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您感兴趣的主播昵称,查询数据…
直播观察,商务合作 x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评论
主播因逃税被罚1.08亿!过气“陌陌一哥”再成焦点
主播 / 快讯 |  2022-06-21   | 来源:原创   | 阅读:7740

编辑 /  B B

去年底薇娅和雪梨等头部电商主播因为偷税被封杀,随后直播行业因为有前车之鉴的存在,进入了一段补税潮。本以为主播补税之后,从业人员会更加自律,没想到进入6月后,又有知名主播因为偷逃税被罚。

昨晚,据国家税务总局网站显示,江西省抚州市税务局通过税收大数据分析,发现网络主播徐国豪涉嫌偷逃税款,并对徐国豪偷逃税被追缴并罚款1.08亿元。

那么徐国豪是谁呢?1.08亿的追罚又从何而起呢?

过气主播因偷税再成焦点

根据税务局通报,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徐国豪取得直播打赏收入,未依法办理纳税申报少缴个人所得税1755.57万元,通过虚构业务转换收入性质等方式虚假申报偷逃个人所得税1914.19万元,少缴其他税费218.96万元。因此,依据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对徐国豪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08亿元。

事情发生后,对于见惯了主播被罚的大场面,网友早已不再关心罚金的问题,而是对“徐国豪”这个很少听过的名字充满好奇。在微博热搜上,不少网友在询问,“徐国豪是谁?这种没听过的都能赚这么多,主播真好赚钱啊。”

其实,曾经看过陌陌直播的网友应该都认识徐国豪,徐国豪在陌陌上的名称叫“徐泽”,也是陌陌的头部主播之一。而他被查偷税漏税的这段时间,正是他在陌陌最火的时候。

根据徐国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自述显示,他2013年毕业于西安建筑科技大学舞蹈系,毕业后,他还在4S店短暂工作过,2016年才正式在陌陌上开始了直播生涯,第一个月就挣到了1万多块。

2019年3月,徐国豪认识了给他刷礼物的打赏“大哥”摩尔。后者在两个月后的陌陌上海巡乐会上,给徐国豪送出了约5亿星光的直播间礼物,按照1元等于100星光计算,这场“打赏”大约价值500万元。

在2019年6月的MOMO现场巡乐会第二站上,徐国豪再次获得了4亿星光(约400万元)打赏,蝉联巡乐会冠军。拿下两场冠军后,他分别获得了和罗大佑、林志炫同台演唱的机会。

据了解,徐国豪在最巅峰的时候,拥有超过130万粉丝,直播间同时在线观看人数常在1万人以上,单月收入达1157万元。他还多次发行个人专辑,参加综艺录制。

不过,徐国豪从2020年后就鲜少在陌陌平台现身直播,而以主播转型歌手后,迄今为止也只发布了三首单曲,分别为《老男孩》、《对不起没关系》、《不敢放弃》,在网易云平台只有90位粉丝。

六月3个主播被查偷税

或许是最近税务部门的稽查又加大了力度,这已经是本月第三位偷税被通报的主播了。

就在一周前,义乌安亿企业策划有限公司因隐瞒近千万元收入,被税务局罚款超6万元。这起处罚是因为公司名下主播“安若溪”在快手上直播带货,检查组根据平台后台销售数据得出该公司2021年度取得的佣金收入1190.62万元,而“安若溪”实际已申报2021年第四季度销售收入202.85万元,未按规定申报销售收入975.98万元,且未按规定缴纳相应的增值税、企业所得税等相关税费。

快手的粉丝应该知道,“安若溪”曾是“快手一哥”辛巴旗下主播,不过在2021年,两人闹翻后“安若溪”脱离了辛选团队,并且和辛巴对簿公堂。

然而,就在“安若溪”的事刚通报完,北京税务局又通报,主播孙自烜(网名:帝师)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未依法办理纳税申报,少缴个人所得税197.86万元;通过借助中间公司隐匿个人取得的直播打赏收入偷逃个人所得税220.12万元,少缴其他税费34.76万元。

更关键的是,税务部门立案后,孙自烜仍存在侥幸心理,不如实提供有关情况,在税务部门掌握相关证据后,才承认存在的问题。最终,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拟处罚款,共计1171.45万元。

“帝师”是孙自烜为自己取的网名,也是被众多网友知道的名字。最早“帝师”在全民TV的直播时就展现出来惊人的能量,直播内容包括旅行、评测、美食、探秘等,还曾直播和宋丹丹母子共进晚餐,也对秦奋、林丹等明星做过专访节目。

“帝师”最出名的事件就是,在他的号召下锤爆了当时的“斗鱼一哥”五五开。不过,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今年4月初,“帝师”突然表示以后就不播了,他的老婆也在视频汇中哭泣,当时已有网友猜测是与“偷税”有关。

主播依法纳税很难吗?

事实上,早在2017年,关于主播的税收问题就引起了税务部门的关注。当时北京市朝阳区地税局披露,某直播平台2016年支付给直播人员的收入高达3.9亿元,但未按规定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直到2017年最终补缴了税款6000多万元。

此后各大直播平台开始关注主播的税收问题,但是多数主播走的不是老老实实的报税交税,而是学习明星的偷漏税操作,比如:成立个人独资企业性质的工作室,精选注册地。

但是到了2021年,税务监管重拳不断,郑州主播追缴600多万税款开始,“缺乏监管”的主播行业就进入了一轮补税潮。不仅在网络上流传着各平台的主播补税名单,甚至有从业人员透露:“补税对于直播行业来说几乎人人都有,特别是直播电商行业只是有的人多有的人少。”

时间到了今年3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制定了《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直播营利行为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的意见》。其中明确指出,依法查处偷逃税等涉税违法犯罪行为,对情节严重、性质恶劣、社会反映强烈的典型案件进行公开曝光。

其实要堵住网络主播们偷逃税的漏洞,一方面需要税务部门进一步依法加强对网络直播行业从业人员的税费服务和税收监管,另一方面,网络直播平台应加强管理,明确提示网络直播发布者依法纳税的义务。

更重要的是,对网络直播行业从业人员来说,要增强自身法律及自律意识,从“徐泽”和“帝师”的被查就可以看出,税务部门的调查已经深入到2019年了,现在还有人心存侥幸,笔者真的很不理解。

返回顶部