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观察,商务合作 x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一年少了30万付费用户!斗鱼的未来充满挑战
平台 / 快讯 |  2022-03-21   | 来源:原创   | 阅读:37152
图片
图片

在315晚会的曝光下,直播行业又一次来到了风口浪尖。

其实不管是行业的快速发展,还是业内的灰色产业。通过网友的舆论就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过去的两年中直播电商已经占据行业的绝大数关注量,曾经掀起直播浪潮的游戏直播已经变得悄无声息。

就像在昨天铺天盖地的翡翠直播新闻中,淹没了游戏直播平台斗鱼公布的2021年财报,而这份财报或许预示着游戏直播将迎来新的洗牌,也能说明游戏直播不再受舆论关注的原因。

净亏损6.2亿 30万付费用户流失

根据斗鱼在16日晚发布的财报显示,2021年斗鱼全年营收91.65亿元,同比下降4.54%,全年净亏损为6.2亿元,2020年同期为净利润为4.04亿元。全年调整后净亏损为4.006亿元,2020年同期调整后净利润为5.42亿元。

其中Q4季度斗鱼总营收为23.28亿元,同比增长2.6%;Q4季度净亏损为1.93亿元,2020年同期为净亏损2.29亿元人民币;Q4季度调整后的净亏损为1.12亿元,而2020年同期调整后的净亏损为1.769亿元。

图片

造成斗鱼由盈转亏的主要原因,就是营收增长变缓慢。其中,Q4季度的直播收入约22.09亿元,同比增长约6.7%;广告和其他收入为人民币1.185亿元,同比减少约36%。2020年同期为人民币1.985亿元。

图片

唯一出现增长的是用户规模方面,Q4季度,斗鱼移动端MAU(季度平均月活用户)从2020年同期的5820万增长到6240万,增幅比例为7.2%。同时,该季度付费用户人数也从上一季度的720万增长到730万。但2020年同期为760万,也就是1年少了30万用户付费。

事实上,关注斗鱼这两年的发财数据可以发现,斗鱼的营收造就进入了水逆期。最早在出现持续亏损发生于2020年的Q4,当时解释亏损原因为扩大投入、销售成本。

图片

这次亏损的原因也相差无几,在收入分成、内容成本、宽带成本基本稳定的情况下,斗鱼Q4季度的销售、营销费用同比增长了约34%,达到2.29亿元。

总而言之就是,斗鱼在过去的一年,在成本上涨的情况下,用户新增较为缓慢,同时付费用户还在下降,由盈转亏是避免不了的。

丢失电竞版权 网友质疑“摆烂”

财报只能从数字上显示出斗鱼的掉队,而在平台生态上的变化却肉眼可见。

赛事版权方面,斗鱼几乎没有声音,顶级赛事版权一个没有,二级版权也出手小心谨慎。

2021年初,虎牙以20亿元的价格拿下2021年-2025年五年间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英雄联盟发展联赛(LDL)以及LPL全明星周末的独家直播版权。

图片

这个事情公布之后,业内流传了很多小道消息,有说是斗鱼虎牙合并之后版权共享,有说是斗鱼负担了其中的10亿元,版权和虎牙平分。可是最终,斗鱼和虎牙没合并成功,斗鱼也仅获得了上述三个赛事2021年的直播权和点播权。

同样被虎牙抢走的还有ESL赛事版权,斗鱼在2020年通过竞标的方式获得了2021年ESL赛事的中文转播权,这其中包括《CS:GO》《DOTA2》《星际争霸II》和《魔兽争霸III》等电竞赛事。可是到了2021年,ESL和虎牙签订了一份为期两年的中文独家赛事直播版权协议,也就是未来两年这个赛事的版权都在虎牙。

图片

或许是近一年时间在版权上的连续失利,在今年初的时候,斗鱼因为没有拿下绝地求生PCL联赛的转播权,直接被众多粉丝吐槽在“摆烂”。而斗鱼主播XDD甚至说“PCL联赛的转播费很少,甚至自己都能够拿的出来。”

不过,对于连续丢失电竞赛事的版权,斗鱼却有自己的考量。在晚间的电话会议上,斗鱼的管理层认为,电竞赛事虽然在内容上非常重要,但其带来的价值在降低,且版权的费用在飞速增长,成为了平台提高运营效率较大的负担。“基于此,我们决定采用选择性的赛事采买策略,充分评估每一个赛事版权的流量和变现端可实现的价值,最终确定版权的价格。”

头部主播跳槽 创始人离职 

电竞赛事版权对用户的流失的影响不言而喻,头部主播的跳槽也在证明斗鱼软实力的下滑。

曾几何时,斗鱼是造星能力最强的平台,卢本伟、冯提莫、陈一发等超级主播的知名度,令斗鱼在游戏直播行业,有着很深的影响力。

但随着卢本伟、孙笑川被封禁,张大仙、孤影等知名度高的主播相继转投虎牙,在巅峰时期斗鱼评选的斗鱼六姐,后来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故或者故事,隐退的隐退,出走的出走。留下的阿冷和二珂也都只是圈地自萌、佛系直播。

图片

这一现象在2021年尤为明显,其中二次元板块和舞蹈区板块,就有小缘、Hanser、纳豆nado、小深深儿等主播转投B站。而绝地求生板块的“一条小团团”本身也想跳槽,只是因为离开的成本太高,最终没有成行。

现在回看下2019年的斗鱼年度十大巅峰主播中,尚有旭旭宝宝、PDD、芜湖大司马等知名主播的身影。但到了2021年,十大巅峰主播中已难寻熟面孔。登顶的主播雨神,直播的游戏是《传奇》。

图片

除了主播的跳槽,离开斗鱼的还有被视为斗鱼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陈少杰“发小”的男人——斗鱼联合创始人、董事、联席CEO张文明。

张文明和陈少杰两人2006年在武汉认识,一起做过游戏平台、一起买过网站AcFun、一起创立斗鱼TV、一起管理公司、一起拿投资、一起去美国敲钟上市。可是在2021年12月7日,张文明辞职了。

图片

一起扛枪打仗的创始人离职,对于斗鱼影响有多大还不好说。可是接下来斗鱼的成败与否,也将全部归结于陈少杰一人了。

斗鱼的未来充满挑战

根据前瞻研究院的数据显示,游戏直播市场规模在2022年将达到530亿,预计到2026年,游戏直播市场规模有望达到800亿元人民币。

可是当年火爆的千播大战早已成为历史,电商直播成为新的风口后,游戏直播和秀场直播都不再是市场热门话题。

当下,游戏直播俨然一个“传统行业”,相对枯燥又平稳地向前发展着。

未来一段时间内,整个市场唯一的劲爆看点,或许就是后起之秀B站、快手、抖音等能否在虎牙和斗鱼的霸主地位下,获取更多市场份额。

而斗鱼似乎在经历这从赛事版权丢失,到头部主播跳槽,再到财报营收下滑,这样一个“一步慢步步慢”的循环。

当然,从整体来看,过去我国游戏直播产业收入结构单一、内容有限,并不是斗鱼一家的问题。好在斗鱼也没有直接躺平,已经开始在游戏视频、游戏社区、云游戏等方面寻找新的发展方向,在直播内容和盈利模式上进行新的探索。

正如斗鱼公司创始人兼CEO陈少杰在评价这份财报时候说的一样:“2021年是充满挑战的一年。展望未来,我们将利用我们创新的互动运营,以及各种形式的丰富内容,包括直播、视频、图像和社区,在我们在游戏直播行业的领先地位上继续探索新的增长举措。”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