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观察,商务合作 x
QQ好友 QQ空间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医生直播兴起,00后化身养生新一代
主播 / 快讯 |  2021-12-15   | 来源:原创   | 阅读:22962
图片
图片

自2020年起,直播行业步入了全民直播时代,所有人有个手机就能开直播。直播内容也五花八门的,游戏、户外、二次元、音乐等等。

图片

有很多你可能很难想象,有人直播做饭,有人直播鉴宝,还有人直播问诊。可能有人会问这种东西真的有人看吗,还真有人看,那些人气高的主播直播间能有几十万到几百万不等的流量。

最近关于医生直播的话题争议性很强,在网上吵的沸沸扬扬,很多人觉得医生直播侵犯了患者的隐私权,这点毋庸置疑。不过还有人持另一种观点。

医生直播兴趣浓厚

前些时候,上海一家医院的医生开启了一场“膝关节骨性关节炎什么情况下该做置换手术”的直播。直播共计30分钟,15分钟科普,15分钟互动,累计观看人次672人。从数据来看这场直播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力,不过这一行为确实引起了广大网友关注。

目前关于医生直播,现在网络上最大的两种声音分别是质疑和理解。很多人认为这种直播方式会侵犯患者的隐私,同时对于医生直播看病这件事提出质疑,他们觉得这样一心二用会对治疗效果产生影响,因为如果医生由于分出精力去直播,那么便没办法专心的分析病情。

图片

还有些人觉得可以理解,这样确实存在方便大众看病层面上的考量。通过网络直播的方式,向观众介绍健康常识,普及医学知识,摒弃了枯燥乏味的文字科普,更能增添趣味性,提高观众的了解学习的兴趣。

其实,医生直播未尝不可。《医疗健康行业数字化发展趋势》中显示,截止至2020年,我国有50万名在线上平台注册的医生,这其中有超过一半的医生表示对网络直播感兴趣,也愿意尝试。

而且伴随着年轻人的时间越来越碎片化,线上问诊也是医药行业的一种年轻化、数字化的尝试。不过还是要把握好尺度,不要厚此薄彼,拿捏了直播,忽视了医生的本质工作。

“短视频+直播”还是香啊

其实医学的网络化与数字化,很早之前就有人尝试。2018年的时候国家卫健委开通了快手账号,通过定期更新短视频和不定期直播积累粉丝,到现在已经有654.9万粉丝,她的粉丝中女性略多于男性,女性占比53.49%,男性占比46.51%。

图片

更有趣的是,她的粉丝年龄整体偏小,6-24岁的粉丝占到了64%左右。还有一点就是,她的粉丝并不是集中于一线城市,反而是分布于三、四、五线城市,三者加起来超过60%,当然这跟快手的战略部署有着一定的关系。综合看来,这一届的00后或者说是95后打小就对自身的健康问题很是注重。

从数据上来看,卫健委虽然说不是流量最高的,但是她推动了整个行业的数字化进程。后续有许多医生、机构涌现,抖音、快手等平台都在加速布局。自2019年起,抖音发布“DOU知计划”,快手与中国医师协会共同发布“健康中国·快健康”计划,有500家公立医院入驻。两家的竞争日渐白热化。

不过根据《2020短视频平台医生KOL生态分析报告》,抖音的不论是总账号数量、活跃账号数量、总视频数、总点赞数还是总评论数都明显高于快手。

图片

况且抖音的顶部账号质量也比快手高不少,抖音此类账号前两名粉丝量分别为两千多万和九百多万,快手的就只有一千五百多万和六百多万。

其实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抖音近年来的发展迅速,快手面临着巨大的风险。平时关注这两大平台的网友们可能知道,不只是医疗健康这一方面,近段时间,快手最为拿得出手的下沉市场被抖音成功侵入。农村题材顶流张同学像是一个讯号一样,抖音开始逐渐蚕食快手的市场。

想变现,还得是带货

通过拍短视频、开直播等方式许多账号积累了大量的粉丝,他们下一步要考虑的除了涨粉之外,应该还有变现。

据不完全统计,这些健康医疗类账号最常用的变现方式是电商导购,有近一半的同类账号通过电商导购的方式进行商业变现。通过橱窗添加商品或者在直播中放置商品链接来引导受众产生购买行为。

还有一小部分通过付费咨询实现变现,通过跳转链接到其他平台进行付费咨询,不过这种方式不及前者。此外还有一些直播打赏、付费课程等收费变现模式。

在此,以抖音的头部主播医路向前巍子为例,他的粉丝量有2162多万。这些粉丝中女性比例极高,占比为66.62%。而且他的粉丝中31-35岁占比42.65%,接近一半。

众所周知,年轻女性可是消费的主力军啊。他的粉丝中年轻女性占比可能要超过半数,因此他的粉丝消费能力还是很强的。

图片

同时根据飞瓜数据,我们观测到他的带货口碑很高,以往他带货中卖的最好的是图书类商品。他的商品橱窗中有三件商品,30天内出售了三千多个,笔者粗算了一下约有超过一百万的销售额。

除此之外,还可以看到他有维护自己的社群运营,沉淀自己的私欲流量。他的两个粉丝群都是关注60天之后才有资格加入,其中铁粉群有四百多人,超级铁粉群有一百多人。

虽然说他一个月的销售额远不及电商直播头部主播一天的销售额,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他毕竟不是专门的带货主播,如果他也在直播间里敲锣倒计时,那吃相可就太过难看了。

总的来说,对于医生而言多一种收入来源也是一种助力,大家都是为了生活奔波,何苦相互为难。

况且这种短视频和直播可以起到知识科普作用,帮助百姓树立正确的医学认知,只要不是违反职业道德或是相关法律,保护好当事人隐私,何乐而不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