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观察,商务合作 x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斗鱼 、虎牙上演曲线救国 抖音主播能否助其大业?
主播 / 平台 |  2021-10-26   | 来源:原创   | 阅读:28896

2021年,大概是游戏直播平台压力最大的一年,特别是斗鱼和虎牙两巨头。

此前,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叫停了斗鱼和虎牙的合并消息,理由是腾讯在合并之后将会占据游戏直播的绝大市场份额。这就意味着原本能重塑游戏直播行业格局的合并案,因为监管的介入不得不告一段落。

自从这件事大结局之后,外界对于斗鱼和虎牙就质疑声不断,而这两家也都卯足了劲,希望争取更多的资源来延续行业龙头的故事。

对于斗鱼和虎牙来说,游戏直播的流量已经进入了瓶颈期是不争的事实,于是两家也开始外扩业务,从原有的主播流量分发,变成了主播流量购买。

最明显的就是斗鱼和虎牙,近期都把触手伸向了抖音,越来越多的抖音主播在斗鱼虎牙开启了直播首秀,为斗鱼和虎牙的复兴大业出力。

抖音女主播扎堆斗鱼、虎牙上演“直播首秀”

“一栗小莎子”在抖音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曾凭借一条“蓝色战衣”连衣裙一夜涨粉数百万,还被网友称为“蓝衣战神”。

近日,“一栗小莎子”就空降斗鱼进行直播首秀,官方不仅提前发推文预告,还在预告视频中上演了一栗小莎子最会的“换装秀”。

当天晚上开播后,一栗小莎子如约亮相斗鱼,与斗鱼王者荣耀主播“林梦”组队开黑。游戏玩的好不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蓝衣战神来了,谁还看游戏啊!

面对直播间水友的狂热追捧,一栗小莎子显然并不能很好的适应,一直呈现出肉眼可见的紧张。

在调整好情绪后,一栗小莎子透露道:“如果大家呼声高,我就会考虑以后经常直播!但目前我并没想好具体的直播方向、直播内容。”

最终,在一众大哥、水友的支持下,一栗小莎子直播间的礼物横幅可谓是从开播刷屏到关播,仅在短短数小时的直播中,她便疯狂吸金100W+,关注数也达到了20万。

在此之前,抖音被誉为“纯欲天花板”的井川里予也在虎牙平台开启了直播首秀,与虎牙网友一起玩恐怖游戏。

在井川里予首播人气峰值高达277万之后,井川里予就成了主播热搜榜常客,不仅热度指数超过张大仙,粉丝数也突破了104万。

此外,井川里予还作为PEL特邀解说嘉宾与鲨鱼一起解说2021PELS3总决赛,井川里予在虎牙的开播频次也提高到了每周2-3次。

毫无疑问,这两个抖音当红主播,为斗鱼和虎牙带来了海量的外部流量,同时也让斗鱼和虎牙获得了相当数量的外界关注。

相比斗鱼最近才开始邀请抖音主播入驻,虎牙算是最早掌握这个流量密码的平台。

早在4月份,抖音有腿姐之称的电气鼠就在虎牙开播,入驻虎牙第一晚,电气鼠的直播间众多颜值主播前来祝贺,各主播大展身手,最终还导致电气鼠的直播间被封,可谓十分热闹。

之后,虎牙还邀请居然小蓝蓝、刘二萌、Fairy、刘思瑶、布叮X等多位抖音女主播。这些女主播将自己在抖音之前的成名作都转发到了虎牙,并配合一些游戏主播进行商业宣传,虽然短视频播放量不如在抖音,但直播首秀也为虎牙带来不少流量。

斗鱼、虎牙被迫引流?主播匮乏成主因

为什么斗鱼和虎牙都热衷于邀请抖音主播来直播游戏呢?

首先我们从粉丝群体上来看,以井川里予和布叮X当下两大“纯欲天花板”的粉丝画像为例。

发现其多为男性群体,且粉丝年龄主要在18-24岁范围内的居多,这与斗鱼虎牙的用户画像是高度重合的。

此前,游戏直播平台的盈利模式,就是头部游戏主播通过内容负责引流,然后娱乐主播再对粉丝进行变现转化。

现在,头部粉丝的诞生以及不聚焦于游戏领域了,那么用抖音的当红女主播来为斗鱼和虎牙引流,也延续了之前的模式。

虽然,像居然小蓝蓝、刘二萌、刘思瑶这些达人,在游戏平台的热度都不长,但这种好像明星走穴似的“直播首秀”也能让游戏直播话题性十足。

如果,能遇到像井川里予这样喜欢打游戏,并且和粉丝互动比较积极的女主播,那么游戏平台就捡到宝了,正如井川里予在虎牙的状态一样。

促使斗鱼和虎牙走出这一步的,还有两家面临着营收增长陷入瓶颈的困境,以及促成这一问题产生的首要原因无疑是用户增速的放缓。

依据两家财报,虎牙第二季度移动端的月均活跃用户数为7760万,较去年同期仅增长2.6%;斗鱼移动端的月均活跃用户数为6070万,也只同比增长3.9%。

另一方面,虎牙、斗鱼的用户付费意愿在下降,虎牙、斗鱼二季度的付费用户较去年同期分别流失了60万和40万,而上一季度,两家的付费用户数同样出现了同比下滑,虎牙减少20万,斗鱼减少60万。

站在平台自身的角度上看,出圈主播匮乏是导致虎牙、斗鱼用户增速放缓的最直接原因。大家可以自己想一想,几年前冯提莫、PDD、张大仙,随便一个主播都是媒体关注的重点。

可是现在大家关注的都是抖音达人,每隔几个月就会出现一个引起全网模仿的主播。而且这样的影响力也远超斗鱼、虎牙自己的主播,这些抖音达人不仅可以直播带货,还能接产品代言。

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斗鱼、虎牙会向抖音主播抛出橄榄枝了,一场直播首秀是主播、平台、粉丝多赢的选择。

被围攻的难兄难弟 抖音成救命稻草?

那为什么这些主播都来自抖音呢?

从行业格局来看,斗鱼和虎牙还是游戏直播的头部,但是面对的竞争压力是全方位的,一面是短视频的入侵,另一面是游戏直播内部来自快手和B站的冲击。

去年5月,快手游戏负责人唐宇煜曾公开表示,快手的游戏直播月活用户已经突破2.2亿。如以2020年Q1财报公布的数据计算,快手游戏直播月活用户彼时已相当于斗鱼、虎牙、B站三家移动端的总和。

在小葫芦大数据发布的《中国游戏行业盘点洞察数据报告》中,2021年7月,快手开播的游戏主播数达108.6万,游戏主播规模在全平台中最多,游戏主播数量是虎牙、斗鱼、B站等平台的2倍以上。

与此同时,B站的游戏直播也在迅速扩充。把当时B站签约冯提莫看做一个进攻游戏直播的号角,在B站直播领域及电竞内容的大力投入下,B站游戏游戏主播规模已达到40.3万人。

除了主播数量直追虎牙和斗鱼,B站自身也拥有英雄联盟S赛事的国内独家版权,在游戏发行、游戏社区、游戏中短视频等领域对斗鱼、虎牙形成直接的竞争关系。

所以行业格局之下,抖音是虎牙、斗鱼唯一能直接挖来主播做活动的渠道。而且这也不是抖音想要的,如果不是腾讯在游戏版权上掐住了抖音的喉咙,那么抖音早都在游戏直播领域深耕了。

当然,斗鱼和虎牙能频繁拉抖音主播来站台,我们也可以看到行业的转变。

以前主播在其他平台开播是行业大忌,在非走红平台上演直播首秀的主播,往往不是要面临巨额索赔,就是源源不断的口水战。

现在主播能够在多个平台开播,对于主播和经济公司来说都是好事,能够在短暂的红利期将自身流量最大化,不至于被平台捆绑熬到油尽灯灭。

目前国内游戏直播市场的蛋糕面临再次分配的问题,虎牙和斗鱼这类操作也算是曲线救国,但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奇招呢?我们拭目以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