壁江山。

当渠道、资源、流量全力倾斜给头部顶级主播的时候,形势对小主播和新主播来说就是虎口夺食,薇娅、李佳琦这些头部主播,通常都集中在晚上八时开播,动辄几百万的观看量,就像黑洞把高峰时段的流量都吸走了。

武汉乐淘是武汉最早的淘宝直播MCN机构之一,也是全国排名前十的淘宝直播MCN机构。这些年,前前后后来到该机构尝试直播带货的主播已有6000多人,而能够长期坚持直播的仅有50多人。

说起武汉直播行业发展的现状,武汉乐淘联合创始人梅志勇表示,“现在武汉直播基地遍地开花,但这些基地里还没有优质的MCN机构去培养和孵化优秀的主播。仅以人才扶持来说,李佳琦就作为特殊人才落户上海。而在武汉,一些有潜力的主播不敢全职只能兼职,因为他们觉得主播行业不是太有保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