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观察,商务合作 x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在直播间开车,跟品牌商互怼,《甄嬛传》“曹贵人”不按套路带货
主播 / 电商 |  2021-04-01   | 来源:原创   | 阅读:1088

她是《甄嬛传》里“出尽坏招”的曹贵人,是《正阳门下》个性十足的“村姑”孟小杏,还是《武则天》中对主忠心、为大爱甘愿牺牲的杨长史……

大家看到她的第一反应是,“好脸熟”,第二反应是,“这不是曹贵人吗”,第三反应是,她叫什么名字?如今,她的新身份是淘宝主播——陈思斯。

在直播间里,她是娘娘、是嫂子、是和粉丝打成一片的“老司机”,还常常邀请剧组的熟面孔来直播间客串;拍戏的时候,她带着整个直播团队一起进组,白天拍戏,晚上直播,一天也不肯闲着。

从演员到主播

很早之前,就常有朋友跟陈思斯说,“你特别适合做直播”。

生活里,陈思斯就是个经常给人安利的人,她对什么都挺好奇,也愿意做尝试。但是以前拍戏忙,一直没有把这当回事。

后来生了宝宝,陈思斯开始重新规划工作重心,她希望尽可能多留一些时间在家庭生活中,陪伴宝宝成长。剧组拍戏不得不一走几个月,接到辣妈学院李欢邀请的时候,陈思斯正处于职业转型期。为了打消她的顾虑,李欢专程跑到陈思斯的城市,说可以完全配合她的时间,如果需要拍戏,整个直播团队就跟着她进组。

“这样一来,给了我极大的自由,”她决定试试看。就这样,演员陈思斯,第一次尝试切换主播身份。

2020年9月30日是她的第一场直播,到现在已经有半年时间了,陈思斯几乎坚持每天一场直播,拍戏的时候,白天工作,晚上也会直播,“从一个新人变成了真正的从业者”。

第一次直播,陈思斯“完全不慌”,对她来说,手机屏幕后面的都是她的朋友,和生活里给朋友安利一样,直播间里,她把自己发现的好东西分享给粉丝们。

陈思斯是个体验派,直播间的产品她大都亲自试用过,介绍起来说的都是自己的使用经验,助理夸她讲解特别流畅,“眼睛里会冒光。”

“我几乎所有选品都要自己,包括家里人、邻居、朋友,要用过、试过、吃过,然后搜集身边人的反馈。”陈思斯的直播间里,讲的都是她的使用感受。

她“把自己放在普通老百姓的需求上选”,直播间里,女装、零食、坚果,奶粉、日用品,大部分人生活里都用得到,价格也都十分亲民。

现在,陈思斯家里全都是样品,没做主播以前,她给孩子吃的小零食都是网上买的进口产品,现在换成直播间的产品了,“大品牌固然有大品牌的好处,但其实一些小品牌只要资质齐全,性价比更高,”把自己当成消费者,这是她追求的理念。

曹贵人和她在《甄嬛传》里的女儿温宜公主,现实生活里,陈思斯也做妈妈了

在直播间“开车”

陈思斯自诩“直播间里的老司机”。

有一款用于女性私处的蔓越莓益生菌,品牌刚送来样品的时候,她第一反应是,这是智商税吧?“以我的人生经验,我知道有些益生菌对肠胃菌群平衡有好处,可以让你不拉肚子,但是突然告诉我,这个产品能帮助女性不受炎症之类的困扰,蔓越莓一个水果怎么能有这个效果?我说你是不是觉得演员没文化?耍我是不是?”

陈思斯决定自己先试试。她把样品带回家,她的外婆已经90多岁了,“有一种病症叫老年性阴道炎,相当于内分泌减弱后造成的私处干燥,几乎所有过了更年期的女性都受此困扰,”以前,陈思斯不知道这些事,妈妈、外婆从来没和她讲过,觉得这是羞于启齿的 。

用了产品以后,外婆告诉陈思斯,特别好用,“整个人不管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放松了。”

陈思斯决定在直播间卖这款产品,她有些犹豫,这是一个涉及私处的产品,作为一个明星,讲这些会不会不太好?而且,对大部分人来说,这可能是违背常识的,会不会被质疑?

最后,陈思斯决定,不能抱着这种固步自封的心态,“作为一个主播,大家信任你,你更有责任和义务去介绍其他人不会介绍的产品,作为明星就更不能羞于启齿,这是所有女性都可能面临的问题,并不是不说就不存在。”

她会大方地向粉丝介绍私处保养,提醒她们要多休息,有问题就马上去医院,和家里人要多交流探讨,粉丝们总说,“娘娘,你怎么还在直播间‘开车’?”

“我觉得这不是开车,而是打破千百年来传统思想的禁锢,释放女性这种根深蒂固的压力,我要带头把它讲开。”

不受商家“喜欢”的主播

听到粉丝的正面反馈,“娘娘,你推荐的东西太好用了,”她就很开心,若是有不好的反馈,也因此觉得难过。

欣贵人、齐妃娘娘和曹贵人,现在,欣贵人也是淘宝主播了

“很多人因为你是明星,根本不听你在讲什么,就对你盲目信任,看到你的产品价格便宜,就下单了,”陈思斯说,她害怕这种盲目的信任,“只要花一点点时间去看讲解,就会发现我其实把所有的优点甚至是缺点都讲得很清楚,”

陈思斯的直播间有很多“便宜货”,69元、99元的床上四件套,有粉丝问,这么便宜的能靠谱吗?陈思斯也真的把四件套拿回家用了,觉得不错。

“有时候商家也挺恨我的,”因为她会直接在直播间介绍,四件套不是全棉的,棉含量实际上是多少,把四件套翻过来凑到镜头前,大大方方给粉丝展示,“你们看,线头有点多,针脚有点歪,大家按照需求下单。”商家现场就急了,“你别把里面翻出来啊!正面图案好看就行了。”她却说,“那不行,我得让大家知道真实是什么样的。”

讲解的时候,陈思斯喜欢把丑话说在前头,经常在直播间劝退冲动下单的粉丝,“大家看清楚想清楚,不介意线头和针脚,想要实惠的可以买,很注重精致要求的,这个可以不要下单。”她真的把粉丝当朋友,当家人。

有些商家不喜欢陈思斯,比如他们希望强调自己的产品全年龄段适用,但是陈思斯不会被他们忽悠。

有一款儿童食品,成分里添加了乳酪,商家在包装上写了一岁以上的小朋友可食用,但在陈思斯的认知里,稳妥起见,乳酪是三岁以上的孩子食用才更安全。她给商家打电话商量,“我的直播间里,这个产品只卖给三周岁以上的孩子。”

对商家来说,这相当于流失了一岁到三岁孩子家长的潜在顾客,他们不同意这个说法,不断摆数据出来,强调一岁以上的孩子就能吃奶酪了。“不行”,陈思斯态度强硬,“东西确实很好,但要上我的直播间,我会坚持说三周岁以上才能吃。”

最终,商家妥协了。

最开始讲解母婴产品的时候,团队的工作人员都不了解,他们都太年轻了,大眼瞪小眼,无处下手,不知道怎么写脚本。到现在,直播间的工作人员都成了半个母婴专家,奶粉要看什么参数?尿片怎么选?小孩的零食有哪些注意事项?每个人都能说得头头是道。

什么都带得动

从直播数据来看,陈思斯的直播间很平均,“好像什么都带得动,”陈思斯也看过李佳琦的直播,“口红一哥嘛”,她觉得自己没什么特别的人设,“就是普通人生活里用得上的全部东西。”

直播间里,娘娘和曹贵人,是粉丝说得最多的,有粉丝心疼她直播太累,开玩笑让她早点下播去陪温宜公主。还有人叫她小笑、嫂子,这都是她塑造的经典角色,粉丝愿意叫什么都可以,“我在电视上看到过你,有亲切感,我愿意用剧中的称呼去称呼你,这些我都接受,但是我不想用剧中的角色去勾粉,这样没有必要。”

很多人因为“曹贵人”这个角色认识她,但她觉得,曹贵人是自己的亮点,用黄晓明在“浪姐”里的话来说,这是加分项。有粉丝问,“能不能约别的娘娘来直播宫里做客呀,”陈思斯就真的找了眉庄小主来,当天粉丝们都很兴奋,两个娘娘十年后在直播间相聚了。

眉庄小主来到了陈思斯的直播间

陈思斯觉得,既然做了主播就要专业,“所谓的明星光环也好,偶像包袱也好,做主播就要摆正自己的位置,给大家介绍好的产品,尽量去找好的价格。”

有些艺人做直播会找助播,坐在旁边,帮忙操作和介绍产品,但陈思斯不需要,“这样是消耗自己的名气和观众缘,一开始大家可能会出于好奇心来看,可是如果发现你不专业,他就会马上离开。”

现在,陈思斯大都是在剧组客串,不需要长期呆在剧组,孩子成长的黄金年龄,她舍不得错过,而直播,帮助她平衡了事业、爱好和生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