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观察,商务合作 x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拉面哥”越火直播平台内容越“空虚”
主播 / 深度 |  2021-03-12   | 来源:原创   | 阅读:34701

这段时间,山东3元“拉面哥”火了,全国各地赶来围观热闹的网友挤爆了村庄,村里不得不连夜盖起了停车场,运营商也被迫提前假设了5G基站。

四面八方赶来的人群中,还有架着手机的主播,他们打开直播想要借此留住“拉面哥”的热度,几百台手机几乎同时直播着同样的内容。

对于直播来说,追随流量也并不稀奇。但这样的情况下“拉面哥”越火,拍他的人越多,也突显了直播内容的匮乏。

1

一夜爆红的“拉面哥”快被主播们逼疯了

“拉面哥”的走红非常偶然,一条名为“山东一碗有人情味的拉面”的短视频突然被官方推荐。视频中的“拉面哥”一口乡音的介绍道:“我的拉面15年来只卖3元一碗,怕涨价了老百姓喝不起,少挣点反正也不赔嘛。”

视频只有短短几十秒,但是很快火爆网络,点击量突破2亿人次,收获200多万的点赞,冲上抖音热搜榜前三。视频的发布者“萧县彭佳佳”也在两天内增粉超50万。

随后不久,以“山东拉面哥”为名的山寨号在各大平台涌现,眼看冒充者越来越多,“拉面哥”不得已在在抖音、快手注册了自己的账号。涨粉速度也是相当惊人,抖音粉丝达到271万,快手粉丝达到108.2万。

然而,官方认证并没有止住好事者的追捧。随着他越来越红,一些自称是粉丝的主播,一齐涌入了拉面哥所在的小村庄。

每天天亮,“拉面哥”还没出摊,他的摊位上,就已经挤满了乌泱泱的前来直播的人。他们早早就架起了直播设备,对准拉面哥的脸,全天直播。根据现场媒体的报道,在他摊位前直播的,至少也得二三百人,多的时候,五百也是有的。

既然来找流量,这些主播就不满足于直播“拉面哥”卖面条,有人为了吸引眼球在现场大唱摇滚,说要把这首歌送给拉面哥,音乐起劲时有人冲上来掰腿劈叉。

有人在现场征婚,有人卖身葬父,更有甚者直接翻上“拉面哥”家围墙,要拍摄“拉面哥”的家庭内幕。

据一位现场直播的主播介绍,“在拉面哥身边开直播,3天内粉丝从0涨到过千。按照现在的粉丝量,每天靠打赏能挣几百块。”

迫于无奈,“拉面哥”摊不出了,家也不回,躲到了亲戚的家里,思考人生。发稿前,“拉面哥”又突然删除了之前拍的所有作品,只留下向网友问好的短视频。

2

被流浪改变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

事实上,在短视频直播已成主流的今天,“拉面哥”的走红虽然意外但并不独特。

早前“流浪大师”沈巍,火的时候都是一样的被人潮簇拥着。当时沈巍刚走红网络的时候,各地网友到上海杨高南路地铁站附近“追星”。

无数衣冠楚楚的网友高举着手机,面对着“流浪大师”拍摄着,不少人因此获得了不少的粉丝和“打赏”,甚至有美女网红要和流浪大师“结婚”,“流浪大师”还收了一个干儿子。

已经不能在践行“垃圾分类”的沈巍最终被网红团队拉走了,线下四处巡讲,线上也开设了自己的账号直播讲历史。

然而去年5月,沈巍却忽然选择了“退网”,并清空了快手的视频。在致网友的公开信中,他表示,“各种质疑此起彼伏,令我身心疲惫,备受凌辱,心如刀割。”

截止至沈巍宣布退网,其快手粉丝139万,目前仍有130万。据沈巍本人透露,一年的网红生涯,为他带来了约200万元的收入。

2个月前,一个四川理塘县的牧民小伙,因为在短视频中清澈又略带些羞涩的眼神偶然间受到关注,随后一场传播量超50亿次、10余个省区市的媒体、文旅官博参与互动的网络传播事件诞生,“甜野男孩”丁真火遍全国。

和所有网红的成长套路极一样,当地助推、平台热捧,丁真的生活被无限放大,一些负面的舆论也开始出现,直到丁真一段吞云吐雾的视频被曝光。

可悲的是,丁真走红时高呼各路网红善于“蹭”热点、蹭得巧的媒体,现在又换了一副嘴脸来说丁真通过纯真阳光的形象走红,却又出现抽烟的行为,这是在给他自己打脸。

似乎不管“被网红”的主角好与不好,都有热点可以当做内容产出,不管内容优不优质,只要和主角相关就有流量关注。

3

“XX哥”爆火突显直播平台内容窘境

早在半个世纪前,艺术家安迪·沃霍尔曾经得出一个知名的定律:“每个人都可能在15分钟内出名”。“拉面哥”、“流浪大师”和“理塘丁真”等现象就是这条定律的现实版,都被贴上了“质朴”、“善良”的标签。

因为善良,他们获得大火的机会,他们容忍了蜂拥而上蹭热度的主播;也因为利用善良,视频平台可以隔三差五造出来一个“被走红”的网红,直播平台的内容输出也越来越“空虚”。

对于直播行业来说,内容为王是长久不变的道理。但不管是早期的娱乐直播,还是近期的电商直播,一直没有可持续性的内容供给。要么是声嘶力竭的劲歌热舞,要么是群情激奋的打榜PK。总而言之,离不开“刺激”两个字。

为了留住“粉丝”,主播可以去“流量”家翻墙头,可以去卖身葬父,用一次一次挑战底线,制造越来越强的“刺激”。而热度散去之后,只给“流量”们留下一地鸡毛。

平台也会适时制造一些“流量”,来平衡平台上多数主播没有优质内容的窘境,满足这些主播需要追随新热点,找到属于自己的点来赢得关注度的需求。

毕竟一个套路在“流浪大师”身上玩腻了,又出现了“拉面哥”等来接班,要不了多久还有下一个“XX哥”,粉丝只会因为主角光环不满,不会因为套路不变心生厌烦。

有研究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网络直播市场规模有望达到0.3万亿元,这一年也是“千播大战”之后,各平台再次刺刀见红的一年。斗鱼虎牙合并案的悬而未决,YY卖身百度的前途未卜,B站、快手、抖音的后来居上,都在逼迫直播平台在内容方面做出尝试、创新与转型。

而“拉面哥们”的出现似乎弱化了直播平台的内容创新,主播蹭流量的事情就像在击鼓传花,让粉丝们始终围绕“鸡肋”般的内容反复关注,让外界觉得直播平台有庞大的体量。

至于“拉面哥”这次能火多久,笔者也不知道,我们都被捆绑在了流量的排泄链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