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观察,商务合作 x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慢直播,一种比较“叛逆”的直播模式
快讯 |  2021-12-08   | 来源:原创   | 阅读:29025
图片
图片

你还记得上次看慢直播时什么时候吗,千万别跟我说还是在上次。

慢直播应该说是直播界里面比较“叛逆”的小弟,没有剧本,没有榜一,更没有倒计时。而就是这么一位“叛逆”的小弟去年火了一把。

慢直播破圈

2020年被很多人称作是“全民直播元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让许多人开启了直播模式。同时也正是在那一年,慢直播走进大众视野。

图片

那年,央视通过监控设备开启了一场慢直播,实时播放雷神山、火神山的建造进程。出乎大家意料的是,这场直播热度非常高,累计观看人次超过1亿,甚至凌晨三四点都有几千万网友在线观看。

慢直播也是因此破圈从小众群体走向大众视野,在此之前慢直播更多的是记录一些动物或是风景。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无聊”的挪威人了,慢直播虽然不是他们提出的,但是他们将慢直播“发扬光大”。2009年挪威广播公司记录了一辆列车从奥斯陆开往卑尔根的过程,全程长达七个小时。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开播前五个小时居然有超过五分之一的挪威人观看直播。

图片

挪威广播公司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信号,自此便一发不可收拾,通宵直播织毛衣,直播鹿群迁徙,还直播母鸡孵小鸡。不得不说他们真挺“闲”的。

图片

不过他们确实掀起了一阵慢直播的风,并将它吹到了世界各处。英国BBC开始尝试慢直播,直播一堆柴火熄灭的全过程,还有织毛衣。日本直播了从东京的吉祥寺散步走到井之头公园。

在中国除了直播火神山、雷神山的建造,更早之前还做了一个熊猫频道,直播大熊猫的生活,吸引了许多大熊猫爱好者的关注,微博粉丝数超过一千万。

慢直播为何收人青睐

网络上有调查显示,认为慢直播“有身临其境的真实感”的人最多,占比为69%;此外还有55.9%的人表示慢直播吸引自己的地方在于其“原生态无剪辑的镜头”;51%的人喜欢慢直播“有过程性的呈现,有见证感”;49.4%的人对其“超长时间,可自由选择观看时段”感兴趣;33.9%喜欢其“内容安静,让人放松”。

图片

的确,慢直播相对来说更加真实,不存在刻意编排。它是以高质量或是具备特殊意义的内容为前提,通过不同角度的镜头展现直播内容,尽量减少干预使内容更显真实。

前一段时间,孟晚舟回国时,央视开启了一场“孟晚舟,欢迎回家”的直播。央视采用卫星和网络两种方式,全程对外发布孟晚舟乘机抵达深圳机场的直播信号,信号时长29分钟。这场直播总观看量超过4亿,央视设置多个的微博话题总阅读量超过10亿。

图片

除此之外,慢直播也成为网友们宣泄情感的一处场所。就以熊猫频道为例,熊猫频道的微博粉丝数量为1194万。其中有76%的粉丝为女性,18-34岁粉丝占比超过75%,主要集中在广东、北京等一线城市。

从这些数据中不难看出,熊猫频道的粉丝有一多半是一些一线城市的青年女性,这类群体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工作、生活压力很大。在闲暇之余观看憨态可掬的大熊猫生活,再跟一些陌生人隔空发弹幕交流,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释放了平日里压抑的负面情绪。

图片

再者,慢直播可以带来参与感和满足感。通过慢直播观看事态发展,网民的参与感有所提升。当时雷神山、火神山建造时,网友们化身云监工,网友们通过看直播观察有没有人在偷懒,还有些无聊的网友给挖掘机起名字“宋灰宗”“多尔衮”等等。

图片

看似玩闹,实际上那些直播画面展示了两大医院建造的主要场景,再配合直播的即时传输,实现了信息同步共享。很大程度上消除了信息差,让网友从信息被分享者变成了信息的分享者,为网友带来了满足感。

慢直播处境尴尬

慢直播作为一种慢节奏的直播方式,与当前时代节奏略显不符。当下时代生活节奏普遍较快,人们看视频都是二倍速加快进,一条几十秒的短视频人们可能看几秒就要划走。

再者就是慢直播不像寻常直播那样爆点频出,也没有电商直播那么强的变现能力。这也就意味着慢直播的成本不得不控制在一条较低的水平线,它的曝光率也就不会很高。

伴随着人们逐渐复工复产,慢直播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逐渐降温,相关的话题和讨论也越来越少。这些因素导致慢直播处于一种不温不火的状态。

图片

目前慢直播更多的是与文旅产业结合,依靠媒体或是景区自身的流量加持来吸引观众。例如之前北京下雪时故宫曾开设多场慢直播,没有铺天盖地的宣传引流,有的只是故宫自有公众号和微博的推文,不过还是吸引到了上百万的网友观看;再比如央视今年6月关于象群迁徙的慢直播,100多万人观看,主要就是依靠媒体带来的流量。

图片

笔者认为慢直播的发展前景还是较为可观的,原因就在于它的受众认可度极高。中国青年报曾针对慢直播做过一场调查,有两千多名不同行业人员参与,00后占6.0%,90后占38.6%,80后占43.9%,70后占9.1%,60后占2.2%,其他年龄层占0.3%。

90.2%的受访者看过慢直播,其中87.8%的受访者表示喜欢看慢直播,78.1%的受访者表示看好慢直播的发展。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沈阳教授曾表示,未来,“慢直播”在占据独家的直播资源方面会比较有潜力。它对一些独特的地标建筑、网红打卡地,还有一些重大事件、影视资源的报道宣传工作是非常有帮助的。

图片

不得不说,快时代下的慢直播这一种充斥着矛盾感的直播模式意外地俘获了一票忠实粉丝。

这种略显“叛逆”的直播模式出乎意料的受人喜欢,可能也正如网友们所说的,慢直播独有的真实、壮观、轻松、宁静等元素让他们爱上了慢直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