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观察,商务合作 x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又起风波!辛巴被旗下主播起诉 23场直播索赔6800万
主播 |  2021-04-26   | 来源:原创   | 阅读:776

“快手一哥”辛巴的“封路”的闹剧,至今热度还没完。

近日,辛巴与安若溪“师徒反目”,2700万的薪资拖欠,以及6800万的索赔,再次引发网友热议。

安瑞兮反诉索赔6800万

4月15日,前辛选员工,辛选旗下带货主播安若溪发布了个人声明,宣布起诉辛巴及辛选公司。

安若溪在个人声明中表示,辛选公司在2019年多次联系自己,邀请自己加入其团队,因为信任辛巴,她选择到广州签合同。然而实际上,她一年直播了23场,但没有拿到任何款项,再细看合同,才发现合同中竟然没有提到结款时间。

这意味着,辛巴公司可以无限期拖延她的酬劳。也因此,直到现在,辛选都没有支付安若溪绝大多数的坑位费、佣金、分成等。自己一直在辛辛苦苦直播带货,结果不仅没有收到任何酬劳,反而因催促结款被公司抢先一步告了自己。

同时,安若溪还提出了三个要求,第一个是解除合同,第二是要求辛巴支付自己26503642.1元的收入,第三点是要求辛巴支付自己887872元的滞纳金和惩罚性赔偿4000万元,总计需要支付约6739万元。发布声明的同时,安若溪还直言,自己坚信,资本不能左右一切,相信法律!

在今年初,就有网友爆料双方要对簿公堂的消息。当时原告是初瑞雪担任股东的广州巴伽娱乐传媒,被告人则是安若溪。起诉的原因是安若溪违约退出辛选,安若溪要面临八位数的经济赔偿。

私自“导流”引发诉讼

“自己孩子全靠家人们照应”,是辛巴的口头禅。

辛巴的主播们常常互刷礼物,大号扶持小号。去年一个徒弟“拜师一周年”,还曾出现过徒弟感恩辛巴,在直播间给“师父”下跪的场景。“我给我师父一跪,跪的不是别的,我拿他当我自己的父亲,除了他以外没有别人管我了。”

但这种“亲如一家”的关系对应的是,一旦“家人关系”破裂,分手的双方就可能对簿公堂。辛巴实控的巴伽娱乐起诉了三个解约艺人,案由全是服务合同纠纷。

“师徒反目”的故事,最早可能要从安若溪私自“导流”说起。

2020年8月,安若溪男友用安若溪账号卖货。值得注意的是,其销售的产品并非辛选公司所有,而是用公司的流量来销售自己的产品。

辛巴知道后,直接当着全网的面训斥安若曦,如果你以后再犯这样低级的错误,处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那你就不用在818团队干了,你应该回到自己的圈子里去。

此后,安若溪未参与辛选团建的“荒野求生”挑战,引发外界热议。

2020年8月24日,安若溪在个人介绍栏中删除了“很高兴加入818大家庭”的文字,不过昵称后面留有狮子标志。

2021年春节前,细心的网友发现,安若溪拿掉了狮子标志。此后,有部分818粉丝发现安若溪已离开辛巴团队,双方的诉讼大战就此展开。

辛巴高调快手沉默

不可否认,辛巴的个人号召力强劲。但近半年来,辛巴频频引发舆论风暴:假燕窝、复播封路、退网闹剧……接连不断的风波让网友吃瓜之余也逐渐厌烦。

于快手而言,辛巴已成了一把双刃剑,一方面辛巴家族主播占据着直播带货的头把交椅,另一方面因为负面消息不断,拖累平台饱受网友质疑。

与辛巴每次负面都相当高调不同,作为平台方的快手显得格外低调。有不少人曾无数次认为快手会壮士断腕彻底封禁辛巴,但最终并非如此,平台只是给出了封禁4个月的处罚,对于外界的议论也是闭口不谈。

当然,表面的沉默,不代表平台的无所作为。摆脱被“大家族”的钳制是快手去年下半年就开始的计划,快手电商营销中心负责人张一鹏在接受《晚点LatePost》采访时直言:“我们可能一个中腰部主播卖不过辛巴、李佳琦和薇娅,但是我10个主播一起来带,量肯定会比过去大。”

平台的动作,辛巴作为老江湖自然能感受到。在辛巴账号被封停的60天里,他将旗下主播从去年的27位扩充到了60位。辛巴曾接受过一次亿邦动力网的专访,在专访中他着重强调了“去辛巴化”将是辛选今年的重要任务。

只是,辛巴还没有意识到,持续给快手带来舆论压力,或许会再次出现辛选主播集体封号的情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