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观察,商务合作 x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封杀半年后薇娅团队再就业!谁来填补流量缺口?
主播 / 快讯 |  2022-05-11   | 来源:原创   | 阅读:11997
图片
图片

淘宝直播一姐薇娅自2021年年底因偷税漏税被罚款13.41亿元,被封杀快半年了。对于失去了薇娅的谦寻而言,也在想尽各种方法补上流量缺口。

近日,薇娅原先的助播琦儿,就将阵地从淘宝扩大到抖音,在抖音开启了直播带货,并且受到了不小的关注。

毋庸置疑,自从薇娅“消失”后,助播们和运营团队们纷纷“转正”,但似乎很难再复制薇娅的辉煌。

琦儿抖音首播卖1823万

如果薇娅的老粉丝,其实应该都认识琦儿,而且很早琦儿就在抖音开设了个人账户,只是自薇娅税务风波后,琦儿的抖音号就处于断更状态。

琦儿的复出也早有端倪,4月13日琦儿就在抖音开了三场直播,当时虽然没有带货,但毫无疑问是在为这次复出试水。

图片

5月7日,琦儿在抖音开启了独挑大梁的直播带货。数据显示,在两场累计5小时的首次直播中,琦儿的带货销售额达到1823.03万。当晚共上架85件商品,涵盖美妆护肤、服饰、食品和生活用品,涨粉超20万。

在5月9日的直播中,琦儿直播间延续了前一天的带货节奏。先是在下午3点发布一条短视频,为晚上直播预热。晚上7点开播后,琦儿直播间热度上升。晚上8点50分下播后,琦儿的直播间观看人数达到2755万,销售额为525.83万。

图片

毫无疑问,能获得这样的成绩,对于一个新开设的直播间来说是相当出色,这当中也少不了“薇娅BUFF”的加成。“等你直播”“我生活的一部分回来了”“多来点母婴用品”在琦儿更新的短视频评论中相当常见。

再来看直播间的风格,和薇娅也是同样的配方同样的味道。选品仍由美妆护肤、生活、服饰、食品四大类目组成,很多选品还是以前直播间的爆款,和薇娅直播间大型生活超市的定位一脉相传。

用这样的方式开播其实不足为奇,毕竟与其他助播不同,琦儿作为谦寻CEO奥利也就是薇娅弟弟的女朋友,是薇娅身边出镜率最高的助播。早期在微博上就与薇娅高度绑定,还以“薇娅的琦儿”超话与粉丝互动,在助播团队中积累了最多粉丝。

毕竟,能借助薇娅过去的影响力,让自己的直播之路事半功倍也是一个不错的战略。

蜜蜂惊喜社被质疑清库存

作为淘宝直播内最大的MCN机构,谦寻在去年12月份因薇娅偷逃税事件被封杀之后,就一直在寻找新的流量出口。

今年2月12日,一个名为“蜜蜂惊喜社”的直播间在淘宝首次开播,短时间内吸引了大量观众。这些涌入直播间的人群,绝大多数是曾经“薇娅的女人”。

图片

因为她们惊喜地发现,这个自称“全新的直播间”里都是熟识的面孔——在出镜的6位主播中,小涵、昊昊、凯子、发财、多多5人,均是过去薇娅直播间里的常驻助播或模特。

还有网友从直播间布景、薇娅公众号为“薇娅惊喜社”等细节处找到相似处,认为“蜜蜂惊喜社”就是薇娅的“延续”,也有人猜测:“薇娅回来了?”

不过,在“蜜蜂惊喜社”的直播中粉丝们并未得偿所愿。6位出镜主播在直播时对有关薇娅的问题也概不回应,还多次强调“创业小团队”的新身份。

截至目前,经过短短三个月的运营,蜜蜂惊喜社单场观看人次稳定在700-800万,在平台造节等营销大促的推动下,单场直播观看人数最高超过1250万。无论是场观人数还是销售额,蜜蜂惊喜社已经追赶烈儿宝贝、陈洁kiki等淘宝一批起步较早的主播。

值得一提的是,在“蜜蜂惊喜社”的直播中,常出现无明确品牌名,常以“!”标注的服饰,这些服装来自一个名为“新知女装”的淘宝服装店。

图片

而在其他社交平台,有网友发帖晒图爆料,称发现上架的这些服装很多是其去年5月在薇娅的服饰店——“VIYANIYA品牌店”中购买的,该用户从之前购买记录的链接中点进去,发现店名正是“新知女装”。

因此也有人质疑,蜜蜂惊喜社是在帮薇娅清库存:“过分的是明明在清库存,还要按新款价格继续售卖。”

成立新公司换壳做明星直播

事实上,除了薇娅原有的助播团队借着薇娅的余温重新扛起带货大旗,薇娅的运营和商务也在“借壳重生”。

本月初,就有网友发现一个名为“北京星烨”在发布林依轮、李静、大左、小沈龙多位明星主播的淘宝5.5划算节活动预告。

要知道,林依轮虽然是明星,但也是谦寻最早签下的淘宝主播之一。如今,林依轮却和同为谦寻旗下的大左、李静出现在了其他机构的宣传中,甚至还在微博上与该机构进行了互动。这让人难免会怀疑,谦寻在失去薇娅之后,其他的明星主播也已经选择出走。

图片

不过,谦寻在就此事回复媒体问询时,直接表明北京星烨是谦寻在最近新成立的公司。而网友也发现林依轮、大左、李静这几位明星直播还在挂在谦寻官网的主播阵容中。同时,他们在淘宝直播的达人推广平台热浪引擎上,其归属的机构也仍是谦寻。

此前,谦寻的创始人董海锋就曾表示“等到哪一天,假如薇娅由于种种原因不能直播了,谦寻依然是一个持续发展的企业。”

图片

如今,谦寻旗下的大部分主播,仍分布在淘系电商内。在抖音,虽然签约了一些明星主播,但是在电商方面并没有太大进展。

最重要的是,在经历了去年双11后头部主播偷逃税事件后,行业发生的新转变,激励商家自播,扶持中腰部主播,成为行业的大势所趋。

就拿薇娅还在直播的“老对手”李佳琦都表示:“我也想要休息一天,但有个声音告诉我,休息了,你的粉丝可能就会去看别人直播了。”

那么顶着“薇娅主播”标签的琦儿在进入一个新的流量池后,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真的很难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